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带着空间穿越架空古代娶媳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寻回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回了太乙山,宸王府的避暑别苑,早已等候的太医迅速的上前,把脉的把脉,清洗伤口的清洗伤口,小半个时辰后,慕容昭阳和白玉落已经安稳的躺在房间里了,安排好人各自守着。

  宸王和王妃来到正厅,与等候在此的几位太医见礼后,携手坐在上首,慕容信黑着脸说:“世子的伤如何,小女郎怎么样了?”

  “回宸王殿下,世子殿下背部被箭射中,幸好当时处理的及时,拔箭清洗伤口上药都很不错,避免了长时间的流血,腹部是被普通的长剑所伤,没刺中要害,伤口包扎及时,没有大面积流血。”

  负责给慕容昭阳把脉的太医起身回话道:“世子殿下昏睡到现在,应该是在马上受伤,颠簸过重,造成伤口流血过急造成的,脉象还算平稳,不出意外,今晚就能醒来,再有就是醒来后不要急着让世子殿下进食,世子殿下在昏迷的时候应该是进了一些流食,过一个时辰再让世子殿下进些流食,休养好了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

  慕容信和柳扶摇对视一眼,心中都明白,应该是小女郎给儿子喂了吃食,点点头,柳扶摇轻轻的说:“辛苦王太医了,那小女郎现在怎么样?”

  “回王妃殿下,女郎无甚大碍,是身心疲惫,又长时间水米未进,再有就是精神过度紧张紧绷,突然放松下来就支撑不住了,让她好好休息,等她醒来让她先进些流食,慢慢养个一旬两旬的也就无事了!”负责给白玉落看病的太医起身回话道。

  闻听两位太医此言后,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慕容信和柳扶摇也算放下了一直提着的心,慕容信拿起茶盏喝了一口后问:“那三名侍卫和婢女如何了?”

  “三位侍卫受伤略重,伤好后,至少得休养三个月,至于那名婢女,胳膊和腿皆有骨折,骨折后剧烈活动,要想复原,最少得半年!”

  柳扶摇叹了一口气后问:“会留下后遗症吗?”

  “养的好就不会!”

  “那就好,辛苦诸位太医了,你们先去休息吧,之后还要辛苦诸位!”柳扶摇对着几位太医轻声道谢道。

  “卑职分内之事,告退。”

  ……

  等着几位太医都退下后,慕容昭阳的亲卫都跪在大厅等候发落,让世子殿下出了事,无论如何,都是他们失职。

  “都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世子怎么会在猎场受这么重的伤!”慕容信铁青着脸低声吼道。

  柳玖抬头看着上位的宸王和王妃沉重的说:“昨日殿下要去猎场,没让属下跟着,殿下说他不打猎,在外围跑两圈马就回来,便带着队长和柳达柳洱去了,可下午还没回来,属下几人不放心,便想着去猎场看看。”

  “在猎场遇见九皇子殿下,他说没见过殿下,属下便四散开寻找,找了一夜也没找见,直到天快亮了才分别找到已经昏迷了的队长他们,属下无法只好先退出猎场,上报宸王殿下。”

  “你们在哪儿碰到的慕容玄明?”

  瞄了一眼宸王,柳玖一脸沉重的说:“在老君山。”

  “那婢女?”

  对上柳扶摇那平静的双眼,柳玖低下头说:“属下是在回别苑的路上碰上的,她坚持要见宸王殿下和王妃殿下,不然什么也不说,属下无法便把她带回来了。”

  挥了挥手,慕容信看着正厅里的都退下之后,看着自家王妃脸色沉重的问:“扶摇,这事你觉得?”

  “慕容玄明有疑,昭阳和三个侍卫全部重伤昏迷,这是下了死手,我儿命大被救,不然等到我们找到他,怕是血都流干了,不管背后是谁,想要我儿的命,我柳扶摇一定要他拿命来赔!”柳扶摇咬牙恨恨的说,那是她捧在掌心的宝贝,敢有这个念头,她一定会让他后悔来这世上走一遭!

  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慕容信也是恨得咬牙切齿,他的宝贝儿子是谁都可以动的,就是当今皇上他皇兄也不敢,现在倒好,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差点送了命,可看着自家王妃气的浑身发抖,只能安抚道:“扶摇放心,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放过!”

  “哪怕是龙子皇孙?”

  深吸一口气,慕容信说:“是,哪怕是龙子皇孙,”看了柳扶摇一眼,身体前倾伏在她的耳边低语道:“就是当今陛下,他敢动我儿子,我也会和他不死不休!”

  “那就好,我们先去看看昭阳。”柳扶摇闻言放心了,起身拉着慕容信的手边走边说:“多亏了那个小女郎,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只是不知道她是怎么认识昭阳的。”

  慕容信笑了笑说:“小女郎不认识我们儿子才奇怪吧!”

  “也是。”柳扶摇想到儿子在长安甚至整个大燕的名望,不由的失笑,她的儿子,用天下最美好的词藻都形容不了他的美好!

  “宸王殿下,王妃殿下,世子殿下被噩梦缠绕,你们快去看看!”

  看着惊慌失措的婢女,慕容信和柳扶摇大惊,快速的向慕容昭阳的房间奔去。

  “不要,不要,父王,父王。”

  “母妃,母妃!”

  “不要,不要!”

  ……

  还没有进门,慕容信和柳扶摇就听到儿子惊恐的喊叫,两人几步奔到儿子床榻边,床上的慕容昭阳明显被困在噩梦里,密密麻麻的汗珠挂满了苍白的脸上,慕容信脱鞋上床,把儿子半抱在怀里,轻声的安抚道:“昭阳,父王在,父王在,母妃也在,昭阳醒醒,昭阳!”

  柳扶摇握着儿子的手,心像被攥紧了一样的疼,大滴的泪水滴在慕容昭阳的手上,哽咽的说:“母妃在呢,昭阳,父王母妃都在呢!昭阳,昭阳……”

  像是被父母双亲喊醒了,慕容昭阳睁开眼睛,无神的看着慕容信和柳扶摇,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想摸摸眼前的父王母妃是真是假,直到感觉手上的温暖,一手抓住慕容信的胳膊,一手抓紧了柳扶摇的手,眨了眨眼,放声大哭!

  慕容信看着打小不怎么哭的儿子,不顾形象的嚎啕大哭,带着撕心裂肺的痛楚,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娇宠了十五年的宝贝儿子,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才会哭成这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