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奋斗在武侠影视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兄妹情深

奋斗在武侠影视世界 九公子韩非 2220 2019.10.05 00:53

  残阳夕照,彩云漫天。

  金陵城南门外,远远的突然烟尘大起,蹄声如雷。土黄色的沙尘飞卷上了半空。一队红衣红袍红马的清一色精干骑士宛若由地狱里突然钻出来的幽灵一般,出现在金陵城之外!

   当先之人右手一扬,马队整整齐齐的停了下来,动作整齐划一,并无多余的举动,显示出这马队的纪律严明、与众不同。但纵使动作如何齐整,沸腾的尘土也无从避免的再度向四周飞扬出去,马队所在便如一个海中大大的漩涡一般。

   城门处,早已等候在那里多时的便是礼部尚书魏寒衣和巡防营统领狄明,身后跟随的一队人也分别来自礼部和巡防营。

   接待工作,萧景禹交给了萧景亭来负责,此刻萧景亭正带着镇抚司众人在驿馆等候。

   “晟王世子大驾远来,我大梁早已恭候多时,有失远迎,尚请见谅。”魏寒衣朝着一辆马车躬身行礼道。

   马车内探出一位南楚朝服打扮的贵公子,白袍金冠,面如冠玉,正是宇文喧。

   除去南楚晟王世子之外,这宇文喧还有一个别称,天下第一才子。

   大梁,大渝,北燕,南楚,东海五国之间关系错综复杂,合纵连横乃是常事,除了战场杀戮,也从未有过什么比试,这宇文喧天下第一才子的威名到底是怎么来的,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通知下面的人,进入金陵城这一队人,给我盯死,任何消息都要及时汇报!不得有半点遗漏!我总觉得南楚使团这一趟过来没这么简单。”南城门附近的一处酒楼,三楼处,林彧,燕三娘,沈炼都在窗口密切关注着下面南楚一行人的情况,林彧下达指令道。

   “是!”沈炼应了一声,即刻离开了包间,前去部署。

   “都说是商讨结姻一事,这小郡主呢,倒不亲自过来看看未来夫君?”皇室的规矩,燕三娘不甚了解,还以为可以择优录取。

  林彧,不就是千挑万选,选中了一个又漂亮又端庄的夏侯轻衣吗?

   “皇室联姻,哪有什么自主权。安排嫁给谁,就嫁给谁,看与不看,又有什么分别?”林彧笑笑,无奈道。

   若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往往早早便定下婚约,倒也还好,类似林殊,霓凰。若像林彧这种无婚约在身的人,只能是听候发落。

   驿馆之中,萧景亭负责接待工作,宇文喧一行人刚刚进入驿馆大门,顿时一股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说不出的舒服。驿馆的院落中,支起了一架硕大的遮阳伞,伞下,竟然还放置了一张小巧精致的玉石案几,案几面上,几盘时鲜水果洗的干干净净。夕阳下,映出诱人的光泽。

   客至大梁,竟遇如此待遇,宇文喧当即上前施礼,“宇文喧参见大梁宁王殿下。”

   “久闻晟王世子文采出众,无人可比,今曰一见,三生有幸。”

   “哪里哪里~”说到自己的文采,宇文喧倒也是有几分自信的。

   “请!”简单寒暄之后,萧景亭便将宇文喧及身后一行人引至驿馆内堂,逐一安排。

   不过有些意外的是,并没有看到萧景睿,也就是宇文峰。

   而南楚使团的随行人员中,也有另外一支人马,此刻出现在了荒废多年的宁国侯府门外。

   “这边是哥哥年少时成长的地方。”一名妙龄女子从马上跃下,声音清冷却又悦耳。

   一身玄色衣袍罩住身躯,脸上也蒙着一块玄色的丝巾,只露出一双清冷灵动的明眸。

   推门进入,果不其然,里面杂草丛生,断壁残垣,没有一丝生气。或许是因为常年没有人入驻的缘故,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四下搜寻至一处院落,宇文念忽然眼前一亮,此处虽然也很破败,但对比其他地方,却是整洁了许多。快步走入其中,宇文念果然看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哥哥!”

   “念念,你们终于来了。”萧景睿放下头襟,点点头。

   张开双臂,兄妹二人随即便拥抱到了一起。

   。。。。。。。

   “萧景睿先去了一趟宁国侯府,拜祭了一番。”林彧双眼看向天空,好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据下面的兄弟来报,是这样的。”陆文昭汇报道,“这萧景睿毕竟是宁国侯抚养长大,在宁国侯府生活了十几年,拜祭一下先人也是人之常情,此事,我看就不必。。。。。。”

   “宁国侯乃叛臣贼子,犯下滔天大罪,连累满门抄斩,皇上明令,薄葬远郊,不得立碑,不得祭享,不可逾制。此事该如何定夺,要不要上报皇上,还得指挥使大人拿主意。”

   本质上,就此事而言,林彧的意见和陆文昭的提议大体一致。北境形势不稳,实在没必要再为此等小事引得南楚不满。但皇上明令,南楚使团由宁王接待,大事小事,便由他拿主意。也给他做一些主的机会,省的旁人都说,镇抚司实际上的话事人,是他林彧。

   “是!”

   “继续盯紧,尤其是萧景睿,不可有任何放松。”

   大大小小的公务忙完,终于得片刻清闲,想来自己已经许久没有去探望探望无情了,也是有些想念,林彧让人即刻备马,前往茗香楼。

   “大人,马已备好。”

   林彧听闻声音稍微有些不对劲,抬头一看,牵着两匹马的人乃是丁显。

   “怎么是你?”林彧伸手接过马缰绳,翻身上马。

   “见过镇抚使大人。”丁显也一跃翻至马上,看起来准备跟林彧一同前往,“在下有些话想向镇抚使大人禀告。”

   “嗯。”看丁显一副比较严肃的神情,林彧应了一声,策马缓步前行,听他说道。

   “镇抚使大人,我师徒四人受陆都尉邀请,来镇抚司任职,除去师父与陆都尉交情之外,也心存投靠之意。只是不知这。。。。。。”对于自己想说的话,丁显有些难以启齿。

   “这话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师父的意思?”林彧似笑非笑的看了看丁显,询问道。

   “这。。。。。。”丁显脸红了红,林彧当即就探出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其实丁显今天过来,就是不满于这团练教头这等编外职务,想求个一官半职,但又并未与丁白缨商议,私下来问,这才支支吾吾。

   “你若是想入职镇抚司,倒是不难。但你毕竟出身江湖草莽,怕是只能从底层做起。若是等天时阵卓有成效,立下功劳,我与指挥使大人再上报皇上,倒有希望封得一官半职。反正你尽可放心,你们师徒为我办事,我定不会亏待与你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