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奋斗在武侠影视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回娘家

奋斗在武侠影视世界 九公子韩非 2467 2019.11.27 23:49

  夏侯轻衣身子有些不便,行礼之后,林夑便示意她坐下说话,不久之后,霓凰也在林殊的搀扶之下,挺着大肚子走了出来,夏侯轻衣连忙又是行礼。

  “行了行了。我跟小彧一样,都不太看重这些礼节,都是一家人,不必太拘谨。”霓凰出身行伍,为人处世带着一股不输男儿的爽快,这一点颇为吸引人。

  “是~”

  小儿子现在也已经成婚,一家六口,不对,霓凰有孕在身,现在应该是七口相聚一堂,林家已经太久没有这般温馨了。这一刻,什么国家大事,北境安危,国防重责被他们全部放下,尽情的体会家庭的温暖才是真的。

  用过饭,稍微歇息了一会,林彧与夏侯轻衣便出了赤焰帅府,乘上事先备好的马车,向纪王府驶去。

  马车内,两人并肩而坐,时不时眼神触碰间,透露着满满的幸福感。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伸手擒住了夏侯轻衣柔弱无骨的柔荑,林彧章口就莱,借鉴先人诗词为自己表白心意。

  比翼双飞鸟,并生连理枝。这怕是形容忠贞不渝的爱情最美的诗句。夏侯轻衣小鹿一般灵动的双眸闪闪发亮,满眼皆是柔情蜜意。

  反复念叨了两遍,夏侯轻衣咬了咬嘴唇,叹了口气,“一直都有人说,天资卓越只是一面,刻苦钻研也是求学的重中之重。但是听夫君这一句诗,不免真的有些感慨,寻常人即便再下十年苦工,都不配与夫君信口拈来的诗句相提并论。”

  一句话就把当世各位大儒,诸位才子佳人全部打入谷底,未免有些狂妄,但如果细想想,吊打这些人的是白居易,李商隐。。。。。。。

  “也不必说这些话,我也只是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而已。若要说这些大儒们为何做不出这些诗句,皆因他们没有轻衣这么完美的妻子。”低调,是最牛逼的炫耀。关键林彧这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撩妹技巧,土味情话,对这个时代的妹子,杀伤力确实也大。

  夏侯轻衣面露娇羞之色,轻拍了一下林彧的肩膀,却避而不看他的反应。

  忽地,车身轻轻顿了一下,随之静立下来。

  “二公子,少夫人,纪王府到了。”

  见到林彧与夏侯轻衣前来,正在用饭的纪王爷显得无比的高兴,亲自上前挽住了正欲下拜施礼的两人,笑道:“来来来,快些落座,陪本王喝两杯!”

  虽是吃过了饭,但见纪王爷如此盛情,林彧也不便推辞,随之入了座。

  “义父。”夏侯轻衣这一声义父,叫的却是是比较勉强,二人的交集其实并不多,甚至于,她这干女儿和纪王爷的感情,倒不如林彧和纪王爷的交情更深。

  “当初皆是因为你不愿成婚,皇上才想出了我收轻衣为义女这一招,只是没想到,你这小子,垂涎她的美色,直接就同意下来。反倒让我们措手不及。”纪王爷满满地为林彧斟上一杯泛着红光的酒水,口中笑道。

  “昨日大婚,他已经喝的不少了。今日恐怕不能陪义父畅饮,还请义父见谅。”林彧自己不好拒绝纪王爷,夏侯轻衣选择替他开口。

  “倒也是,倒也是。是我欠缺思量了。”纪王爷虽然贪玩,但也是通情达理之人,随即便招来下人,给林彧、夏侯轻衣奉茶。

  “虽然我与轻衣的父女关系阴错阳差,但是她毕竟是从我纪王府嫁出去的,对你又是情深义重,无论如何,你可得好好待他,切不可辜负于她。”

  “轻衣是我的妻子,我自然会好好珍惜,与我而言,她就是最重要的。”

