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奋斗在武侠影视世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神奇玉佩

奋斗在武侠影视世界 九公子韩非 2126 2019.11.19 23:45

  身为一名神偷,最为要紧的质素便是当机立断,遇到两难的选择之时,即刻就要做出两害取其轻的决定,燕三娘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床边,发现林彧倒也是睡得香。

  衣衫倒也穿的整齐,燕三娘轻手轻脚的揭开被子,刚想伸手去探探,素手便被牢牢地抓住。

  女神偷的本能反应,燕三娘左掌击出,一掌就打在了林彧的胸口上,直接将他打的痛呼一声,躺到了床上。

  “哇哦!”早在燕三娘还在门外的时候,林彧便已经察觉到,就是想跟她开个玩笑,也没有什么防备,硬生生的挨了她很是用力地一掌。

  如果不是他内功深厚,这一掌打到他吐血都不是不可能。即便如此,也是疼得厉害。

  自知闯了祸,燕三娘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下意识的坐到了床边,扶起了林彧。

  “不过是一个玩笑,怎么。。。。。。”林彧揉了揉胸口,还好并无大碍。

  “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就拍打出去,对不起啊~”按照现代的说法,叫条件反射,女神偷嘛,有这种反应也是正常。

  “这叫条件反射,记住了!”伤口没什么大碍,林彧长舒了口气,顺势便将燕三娘拉近了怀中,“说吧,今夜如此,是来拿和田暖玉的?”

  自己这边的“玩具”,包括含光剑在内,都被燕三娘把玩过,独缺这块和田暖玉。她今夜潜入的目的,不需多说了。

  “是啊,我只是想借来看看,并无其他用意。。。。。。”燕三娘忙不迭解释道。

  “我当然是明白,只是,成婚之后,你切不可如此了。”

  大婚之日已经不远,等林彧娶了夏侯轻衣之后,纳娶燕三娘只是时间问题,届时,如果燕三娘再因为这些江湖儿女的习性惹出事来,林彧可就不一定护得住了。

  当然,他也不是想要燕三娘变成夏侯轻衣那般大家闺秀,他喜欢燕三娘,就是喜欢她侠肝义胆,劫富济贫的侠女风范,只能说,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吧。

  第二日夜晚,与前夜一模一样的情况,不过手持和田暖玉,往里面大量注入真气的人换成了林彧。林殊早早做出了安排,他自己,包括燕三娘,赖药儿,弄玉四人分别记录下这一份图案的一部分,最后拼在一起,第二日再找时间组合到一张图上。

  正如赖药儿所言,这和田暖玉吸收真气的速度的确很快,一炷香的时间,林彧便渐渐有些体力不足,整个人的脸色也渐渐地变白。

  藏宝图的图案略显复杂,而且事关后期寻宝的安全,任何细节都不容错过,众人都是极为仔细,只是,却苦了林彧。好不容易等最后一个弄玉说“好了”的时候,林彧只觉得整个身体箍的发沉,眼皮渐渐沉重,视野渐渐模糊,就这样沉沉地睡了过去。

  。。。。。。。。

  脑子里昏昏沉沉,眼皮沉得象是有千斤的重锁压着,连睁开眼都成了困难,林彧努力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他朦胧看到了头上的睡床纱笼罩顶,雅致的淡红壁柜,镂空雕的书架上摆满了各式书籍,还有一些,自己精心制作的玩物。

  房间的窗户开着,和煦的日光从那里照进来,一个白衣的女子正窗前的书桌前写字,看到那女子的背影,林彧便露出了微笑。

  林彧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听到他的声音,夏侯轻衣从书桌前站起身,转过身来,惊喜道:“林彧,你可是醒过来了?你觉得怎么样?”

  都不用动脑子,林彧都能想到,未经过自己同意,林殊决计不会把和田暖玉的事情说出去。

  “小事,无妨!”林彧从床上坐了起来,只觉得身躯酸软无力,浑身肌肉酸疼。他望着窗外的庭院,阳光明媚,绿树成荫,繁花似锦,一派安静祥和的情景。

  “这是赖神医给你留下的药丸,有固本培元之效,对你大有帮助。”夏侯轻衣取过书桌上的一瓶药丸,取出了一粒,又倒上了一杯水,一齐端了过来。

  林彧玩心大起,也不伸手取药,只是张大了嘴巴,轻轻晃动头颅,如同一个孩童向大人撒娇一般示意夏侯轻衣喂他。

  如若是燕三娘,早就吃透了林彧这一手“撒娇”绝技,怕是都不会理他。但夏侯轻衣是第一次见到林彧“可爱”的一面,并不觉得幼稚,相反,只是觉得好玩、

  将药丸送至林彧嘴边,岂料林彧忽然向前,将夏侯轻衣的手指咬入口中,上下两处牙齿有意识的在她的食指处磕了一下。

  “啊!”夏侯轻衣惊呼一声,倒不是多疼痛,而是这等举动,稍稍有些私密了。

  见林彧依旧是满脸笑意,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夏侯轻衣心中一阵委屈,转身离开。林彧见佳人生气,心中一横,伸手阻拦,随即,战术性摔倒。

  如何在女人面前示弱是一门学问,而来自未来的林彧对于这个时代而言,显然是太过了解这种技巧的运用了。

  果不其然,夏侯轻衣乖乖的返回,费劲的将他拉了起来,正准备扶他躺回到床榻上静养,却忽然被他抱住,便心知,自己上了当。

  “好啊,你又骗我~”娇嗔一声,夏侯轻衣的脖子被林彧唤住,“被迫”与他四目相对。

  “这哪是什么骗术,不过是夫妻间的情趣罢了。”林彧额头抵住了夏侯轻衣的额头,如此一来,二人的距离更加的贴近。

  如此亲昵的动作,让夏侯轻衣心中荡起一波涟漪。

  “夫妻间的情趣,便是如此吗?”夏侯轻衣乐呵呵的询问道。

  “寻常人家,当不是这样。但我是谁,林彧唉!其他人,怎可与我相提并论!若非怕你觉得我太过无礼,早就让你好生了解了解我的能耐了。”倒也不是吹,这个时候的女人可比21世纪的好逗弄多了,怕是拿出一段至尊宝的台词来,都能让这几个妞哭的稀里哗啦的,就别提其他更高端的手段了。

  “没有多少日,便是大婚之期了,你且再忍耐些日子吧吧。”耳鬓厮磨的片刻,夏侯轻衣最后还是凭借无上的意志控制住自己,挣脱了林彧,拉开了一些距离说话,而林彧,也老老实实的躺回到了床上。

  对二人而言,有对方做自己携手一生的伴侣,真的是幸运的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