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带着空间穿越架空古代娶媳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伤逝

  “好,好,好孩子!”慕容怀袖一手拉着侄儿,一手拉着侄孙,泪中带笑颤抖着声音说。

  三人相认后,等激动的心情慢慢的平复,三人重新坐好,慕容昭阳执壶斟茶,为自家小姑祖母和父王分别双手奉茶。

  慕容信垂眸看着手里的茶盏,轻轻的说:“小姑姑,会回长安吗?”

  “信儿,我也不知道,这么多年了,我已经习惯道观里的生活了,长安的繁华和尘嚣怕是适应不了了。”慕容怀顿了一下,淡淡的说。

  再多的伤痛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了,虽然那还是不可碰触的地方,但再见到故人,还是喜悦多过疼痛!

  捏紧了手中的茶盏,慕容信抬眼看向对席的慕容怀袖,温和的说:“都听小姑姑的,不想回长安咱们就不回!”

  猛地看向慕容信,慕容怀袖眼带惊恐颤抖着嘴角,用有些破音了的声音问道:“我,我,你知道?你都知道了!”

  “小姑姑!”

  慕容怀袖看着眼前的侄儿,又看向一旁垂首默然不语的侄孙,盯着侄儿猩红的双眼,听着他刚才痛苦的喊“姑姑”,慕容怀袖突然有些释怀了一点,这个和她年纪差不多,却是她从小最疼着惯着的侄儿,到如今也会心疼她这个小姑姑了!

  “昭阳?”

  看着小姑祖母一个慕容皇家的公主,那担忧惊惧的模样,慕容昭阳微不可见的吸了一口气柔声的说:“小姑祖母,不要多想,皇祖母和皇伯父还不知道,是我的原因,我的未婚妻家里有些复杂,我不太放心,便派暗卫仔细的查了查她的生平。”

  “只是没想到她会和小姑祖母有交集,我不太放心,便又仔细查了一下,便把二十多年前宫城里的旧事给查了出来,因我身上有伤,便惊动了父王母妃,这事太过骇人,我怕做的不周全,便支开母妃,问询于父王。”

  “父王得知此事,怒极攻心,又太过忧心小姑祖母,昭阳无法,便亲自陪同父王前来,此事还要听小姑祖母的意思,此时只有昭阳与父王还有几位调查此事的暗卫知道,皇祖母和皇伯父他们不知道。”

  轻轻的握住慕容怀袖的手,慕容昭阳继续柔声的说:“小姑祖母,父王他们这么多年一直都很想你,我得知此事的时候,本想先瞒着,自己来道观先见见小姑祖母,我和父王一直想着要好好的保住小姑祖母,其他不论!”

  “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们谁都无力去改变,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唯一想做的便是让小姑祖母好好的,皇祖母经常提前小姑祖母,她说,那是她当女儿养大的妹妹,皇伯父和父王也是,皇伯父说,那是他当妹妹宠着的小姑姑。”

  “小姑祖母,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不去想那些了,你好好的就好,父王他今日知道的时候,直接毁了我一书房!他的脾气你也知道,现在是为了急着见你,不然我还真怕他跑去皇陵……”

  慕容怀袖听着慕容昭阳的话,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自己这个侄儿自己是知道的,那些个旧事让他知道,活人他能把弄死了,可已经是死人了,就侄儿那个混不吝的脾气,能做出什么来还真不好说。

  “信儿,你现今已过而立之年了,那混不吝的脾气可得收收,当年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恨不得弄死他,可我们都知道那不现实,我只能死遁,后来也不是不想回去见你们,只是总有那么点近乡情怯的意思。”

  慕容怀袖轻轻的拍了拍慕容信的手继续说:“信儿,我从小是按皇子的规制培养大的,再大的事也不至于让我要死要活,再说我也没让他得了好,不是第二年就死了嘛,当时我弄不死他,还不兴我给他下暗手。”

  慕容怀袖不是那种吃了亏就要死要活,或者吃哑巴亏的性子,在宫城里长大的,有几个白莲花,就是有几朵白莲花,那根子也是长在淤泥里的,当年慕容怀袖再受宠也只是个长公主,怎么跟一国帝王抗衡。

  不过弄不死他,慕容怀袖也给他下了暗手,不然也不会让他不到一年的时间就驾崩了,当年得知消息的消息的时候,慕容怀袖不回长安,只是厌倦了宫城里的龌龊,也不知道怎么和皇嫂侄儿们说,便什么也没做,也没有回长安宫城。

  “小姑姑,不会就这么算了,待我找到机会,我……”

  “信儿,不可,我知你对他没什么感情,可是伦理纲常在那儿,不要让那些不值得的玩意,弄脏你的手,小姑姑不舍得,你的这双手挽弓挥剑,上阵杀敌,保家卫国,为了那么个玩意,不值得!”慕容怀袖轻声喝止了慕容信的话。

  有些事情确实没必要脏了慕容信的手,他是守僵卫土的将军,是保家卫国的战神,慕容怀袖之事,她自己也算为自己报了仇了,不值得为了那么个玩意,让自己的侄儿背上有违纲常的阴影。

  慕容信无力的看着慕容怀袖说:“小姑姑,我不惧这些,当年的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信儿,他的代价他已经尝到了,过去了,信儿,有皇嫂有阿仁还有信儿,我才不至于当时弄得同归于尽,现在我还活着,而他怕是骨头都烂了,这就够了!”慕容怀袖摇了摇头说。

  她从小受到的教育,生活的环境,养成了她慕容怀袖快意恩仇的性子,当年伤了她,她也让他付出了代价,恩怨两清,现在慕容怀袖又怎么肯,让她一直疼宠的侄儿去背负这些恩怨情仇。

  看着慕容信猩红的双眼,慕容怀袖有些心疼的说:“你和阿仁两个都重情,可你比阿仁固执,过去了就已经过去了,我现在还好好活着,你不需要自责,我们都没有错,你和皇嫂阿仁当年,被打压的喘不过气来,更何况他是帝王,那时我们都无力与他抗衡,更何况谁都没有他会起了那么龌龊的心思。”

  “那玩意当初都看走了眼,我父皇是,皇嫂是,我也是,不过都过去了,信儿,刚才昭阳说他未婚妻和我交集,是谁?是白家那个小女郎吗?这么多年我一直隐居在这道观里不与外人接触,唯一的交集便是白家那小女郎了,是她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