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奋斗在武侠影视世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水落石出

奋斗在武侠影视世界 九公子韩非 2448 2019.09.13 00:38

  “不对,这一路,我都未曾听你提及此事,怎么会?”一脸惊愕的看着林彧,萧景琰脱口而出。

   “靖王殿下为人耿直,有些话若是入了您的耳朵,只怕藏匿于我们之中的奸细不会出现在这北书房内。”看在林殊的面子上,萧景琰虽未曾说什么,但是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的表情,对林彧是赤裸裸的鄙视,此时此刻,林彧也是毫不掩饰的反击回去,这个鲁莽的蠢材懂个P。

   “你是说,凶手出现在我们之中!”

   “事情,得从秦府灭门案中开始说起。”林彧长袖一挥,摸出了一个物件。

   “堂前燕?”萧景禹倒也识得此物。

   “众所周知,堂前燕乃是燕三娘行窃的凭证。案发之前两天时间,秦员外无故招来多名武林人士入府保护,所费代价不小,依我看来,便是收到了这一块堂前燕,受到了威胁。若以袁勇加上二十多名武林人士,想必是不会害怕燕三娘,再不济,也能护着全家周全。只是秦员外想不到,前来的杀手,竟然是黑道鼎鼎有名的高手,寻常的武林人士,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以燕三娘的名义送去堂前燕,借助这些武林人士的口和这一只堂前燕嫁祸燕三娘,果然够阴险。”萧景禹点点头,只是替燕三娘昭雪之事早已完成,不止林彧为何旧事重提。

   “堂前燕此物,是燕三娘独有的标识,每每行窃之后,都会由官府收集,作为证据,之后交由陵卫作为证据保存,如此一来,到底是何人通过何种方式仿制了堂前燕,又能做到与原来的堂前燕分毫不差呢?”

   萧景禹伸手接过两只堂前燕,细细的掂量,观察,除了一个色泽略有陈旧之外,确实别无二致。

   照此推理,最大的可能是陵卫府中有人拿走了作为证物的堂前燕,送到了秦府。想到此处,萧景禹看向了冷血。

   很明显,林彧的矛头指向了他。

   “再然后,我等身负皇命。针对蜀中唐门这个突破口进行调查。若按原本计划,本应是抵达蜀中第二日再去拜会,可是机缘巧合之下,听闻唐家大小姐唐雪见于蜀中云中马场斗马,我与赖兄一同前去,刚刚好就发生了针对唐雪见的刺杀案,救下唐雪见,我们也有了充分的机会提前接触唐门掌门人唐猛,一切进行的如此顺利,可是冷血悬镜使却在此时与我们分开。然后当晚就发生了所谓的两位高手突袭客栈,重伤冷血悬镜使。如此我便有些奇怪。冷血悬镜使所言,当日你先与魔鹰王于峰交手数十回合,之后唐仲进入房间毒掌伤到了你,但楼下围观者,却只说两名江湖客在五楼打斗,没有提到第三人进入房间,如此,便与冷兄所言大有冲突。”一两人看错倒也不稀奇,可是楼下数十上百人都在,没人提到第三位进入的唐仲,就有些不寻常了。

   “二公子是怀疑在下是奸细了?”冷血抬头跟林彧对视一眼,丝毫没有恐慌的意思。

   “若是仅仅如此,当然不足以让我怀疑冷血悬镜使。再然后,唐猛在我和赖兄面前遇害,我二人被栽赃嫁祸,不得已,藏身唐门,几经反转,最后下葬当日,与冷兄在唐门重逢。只是根据赖兄所言,连他都没有亲眼见到你进入唐门。”本来这些细节,林彧没有刻意询问,赖药儿也没有发现,但若是回想起来,当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无痕公子身上,冷血说是那个时候进入唐门,很值得怀疑。

   “笑话!赖药儿分心于无痕公子,当时还是我提醒于他,再者说,当日他遭唐虎碎玉铁重伤,还是我挺身而出。”这一点,冷血当场就可以反驳。

   “冷兄若是不服气,当日唐门的宾客记录一定有所保存,去信着追命悬镜使前去取一趟,又有何难。”林彧继续穷追猛打,不给冷血机会。

   “一直以来,我们都在思索,一招击杀袁勇,唐猛,究竟需要怎样的造诣,想到了燕南天,楚天阔,转轮王,金不二。却忽略了,若放在你身上,倒也解释的通。虽然你武功不及他们,但你也有你的优势。若是你带上乔装于陵卫的于峰等人以抓捕为名在秦府施以保护,秦员外一定高兴得很,殊不知,却是引狼入室,你可以在袁勇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剑刺入他的咽喉。其他凶手再同时发难,打秦府那些人措手不及。同样,唐门之内也是如此,有内奸代为引荐,陵卫的身份也能稍稍打消唐猛的戒心,紧接着,你二人同时发难,他偷袭背后,你正面进攻。只是不巧,唐猛的武功高出你们的想象,你虽成功诛杀于他,却身中一掌。我猜测,一开始你并不打算编出唐仲为第二名高手,也正是因为这一掌伤到了你,不得已修改了原定计划好的供词,也正是你修改供词导致的前后矛盾,暴露了你的身份。”

   案情一点一点被林彧推导出来。这么一解释,却是十分的合理,整件案子很是通顺。只是,少了一份强而有力的证据来戳穿冷血的伪装,他也依然可以攻击林彧毫无证据。

   “无凭无据,我若有心,说二公子才是真正的奸细,也能编出一套类似的故事来。说句不中听的,二公子的含光剑连续打败唐虎,古窑两位唐门高手,若说你有足够实力去做着两件案子,怕是比我容易。”

   此时此刻,冷血不由得有些后悔,过于低估了眼前这个“庸才”,他不仅仅完美的还原了自己参与秦府灭门案和刺杀唐虎的全过程,甚至还在不动声色间将自己引入皇宫,解除了自己全部的武装,断掉了一切能有助于自己的人脉,让自己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

   “若是你没有做最后一件错事,怕是我还不会将这些事联想到一起。此前,你对我,对赖兄都曾经说过,手上期间,你藏身于蜀中陵卫署统领高晋的家中,避难了两日,才前往唐门。正好那日,你提及此事,靖王前来,把我叫出去。你误以为我找靖王去找高晋问话,如从,你便露馅。随即,你就设法通知外面的同伴,杀人灭口,诛杀高晋全家。”谈到此处,林彧满眼通红,“江湖事,江湖了。高晋一家无辜惨死,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却不想,高晋统领意甲的惨死,反而让你打草惊蛇。此事除了帮你掩饰过错,毫无他用。自然而然,我就想到了你!”

   “林彧,我不得不承认,全金陵城都低估了你,你真的很聪明。但我还是问你一句,你的证据呢?”

   “证据就在高晋死去的刚刚满月的二儿子身上!我们闲聊之时,你为了增强自己与高晋关系的可信度,上报过高晋的家门,并且揶揄他想儿子想疯了。你很厉害,记熟了蜀中陵卫署所有陵卫的卷宗,却没成想,高晋的妻子刚刚为夫君产下麟儿,而根据陵卫署的做事规程,需等年关才会更新卷宗。”这边是林彧最有力的证据,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唐猛垂死挣扎拍打出的一掌,和高晋家中刚刚降临的小生命,让冷血现形。

   如此,冷血再也没有什么辩驳之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