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奋斗在武侠影视世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坑弟啊!

奋斗在武侠影视世界 九公子韩非 2169 2019.09.13 19:08

  “冷血悬镜使,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如此局面,断然不是萧景禹愿意看到的。

   虽不像林氏一族这般亲近,但冷血一直是他颇为看重的得力干将。无情在陵卫府干得不错,到底是女流之辈,且身有残缺。待无情他日嫁人成婚,萧景禹一定会从三名悬镜使中找一人取而代之,冷血是他最看好之人。

   只是他也没想到,冷血竟然是藏匿很深的内奸。更没想到林彧竟然就着手中的蛛丝马迹,竟然真的把他给揪了出来。

   “冷血无话可说,只求一死。”

   “死?没那么容易!凶徒除你,于峰之外,另外二人是谁?你们是否还有其他同党,背后之人又是谁?我劝你从实招来,以免皮肉之苦。”萧景琰这个时候倒是后知后觉,知道要从冷血身上调查出其他人的身份了。

   “二公子惊才绝艳,定能查出真凶,又何须在下多嘴呢。”此刻,冷血被几名大内护卫控制住,五花大绑,或许是甚至徒劳无功,他连抵抗都没有。

   “你!”萧景琰正欲发怒,却被林殊扣住了肩膀,“你说得对,其他凶手,我二弟林彧自会一一查明,不劳你多言。”

   “咳咳咳~”看到老哥给自己立的FLAG,林彧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开什么玩笑,千辛万苦才把冷血给抓出来,果断严刑拷打老虎凳辣椒水一起上,把其他人逼问出来啊,指望自己算什么回事?

   “将冷血押至刑部大牢,由刑部负责审问。”萧景禹沉吟一声,做出了安排。

   “皇上,万万不可!”林殊叫停了大内护卫的动作,上前说道。

   “说。”

   “陵卫署直属御前,只听皇上号令。于文武百官而言,也代表着皇上。倘若此事宣扬出去,于皇上的威信大有损伤。此事绝不可泄露于人前。”林殊直言相劝,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细细想来,林殊所言,很有道理。陵卫的身份特殊,主管刑狱,于百官有监察之责。若是陵卫中出了纰漏,确实不好处理。

   “此事,需无情,铁手,追命三位悬镜使回归之后,由他们三人内部进行审问,检举,方可最大程度维护陵卫的公信力。”林彧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只是如此一来,林彧辛辛苦苦破案的这一份功劳,可就要被掩盖。于外人而言,他赤焰帅府二公子,依旧是那个庸庸碌碌之辈。

   “准奏,暂且将冷血押送至天牢,待无情等人回都,转交陵卫署。”林彧主动愿意做出牺牲,对于萧景禹来说算是宽慰,同意了二人的提议,冷血即刻就被扭送至天牢,严加看管。

   “真是想不到,冷血竟然会是藏身于朝堂之上的奸细!”萧景琰黯然叹了口气,愤懑的说道。

   “此案虽然已经揪出冷血,但尚未告破,依你之见,接下来当如何处理。”林殊询问道。

   “我本意是通过冷血来套出其他党羽,但若是交给陵卫处理,怕是不那么容易。至于其他对策,靖王在此,眼下也不便多言。”要说林彧有什么坏毛病,有点小小的记仇就是真的,夹枪带棒的刺激萧景琰好机会,硬是逼得战场上威风八面的靖王殿下一脸的不满之色。

   “如此,此事便托付于你了。行了,你们先退下吧,小殊留下,我有话对你说。”

   。。。。。。。

   案件的调查暂时告一段落,林彧又回来了。这一日,久久未出赤焰帅府的燕三娘终于按耐不住寂寞,吵着闹着让林彧带她出门,逛逛这金陵城的夜市。软磨硬泡之下,林彧总算是答应了下来。

   若论夜市景色,金陵城中最好玩的莫过于上市坊。此处的夜市极具一番格调,万家灯火齐齐点亮,带给大街小巷一丝朦胧亮光,每个摊贩前都挂着一盏灯,卖力地吆喝叫卖,来往行人络绎不绝。

   林彧和燕三娘并排在摊与摊中穿行,赚足了目光。人如玉,马如龙,林彧本就英俊潇洒,今日出门前更是好生打扮了一番。而燕三娘也难得换下她那一身武士服,换上了林彧给她准备的广袖流仙裙。

   只可惜头发不太对,不然就是活脱脱一只小龙葵。

   燕三娘在一处简陋的小摊前停了步伐,摊前展示的木架上插着各式各样的小面人,捧着蟠桃、身披白纱的天仙,头戴纱帽、大把虬髯的钟馗,小小的面人一个个皆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老板,捏一个面人多少钱?可以照着我自己的模样捏吗?”

  埋头捏着孙悟空的摊主抬起头来,看了看燕三娘,又看了看林彧,笑着说:“当然可以照着姑娘的模样捏了,一个面人三文钱,两个面人五文钱,小本生意不议价。”

  这老板倒是真会做生意,看准了林彧和燕三娘的关系,张张嘴,又把林彧给算进去了。

   价格倒也不贵,燕三娘从荷包里数出五文钱道:“那麻烦老板帮我跟他一起捏两个面人吧,这是五文钱。”说完便用目光示意,看向林彧。

   摊主收了燕三娘的铜板,指着不远处的两张矮木凳说:“好嘞,谢谢姑娘,麻烦姑娘和公子坐着尽量别动。”

  这摊主的手倒也是真巧,片刻钟就将林彧和燕三娘的面人都捏好了,一个送到林彧手中,一个送到燕三娘手中。

  不知道有心还是无意,燕三娘的面人送到了林彧之手,林彧的面人却交给了燕三娘。

   “姑娘和公子郎才女貌,回头若得闲,再来光顾啊。”

   郎才女貌……怎么听着像是在夸小两口呢。

   “好!”林彧颇为配合的应了一声,早就将燕三娘视为自己人,并不需要加以掩饰。

   听到林彧这句话,燕三娘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发自真心的感到喜悦。

   走了好久,二人除了吃了些许小食,买了两串面人,并没有什么想要买的东西。女人爱逛街购物的天性果真由古及今都是一样的,这看看、那瞅瞅,不亦乐乎。同时,跟燕三娘一样双手空空在街上结伴游行的女子也不少。

   也是,这些女子平日里也没什么多的消遣,家境富裕的女子就是刺刺绣、赏赏花、再学学琴棋书画,家境贫寒的女子除了干干农活便是刺绣了,这刺绣也还是要拿出去还钱的,连白米饭都吃不上,更别提花钱消遣了。

   “林彧,你以前也跟其他女子这样逛街吗?”

   忽然间,燕三娘提了一个林彧有些难以作答的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