  而这时闻听林彧上门,身在内室的王妃亦出来相见,林彧与夏侯轻衣自是又起身施礼相拜。

  “当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王妃亦是有眼光之人,即刻便说道,“这金陵城中若想找一对更为登对的,可真还不是易事。”

  比起郎才女貌更巧合的是,二人各自都是极善生财的人。纪王爷是知道内情的人,林彧研发水泥,制作饮料,充盈国库的同时自己也赚了些银两,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舒适,而夏侯轻衣的茗香楼在金陵城越做排场越大,也不是光靠着关系的,定位精准,迎合市场,推陈出新,这个小妮子可是很有一手的。

  这二人凑在一起过日子,若是无其他掣肘,想必日进斗金绝对不是空话。

  待纪王用膳之后,二人便来到了纪王爷的书房想谈。当然,与其说是书房,倒不如说是纪王爷逗乐的场所。除了基本小品文之外,尽是大梁各地进献的玩物,摆件儿。

  “素闻先德妃娘娘高洁不争,在纪王爷身上倒是有所传承。如此生活,倒也怡然。”眼见纪王爷取出棋盘,便准备与自己“杀”上一盘,林彧说道。

  “不管谁大权在握,该是我的供奉从未削减过一厘,有豫津,有廖庭杰作伴逗乐,有王妃说些体己的话,若是无聊了,还能出去走走,这等生活,可不比坐上他们整多了半辈子的那张椅子差。”纪王爷洒脱的笑了笑,他倒是看的通透,“在这方面,你林家小二爷与我最是投缘。”

  凭着当年的从龙之功,林彧要什么有什么。可是直到六年之后,他才答应出仕。由此纪王爷便可以断定,林彧是一个知进退,识情趣的人。

  话锋一转,纪王爷又变得为老不尊,“哎呀呀呀,我倒是忘了件事,你也不是不争不抢,无欲无求,数月之前,我曾在夜市上见到你与一位女子携手同行,现如今又有轻衣为伴,可见你林家小二爷的雄心,在这些女子身上。”

  “哈哈哈哈~纪王爷,猜先吧。”新婚第二日,便谈及这个话题,极为不妥,林彧用围棋带走了这个话题,紧接着便开始与纪王爷对弈。

  无心政事,玩乐度日,这纪王爷对于玩乐也算是有些心得,譬如这围棋,便是极为拿手,棋风冲淡,简洁质朴,看似平凡的招法中反蕴着极大的韧力,林彧一时不备,险酿苦果。至中盘时,持黑的纪王爷反而盘面占优,不仅占得实地,还可借势侵占中腹。

  都说拳怕少壮,其实在棋力上也是如此。仗着年轻脑活,算功过人,林彧在中盘与纪王爷展开了一番艰苦卓绝的对杀。纪王爷毕竟年纪大了,算路不及他又快又准,一番苦战,被林彧出手屠去黑边上的一块棋。胜负之势逆转,然而,纪王爷却仍有腾挪之术,竟凭着深厚的对局阅历,以声东击西之术左右缠绕。林彧对他一记暗藏圈套的妙手没有参透,竟又被他扳回了一些盘面。

  棋局形势几经反复,最终林彧以一子之差败北。

  “纪王爷棋力高妙,林彧甘拜下风!”输了棋,林彧却照旧满面春风,仿佛全然不在乎胜负。

  纪王爷呵呵一笑,“还是跟你林家小二爷对弈有些意思,有时候府上请来的棋师,唉,不提也罢。”

  请来的棋手再怎么高超,在摸不准纪王爷脾气秉性的情况下,又有谁真的敢赢他。不过大多数人拍马屁哪里有林彧这般技巧,既能控制局面,让纪王爷顺利赢下棋局,同时又觉得紧张刺激,跌宕起伏。

  整盘棋局,林彧还真有些相让,没办法,尊老爱幼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