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带着空间穿越架空古代娶媳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旧事

  叹了一口气,太后无奈的揉了揉额头说:“这么多年了,信儿从来不提,还以为他已经放下了,现在看来这个坎是过不去了!”

  “怕是一辈子也过不去,当年他要娶柳王妃,母后和朕都不同意,可给他看好的人选却是大王兄的人,我们谁也没想到大王兄会做出这种事来,更何况当年阿信要我防着些大王兄,可大王兄和我关系一直不错,虽然后来废了大王兄,可为了皇家的名声,大王兄做的事,有好些都瞒了下来,昭阳这事再加上婚事,和当年的事有些相似,阿信他……”

  慕容仁没在继续说下去,当年的事是他和母后对不起阿信,现在昭阳又出了事,阿信不炸了才怪呢!

  当年慕容信看上了柳扶摇,太后和慕容仁嫌弃柳扶摇是丧母长女,不同意,给他看好了一个世家女郎,可那女郎家是先皇庶长子的人,先皇过世时,诸皇子之间为了皇位拼了个你死我活,慕容仁是嫡子,可他不是先皇长子,庶长子向慕容仁投诚,后来慕容仁夺得皇位登基。

  慕容信曾让慕容仁防着点先皇庶长子,可慕容仁没上心,后来闹出惑乱宫闱的丑事,甚至伤到慕容信,最后为了皇室的名声,也不能名正言顺的处理罪魁祸首,最后还是慕容信把人给废了,这事才算勉强遮遮掩掩的了结。

  这次关乎慕容昭阳的婚事,太后和慕容仁又不同意,而且慕容昭阳还被九皇子慕容玄明给暗算到重伤昏迷,皇家的暗龙卫查了两天,慕容仁和太后却没有给慕容信一个明确的结果,两件事叠加起来,慕容信可不就炸了!

  “那老九的事怎么办?能光明正大的处理吗?皇家的名声怎么办?”太后看着慕容仁担心的问,不光明正大的处理,小儿子那儿就过不去,光明正大的处理,皇家的名声肯定受损,怎么办都难!

  叹了一口气,慕容仁无奈的说:“当年那件事遮遮掩掩的处理了,可也伤了阿信的心,这次关乎昭阳,要是再遮遮掩掩的,母后,阿信会难过的,我们都知道昭阳是阿信的命根子!”

  慕容仁是帝王,帝王之术他用的炉火纯青,可对这个唯一的同母弟弟,他舍不得,当年先皇庶长子事件,是慕容信为他挡了灾,身受重伤,好不容易伤好后成婚,边疆告急,还是他这个同母胞弟抛下新娶的王妃,披甲上阵,在边疆一待就是四五年,彻底打残敌人,保大燕江山永固,百姓平安!

  “母后,这次就光明正大的处理吧,宫城里的皇子们都长大了,又一轮的争夺开始了,就拿老九杀鸡儆猴吧!阿信极其厌恶这些事情,宸王府只能置身事外,不然,那些小崽子们真把阿信惹怒了怎么办?阿信的脾气母后也知道,万一昭阳出点什么事,阿信真能干出亲手血洗朝堂的事来!”

  慕容仁这话看似是在劝说太后,其实也是在劝说自己,老九不管怎么说也是他的儿子,虽然和慕容信比起来,在帝王的心目中这个儿子显然没有弟弟重要,可再不重要,那也是他儿子!

  叹了一口气,太后有些颓废的说:“老九平时看着老实本分,不争不抢,可真没想到他的胆子倒是大,敢暗算昭阳,可他就是觊觎帝位,和昭阳有什么关系,他对昭阳下手干什么?”

  “暗龙卫已经查了出来,老九和他大舅兄在猎场里商量怎么拉太子下马,昭阳领着几个侍卫在跑马,老九以为昭阳听到了他们的密谋,怕事情外泄,看到昭阳就带了三个侍卫,便想着杀人灭口,这个蠢货,如果换一个人,他这么做,朕还能夸他一句心狠手辣!”

  慕容仁无奈的看着太后继续说:“可那是昭阳啊,不说朕和母后对昭阳的疼爱,就阿信能放过杀他儿子的人,阿信自幼便杀伐果决,昭阳要是这次没了命,阿信能血洗朝堂斩草除根,所有沾边的他都不会放过,老九这个蠢货怎么能瞒住号称大燕战神的阿信!”

  “宫里的孙美人怎么办?还有九皇子妃娘家怎么办?”太后叹了一口气问,这种事情都是拔出萝卜带出泥,一个处理不好便能引起朝堂的混乱。

  慕容仁此刻露出了做为帝王的狠绝来,淡淡的说:“孙美人赐死,刘家抄家灭族,把整个九皇子府圈禁起来,除族谱!”

  “老九一家子除族谱?”

  看着震惊的太后,慕容仁果决的说:“是,不下重手,起不了警示的效果!朕倒要看看,以后还有谁敢伸手!”

  “也罢,这几年皇子都长大了,太子虽然聪慧宽厚,可也挡不住他们的野心,哀家以前一直以为,太子做为嫡长子,又早早的册封太子,名正言顺,其他人就会熄了心思,现在看来,这也没什么用!”

  太后摇了摇头说:“当年哀家不受宠,连累你和信儿也不得先皇欢心,虽然你是嫡子,可先皇至死没册封太子,这才有了先皇暴毙,长安大乱,宫城里群魔乱舞,也幸亏你们兄弟同心,不然我们母子仨人还不知如何?”

  “母后,已经过去了。”

  “方才,信儿于我直言道,‘母后最好把这话让那些不安分的小崽子们知道,他们只要不叛国,不伤害皇兄,我都懒得管他们,但谁再敢动昭阳一下,我不介意再双手沾满鲜血’!信儿一直把你看的很重。”太后有些伤感的说,这个小儿子一直是对他皇兄比对她这个母后亲!

  慕容仁苦笑不得的看着太后说:“母后,阿信很孝顺你的,”想到自家那个作天作地的弟弟,也有些伤感的说:“我于阿信来说,如兄似父,当年宫城里危机四伏,母后被逼的喘不过气来,我为了护住阿信,日夜带在身边不敢放手,阿信也是,为了保护我,小小年纪弓马娴熟,十几岁就统领御林军,为我保驾护航!”

  “是呀,你自幼护着他,看看现在被你惯的作天作地,嚣张霸道,怼天怼地,四十多岁的人了,做事还是由着性子来,都是你惯的!”听了慕容仁的话,又让太后想起刚才小儿子怼她的时候,没好气的说道。

  慕容仁无奈的笑了笑说:“母后,阿信做事一向有方寸,这么多年,你看阿信什么时候,闹出过什么乱子,什么能做什么事不能做,阿信有时候看的比朕都清楚!”

  “看看,看看,哀家没说几句,你就护着!”

  “母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