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带着空间穿越架空古代娶媳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经年

  长安城外太乙山,宸王世子慕容昭阳骑着西域进贡的纯白没有一点杂色的汗血宝马,呼朋唤友的入了猎场,夏日炎炎似火烧,一群小郎君不惧烈日当空,在山林中穿梭,骏马弯弓,追逐自己心仪的猎物。

  随着越来越深入,慕容昭阳的亲卫对着不远处的主子,恭敬的说:“世子,太深入了,不安全,不能再往深处去了!”

  慕容昭阳拉住了缰绳,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赞同的点点头说:“也是,我们人不多,遇到成群的野兽,确实不好对付,那就往回走吧!”

  这个猎场是皇家猎场,几个山头围起来了的,会有人定时来猎场清剿野兽,免得凶猛的野兽误伤了这些皇家和世家的子弟们,只是太深入的地方还是要人多,都带着些武器才可以,能进入猎场的哪一个都是金尊玉贵的小祖宗,万一误伤了哪个,都不是件小事。

  “等会儿!”走了没一会儿,慕容昭阳听着动静立刻让马儿停下,小声的喝止道。

  几个亲卫立马把慕容昭阳围在中间,戒备的盯着附近,窸窸窣窣的动静不像是成群的猎物,只是这声音一直持续着,而且很有规律。

  等了一会儿,声音还是继续,慕容昭阳微皱眉头,轻轻的说:“看看去。”

  “世子,不可犯险,属下去看。”

  静静的听了一会儿,慕容昭阳坐在马背上,四下看了一圈说:“没事,一起去看看,应该不是什么危险的东西,走!”一拉缰绳便一马当先的冲着出声音的地方去了。

  几个亲卫心下大急,立马跟了上去,可到了跟前,都傻眼了,包括慕容昭阳,哪儿有什么猎物,不过是两个清秀的小郎君在那儿采药!

  看着被他们惊吓到的小郎君,慕容昭阳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声,下马使了一礼说:“不好意思,我们听到声音以为是猎物,惊扰了小郎君,我在这儿赔罪了!”

  缓了一会儿,白玉落拭去额头惊吓出来的冷汗,起身行了一礼,略带沙哑的说:“公子客气了,在猎场出现这种状况很正常,我也有错,本以为这个时辰猎场应该会没人,才会过来的,抱歉!”

  “不,不是,哎,总之失礼了。”慕容昭阳看了看自己这边七八个大男人,再看看被吓的还坐在地上的小厮,还有站在一旁虽然尽力保持不失礼但脸色煞白的小郎君,有些尴尬的说。

  仔细的看了看,慕容昭阳的脸色有一刹那的不自然,随即微微低头掩饰了一下,轻轻的说:“我们一起入猎场的人不少,现在虽然都分开了,但……小郎君若是不介意,我们先护送你回去吧!”

  白玉落一愣,点点头道谢,谁都知道在猎场打猎,会把猎物都惊扰起来,现在手不不能提,见不能挑,凭着十来岁的身子碰上猎物那纯粹是给它们送菜的。

  两人手脚利索的收拾好药锄和药篓,起身准备一起走,慕容昭阳看了一眼,轻手接过白玉落手上的药篓和药锄递给旁边的亲卫,轻声的说了一句“得罪了!”便双手一提,就把白玉落放到马背上了。

  回头对着亲卫说:“带上,快马出去!”说完便翻身上马,缰绳一拉,汗血宝马便疾奔出去,不是慕容昭阳太过小心,他太了解那帮狐朋狗友了,说是打猎,其实就是为了找乐子,进了猎场一定会把整个猎场的猎物都惊扰起来,才会有选择的去追捕猎物,被惊扰追捕的野兽,凶猛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身边带了两个十来岁,无缚鸡之力的小破孩,虽有八个亲卫在,可真有什么危险,亲卫不会顾忌两个小孩,他们会全力护住自己这个主子,慕容昭阳实在不忍心让两个小孩遇到什么危险,便当机立断先送两个小孩出去。

  不到半个时辰,出了猎场的范围,慕容昭阳停下马,又把人从马上提溜下来,摸了摸鼻子,略带不好意思的说:“冒犯了!”

  “事急从权,多谢公子,就此告辞!”白玉落看着慕容昭阳轻轻的说,后退两步,弯腰恭敬的行了揖手礼,接过亲卫手上的药篓药锄,便转身离开。

  “等一下,”看着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小郎君,慕容昭阳上前两步,微微弯腰低声说:“下次出来,小心耳洞。”

  白玉落一惊,手就要摸上自己的耳朵,看慕容昭阳微微摇头,立刻僵硬的放下手,微微颔首,领着身边的随从快步离开。

  看着消失在山路上的主仆两人,慕容昭阳摇摇头,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对着身边的亲卫吩咐道:“方才的事不要多嘴,等回去,悄悄的去打听一下,把白司徒府再给我仔细的查一遍!”

  几个亲卫相互看了看,低头应是,柳奕上前一步轻声问:“世子,还要继续吗?”柳奕,慕容昭阳十八个亲卫队的队长。

  “继续吧,我们现在退出去,有心人肯定会查,走吧!”慕容昭阳翻身上马,甩开马鞭奔驰而去,八个亲卫也立即跟上。

  回到道观的白玉落,让婢女冬雪去处理刚采回来的药材,又让跟随的秋月下去休息,便在春华的服侍下,沐浴更衣,半靠在榻上,让春华给擦拭头发。

  沐浴更衣过后的白玉落,披散着一头乌发,唇红齿白,柳叶弯眉桃花目,悬胆翘鼻鹅蛋脸,虽然才十一岁,可已是佳人出长成风情乍现,哪儿还有猎场那柔弱小郎君的模样。

  此刻的白玉落却是自出生到现在,唯一的一次心情激荡,心里默念着宸王世子慕容昭阳,那是她上辈子生命的最后一刻,给她保留了最后尊严的人。

  上辈子,确实是上辈子了,白玉落是重活一次的人,她上辈子便是司徒府白家的嫡幼女,可她两辈子都没享受过司徒府嫡系女郎的待遇。

  就因为她出生造成了母亲产后大出血,虽然救过来了,可年近四十岁的母亲以后却不能再生了,父亲因为府里的传话,着急回府,路上惊了马,摔断了胳膊,从此她白玉落便背上来了刑克六亲的罪名,在偏院里长到六岁,便被发配到这边的道观里来了!

  上辈子她死在战乱之中,她被整个家族舍弃,在逃亡的路上被叛贼捉住,差点被羞辱的时候,是从边疆回京都讨伐叛逆的慕容昭阳给救了,可慕容昭阳却被他要救驾的君王给出卖了,最后一刻,她求他亲手了结她的性命,好在他明白,给了他最后的尊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