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奋斗在武侠影视世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牵连

奋斗在武侠影视世界 九公子韩非 2197 2019.11.07 01:04

    “将门虎子,果然是有胆色去说一些公道话,比夏侯正那个老贼强上不少。”此言一出,冷血的身世便也呼之欲出。

  火雨山庄里遍地财富,秦志才私藏起一笔并不奇怪,但是召集心腹谋害自己人,背后没有主使绝无可能。右先锋在风险并不大的战场惨死,夏侯正并未生疑,这一点很不寻常,冷血矛头直接指向了他,这也并不奇怪。

  “换做是我,为李开将军报仇,屠戮秦府满门的事,我也会做,但是金不二,于峰,包括唐门那位内奸的出手,可就让事情没那么简单了,更不要说你们后面那位萧公子。”

  “于峰还真跟你们讲了不少~”冷血冷笑了一声,“事后,火雨山庄的财富尽入朝廷国库中。大渝,东海,北燕联军侵犯大梁,三月弯刀,十州领土遭战火侵袭,损失惨重,但是大梁能够在短时间内重建这片土地,恢复民生,除了自身长年累月的积累之外,这笔财富在其中同样是意义重大。”

  “但是秦志才,私下里偷偷藏起了相当一部分的财富,打开这笔宝藏的线索,就在秦府中,所以你们设计,屠戮秦府满门。”真相被林彧探出,点了点头,林彧接着说道,“若是你没有什么其他要说的,两日内,我会着人将你移交天牢,并吩咐下去,禁止他人对你用刑。”

  “林彧,若是你真的取得宝藏,希望你将当年的案情一并查清,了却我的心愿~”林彧走出门的一刹那,冷血高喊了一句。

  驻足片刻,林彧心中应了一声,离开了牢房。

  夜色已深,初冬的寒风从窗外徐徐吹进,金边瑞香花香阵阵,沁人心脾,林彧面沉如水,细细思量着冷血的话语,大脑急速运转,做着推敲。

  听到一阵异动,林彧心中一顿,随即便反应过来,“丫头,我知道是你,还不出来?”

  听到林彧的话,一身夜行衣的燕三娘便如一片浮云般从窗外跃了进来,向林彧摇了摇头。

  “你怎么知道是我的?”燕三娘玉容露出懊恼的神色,问道。

  “你的轻功确实是不错,我之所以猜到是你,是因为从门外飘来的味道!”林彧靠近了燕三娘,深深一嗅笑道:“这种味道,我是永远不可能忘记的!”

  燕三娘闻言不禁心中大喜,望向林彧的美眸瞬间变得温柔无比。

  很明显,与一些老套肉麻的情话比起来,林彧方才的所说的话所起到的效果更佳。不用刻意去对一个女人直接说如何如何在乎她,只要在语言之中不着痕迹地显露且让她自己体会才算得高明!

  林彧伸出双手,随即,燕三娘便乖乖的扑到他的怀里。

  “在忧心什么事?我看你晚膳之后,便一直留在房内。”燕三娘询问道,“莫不是,你又看上了哪家姑娘?”

  “是啊,蔡侍郎之女蔡薇薇一直钟情于我,她正当芳龄,相貌秀丽,母亲看着也很喜欢。。。”

  在燕三娘炯炯的目光逼视下,林彧越说越是心虚,随即改口,“不过我心知我并非良配,有燕姑娘垂青,此生无憾了。”

  知道林彧是存心逗她,燕三娘倒也不恼,挣脱他的怀抱之后,抢先一手便夺过了桌子上的含光剑,拔剑出鞘,依然视之不可见。

  “若是不忙,陪我练练武功也好。”话音落下,燕三娘手持含光剑跃出了窗外。

  待到林彧走到门外,燕三娘挥剑便向林彧攻来。

  林彧与含光剑之间的默契,从来都只在他手持含光剑,与他人过招的时候,此时此刻,剑在燕三娘手中,林彧虽然能够清楚的在脑海中勾勒出含光剑的剑锋所指,但是闪避起来依旧是颇为吃力。

  这便是含光剑的威力所在,即便是最最熟悉的林彧,与之对战之时,也会出现反应不及的情况,更不需要说不熟悉的人。

  燕三娘的剑法不过如此,即便有含光剑加成,即便当年燕南天在剑术上对她也有过一些指导,终究在林彧手中过不下五十招。

  “不打了!不打了!我打不赢你!”嗔叫了一声,燕三娘便将含光剑扔还给林彧。

  “你的身法虽然是不错,但是行走江湖,可不是只有身法便可以的。。。。。。。”

  “你小瞧我?”燕三娘嘟了嘟嘴,颇有些不服气,跺了跺脚,“既然如此,我便让你见识见识我的真本事!”说完,便引身攻了过来。

  这套掌法掌法变换和行步走转为主,以绕圈走转为基本运动路线,以掌法为核心,在走转中全身一至,步似行云流水,走如游龙,翻转似鹰,擅长偏门抢攻。

  不愧是峨眉掌门定逸师太亲传的一套掌法,威力着实不俗,若然林彧没有内功优势,还真不一定能够轻松将这丫头拿下。

  “不错不错,我倒是低估了你。”有关燕三娘的身世之谜,林彧其实心知肚明,反而是燕三娘,并不知道。眼见林彧在自己手下并未占得上风,不由得傲娇的皱了皱鼻子。

  。。。。。。。

  “你是说,有关冷血的调查,牵扯到了我爷爷?”这话如果是从其他人口中传到夏侯轻衣耳中,怕是无论如何,夏侯轻衣都会选择与对方翻脸,也就是林彧既是自己钟情之人,又是自己未婚夫婿,夏侯轻衣才能勉力控制情绪,加以应付。

  “从他口中得到的结论确实如此,兵部那边的卷宗,只有近二十年的记录,参与剿灭滑族的人当中,不少也都离世,调查起来,很困难。”不知怎么的,林彧非常相信冷血昨天所说的话。

  “轻衣觉得,你是不是信错人了?而且,你毕竟是爷爷的孙女婿,你来追查,是否对爷爷有些不敬~”虽然夏侯轻衣从未见过这个爷爷,并没有什么感情,但毕竟牵扯到夏侯家的名声,她试图阻挠道。

  “倘若眼下有别的线索,我一定不会对你说这件事。但是,我手中唯一掌握的可能的突破口,便是爷爷,这才冒犯你一回。”

  二人的态度都很坚决,眼神交汇,相互也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对方的执着。

  “我向你担保,只是追查当年火雨山庄的宝藏之谜,其他的事情,我不会泄露出去。”林彧补充了一句,“倘若,我是说倘若,这件事情的真相有损爷爷的声誉,我决计不会说出去。”

  纵使有千百个理由,冷血深陷逆犯案是不正的事实,林彧只会在他临死之前将自己的调查结果告诉他,让他不留遗憾的离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