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带着空间穿越架空古代娶媳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震怒

  慕容昭阳的办事效率太高,不过一天一夜的时间,那些个陈年旧事,那些不能见光的污浊往事,便全部放在他书房的书案上了,仔细的看完了那些调查出来的东西,慕容昭阳还是没忍住摔了茶盏!

  说实话,两世为人的慕容昭阳,虽说被慕容信和柳扶摇宠着,有着现在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意气和傲气,但毕竟见识过太多,阳光的,不见光的,太过龌龊的,太过凄惨的,很少能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怒极攻心。

  本来身上的伤还没好,身体又失血过多,现在情绪有些失控,慕容昭阳感觉浑身无力,眼前一阵发黑,双手扶着书案,急促的呼吸,身体上的不舒服却怎么也压不下心底的翻滚和恶心。

  得到消息的慕容信和柳扶摇快速的赶来书房,看到的便是一地狼藉和青白的脸色,还有紧闭双眼浑身湿透的慕容昭阳,慕容信快步上前把儿子扶到一旁,让他靠在自己怀里,着急的说:“快让人请太医来!”

  “父王,不用!”

  “昭阳,先让太医看看。”柳扶摇小心的跪坐在儿子身前,握着儿子的手轻声安抚。

  深深的吸了几口气,慕容昭阳睁开眼睛有些无力的说:“父王母妃,我没事,让我缓一会儿。”

  “那母妃看看你身上的伤有没有崩裂可好?”顿了一下,柳扶摇不愿在这个时候反驳儿子,便退而求其次的问。

  无力的反握了一下母妃的手,慕容昭阳对着她勉强一笑道:“母妃,无事,我只是情绪有些激动,没事,缓一下就好。”

  慕容信和柳扶摇不舍的在这个时候,还让儿子费心力,便暂且没行动,按着慕容昭阳的话来,慕容信小心的换了一下动作,让儿子在自己怀里靠得舒服一些,柳扶摇则是拿着手帕温柔的给儿子拭去脸上的冷汗。

  半响,慕容昭阳感觉身上好一点了,睁开眼睛对着慕容信柳扶摇安抚的笑笑,小声的说:“让父王母妃担心,是儿子的不是。”

  “昭阳,不说这个,能告诉父王母妃,你这是?”

  抬眼看着父王脸上的担忧,又看向面前的母妃,对上母妃眼里心疼和忧虑,慕容昭阳顿了一下,轻轻的说:“母妃,你先回去,我和父王谈点事,母妃我无事,就是情绪有些激动,别担心,让人准备一些吃食,过会儿母妃陪着我用膳可好?”

  “好,那昭阳小心点,母妃让人给准备一些你喜欢吃的。”柳扶摇看了一眼慕容信,对慕容昭阳温柔的说,在他含笑答应后,便起身离去。

  看着柳扶摇离开的背影,慕容昭阳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在慕容信的帮助下,跪坐了起来,深吸一口气说:“父王,书案上的东西,父王先看看再说。”

  慕容信看着儿子脸色好些了,便起身来到书案前,翻阅着,半响,慕容信浑身颤抖着起身,一脚踢翻了书案,咬牙切齿脸色狰狞的看向儿子,在儿子点头示意的动作下,气息顿时压不住了!

  慕容昭阳有些淡定的看着自家父王无处发泄的怒气,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玉落不过才十来岁的年纪,小小年纪看轻生死,我不太放心,便让人仔细的查查这十来年,她都经历了什么,却没想到会牵扯到这么一件陈年往事。”

  “当时看到观主对玉落疼爱有加,便想着看看观主的来历,却没想到会查的这些,父王,这本是宫城里的禁忌,如何能轻易被我查了出来?”

  慕容信听了儿子的话,努力压下心头的怒火,来到儿子身边跪坐下,才轻轻的说:“当年,小姑母的宫殿失火,烧死了不少人,但尸体和宫殿里的人数对不上,先皇便以宫人救助不利,逃离宫城来了结了此事。”

  “母后把小姑母当女儿养,对如此了结此事不满,当时母后地位不稳,我与皇兄也不得先皇宠爱,但母后与我们咬紧此事不罢休,先皇面上也不能对我们太过苛刻,便打杀了宫城里的大半宫人。”

  “小姑母一事便就此被掩饰住了,当时母后只掌了小半的宫务,皇兄的势力大都是在朝堂,而我也只是握着禁卫军和小半的军权,对后宫一事,半点也插不上手,更何况有先皇的掩饰!”

  看着喘着粗气的慕容信,慕容昭阳有些心疼的说:“父王,此事不能怪你,也不能怪皇祖母和皇伯父,先皇是帝王,他有心要掩盖的东西,无论是皇祖母还是父王和皇伯父,你们对上都无能为力!”

  “我知道,就是先皇死了之后,我怎么就没想过去调查一下此事?那时我们母子三个在宫城里,几乎被先皇打压的举步维艰,要不是小姑母,能不能撑不下去都是未知,可我怎么就没想过再去仔细的查探一番?”慕容信懊恼不已的说。

  慕容昭阳看着他轻声安慰道:“父王,这事被先皇掩盖住了,你们都以为小姑祖母已葬身火海里,便是查探又能查出什么?我现在能查出来,那是因为不是从宫城里查起,而是围绕着小姑祖母身边查起。”

  “昭阳,这事还有谁知道?”

  顿了一下,慕容昭阳看着自家父王轻轻的说:“除了我们父子,便是调查此事的几个暗卫,刚得到这些东西,我看了一下没忍住,才招来了父王母妃!”

  “那便好,此事不要让你母妃知道,我先去见见小姑母再做打算,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小姑母还愿不愿意认我们,更何况我和你皇伯父身上还流着先皇的血,那就是个畜生,我知道他昏庸无道,是非不分,可我怎么也想不到他能干出如此,如此厚颜无耻,如此……”

  “父王!他做的事情和你无关,皇祖母和皇伯父还有父王,你们都不知道,那是他做下的孽,父王,静心!”看着慕容信脸色狰狞,眼睛通红,慕容昭阳当机立断的打断他的话。

  此事就是一通乱麻,都是血脉相连的亲人,只是父王一系和小姑祖母感情深厚,且小姑祖母还是受害人,先皇与父王一系感情淡薄,又做出了如此有违人伦的事情来,可当时的状况,父王一系势单力薄,对上帝王根本是以卵击石。

  后来若不是先皇突然暴毙,什么也来不及安排,父王也不能凭着手中的禁军和嫡系皇子的身份,迅速的保着皇伯父登上皇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