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奋斗在武侠影视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女儿心事

奋斗在武侠影视世界 九公子韩非 2255 2019.09.05 22:19

  傍晚时分被赖药儿扎了一针,燕三娘悠悠转醒,已经是戌时。刚想着发作,却看到此时的屋内,林彧正在不远处打坐练功。

   对比平日玩闹之时,少了几分油滑,多了几分沉稳,燕三娘翻了个身,侧躺着看向林彧,心中不禁怦怦怦的狂跳起来。

   一年之前,当父亲将自己托付于林彧之时,一颗女儿心就记挂在了他的身上,他也答应父亲会照顾自己,只是。。。。。江湖草莽,燕子神偷,怎配得上赤焰帅府二公子呢?

  是以,尽管林彧对燕三娘百般照拂,燕三娘却一直都是忽冷忽热,即便是遇到麻烦,不得不搬入帅府中居住,也依旧如此。

   “呼!”林彧轻轻吁出一口气,面上现出苦恼之色,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伸了下臂展,看了看床榻上的燕三娘,姿势与之前大不相同,似是已经醒了,却是仍在闭着眼睛装睡。

   林彧见状笑道:“我看到你醒了,别装了。”

   燕三娘也就没有什么动静,林彧忽的起身来到她身边,坏笑道:“你若再装,我就要替你检查伤口了。。。。。。“

   燕三娘吓得急忙睁开眼,轻声道:“别,我,我醒了。”

   处理伤口的时候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被林彧脱掉衣服倒罢了,自己明明清醒,而且也没什么大碍,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撤回了手,林彧远离了燕三娘,靠着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心神不定,这可是练气之大忌,很容易出事的!”燕三娘也观察到之前林彧练功时气息的紊乱,出言提醒道。

   “你伤势未愈,却不听医嘱,擅作主张,也很容易出事。”借此机会,林彧反过来向燕三娘发难。二人彼此关心,恰好成为林殊最好的表达方式。

   被林彧反将了一军,燕三娘鼓了鼓嘴,没话说了。

   “过两天,我要出一趟远门,短则一个月,多则三个月才能回来。你在家好生歇着,切不可再生事端,否则,我也护你不及。”林彧已经打定主意,替无情走一趟蜀中,以唐门为切入点,调查这件案子。

   “你不是一直想看含光剑吗?倘若你听话,等我回来,我给你看含光剑。”对女孩子,有时候一些诱惑很重要。

   含光剑,林彧的佩剑,《列子•汤问》中记载的“孔周三剑”之一。剑柄犹如碧玉,而剑刃在光下才会现形。

   视之不可见,运之不知其所触,泯然无际,经物而物不觉。锋芒含而不露,是含光的本色。

   “一言为定!”燕三娘激动地握拳,这也是跟林彧相处以来,不经意间被他传染的习惯。

  。。。。。。。

   要前往蜀中,调查此事,就一定需要先搞清楚自己要调查的对象唐门到底如何。手持梁帝御赐的金牌,林彧第二次来到了陵卫府,历经几番查验之后,方能进入案牍库。

   从防护级别来说,案牍库比之验尸房更要严密,光日常在此守卫的陵卫,就超过了三十名。陵卫府中的巡逻队,平均每半个时辰前来检查一番。而在进入案牍库之后,里面还有十名负责卷宗保管,整理,分类的陵卫。

   “不知二公子前来,是要调阅哪一份卷宗?”

   “唐门。”

   接待林彧的陵卫听林彧吐出“唐门”二字,不由得脸色一变。

   昨晚,无情悬镜使在此调阅了唐门的卷宗阅览至深夜。自己还没来得及整理,没想到今天早晨,这位二公子又来索要这份卷宗了。

   莫不成,是唐门出了什么事?

  无情翻阅的卷宗正好还没有归位,整理了一下之后,直接交给了林彧。林彧道谢了一声,带着卷宗来到一间闲适的房间,开始研读。

  唐门,又称唐家堡,地处山城,以“机关”、“毒药”和“暗器”雄踞蜀中的武林门派。唐门祖先有《毒经》传世,遗训“统率百毒,以解民厄。”

   当代掌门人唐猛,行事作风一向低调,门下共设四堂:分别是主管毒药配方与提炼的神农堂,负责暗器设计与制作,保管的蚩尤堂,训练弟子修炼唐门武学《毒经》,排演唐门阵法九宫八卦阵的魁隗堂,接受委派任务,行走江湖的四岳堂。其中,蚩尤堂堂主唐虎乃是唐猛的亲弟弟,魁隗堂堂主唐仲则是唐门庶出子弟,而神农堂堂主司徒青和四岳堂堂主金淼则是唐门的外姓门人,因为各自立下大功,才破格擢升。

  除去这几名核心人物之外,唐门中也有一些其他高手。太行杀手古窑,戴甲门嫡传弟子典易现如今也投身于唐门,虽不修行唐门武学,但按照他们在唐门的地位,应该也有机会接触到上一级堂主才有权使用的暴雨天罗。

   就在林彧观看卷宗的时候,房间大门忽然打开,出现在门外的,正是无情和冷血。

   稍稍有些意外,毕竟,昨天,林彧和赖药儿已经洗清了燕三娘身上的嫌疑,此案跟他已经毫无关系。

   随即,林彧就开门见山的向两位悬镜使阐明了自己的想法,他要代替陵卫,前往蜀中处理这件事。

   或许也是考虑到陵卫一旦与誉王发生冲突,难免要吃大亏,萧景禹安排了靖王萧景琰前往驻扎蜀中的军中考察军务,威慑誉王不要轻举妄动,但是这一举动显然有利有弊,靖王虽然忠诚,但为人却有些迂腐,也有些鲁莽,加之与誉王关系速来不合,倘若处理不当,反而会误事。

   “反倒是我持皇上密令,在不惊动誉王的基础上调查,或许才是最好的安排。”

   林彧说完自己的想法,无情和冷血二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就此事而言,秘密前往蜀中调查确实是最好的办法,而且从身份来说,林彧要比陵卫要合适很多。只是,这件差事到底隶属陵卫,林彧代表赤焰帅府,插手此事,却也有些越俎代庖。

   “二公子此言,可曾征求过皇上同意?”一直并未发声的冷血开口询问道。

   身为陵卫府四大悬镜使之一,冷血倒是不太接受这样的安排。陵卫府主管刑狱,赤焰帅府主管军务,本身并无太多交集,此次案件将林彧拉入其中也是因为林彧个人袒护嫌疑人所致,如今案情已经明朗,林彧便无需插手。否则,让皇上质疑陵卫府的办事能力还是对赤焰帅府产生误解,都不是好事。

   “这倒是没有。此事我也希望与四位悬镜使商议之后,同向皇上进言。”

   “此事,我们陵卫内部还需商议一番,才能给二公子一个答复,还请二公子见谅。”不同于冷血的坚决态度,无情的话,留有一丝余地。

   于她而言,大梁的安定,要比陵卫的荣辱,更加重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