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带着空间穿越架空古代娶媳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心碎

  过了半天,怀里没有动静,慕容昭阳轻轻的把白玉落转了个身,刺激狠了,哭累了睡着了,红肿的眼睛,白净的小脸上还挂着泪水,时不时还啜泣一下,微不可见的叹了一口气,小心的抄起一个公主抱,抱在怀里,来到门口,看着书房门外老少五人,抽了抽嘴角。

  “哭狠了睡着了,带路,我送她去房里。”慕容昭阳压低声音对着几人小声的说。

  秋月拉住了激动的白嬷嬷,春华对着慕容昭阳使了一礼小声的说:“世子殿下这边请,奴婢带殿下去女郎房间。”说着便在前面带路。

  几人看着慕容昭阳小心翼翼的把自家小女郎放在床榻上,还轻轻的抚了抚落到脸上的头发,几人都不敢说话,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宸王世子这近乎失礼的行为。

  慕容昭阳起身来到外间会客厅,轻声说:“轻轻的给收拾一下,别吵醒了,明日等她自己醒,留个人守着,道观外我留两个人,醒了派人说一声。”

  看着宸王世子大步流星的走了,几人相视了一眼,进屋小心的给白玉落脱了鞋子,衣服也没敢换,怕把人吵醒了,在书房里大哭的时候,白嬷嬷和春夏秋冬四个丫头听到动静都起来,跑到书房准备进去的时候,听到屋里有男人的说话声,便守在门外,没敢进去。

  冬雪和夏雨留下守着,白嬷嬷一手拽一个,把春华和秋月拽到自己房间里,关上门盯着两人,宸王世子,那可是大燕第一公子,受宠程度甚至压过宫城里的那些皇子龙孙,自家小娘子是怎么认识的,竟然夜间让人摸到道观里来了。

  看了春华一眼,秋月跪坐在白嬷嬷一旁说:“今日在猎场里碰上,不过那时我不知道那是宸王世子,猎场危险,宸王世子护送小娘子和我出的猎场,我就知道这些,其他的我不知道。”

  “春华你说,你认识宸王世子,怎么认识的?”白嬷嬷深吸了一口气,她得弄明白,自家女郎已经够苦的了,宸王世子,她家女郎是真真高攀不起,今夜这事要传出去,自家女郎名声就全都毁了!

  叹了一口气,春华看着气狠了的白嬷嬷说:“嬷嬷,这事蹊跷,女郎不是那种人,女郎下午写了一封信,让我想办法交给宸王世子殿下的亲卫,我没想到世子殿下会亲自见我,世子殿下看完信,让我告知女郎,他会于亥时后来见女郎。”

  “宸王世子殿下哪儿是那么容易见得,你是怎么见到世子殿下的?”想了想,白嬷嬷也知道女郎不是那种攀龙附凤的小娘子,见宸王世子一定是其他的事,但春华怎么可能见到宸王世子。

  摇了摇头,春华轻轻的说:“我打听了一下,知道宸王殿下携王妃殿下还有世子殿下,住在太乙山的避暑别苑里,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在别院附近盯着,天快黑了的时候,别院出来一个人,是直接来到我面前问我是什么人,他说他是世子殿下的亲卫,我才敢说女郎的事。”

  “那个亲卫我见过,下午世子殿下回别苑时,他跟随在世子殿下身边,信他没接,他要我原地等候,他去汇报给世子殿下,等了一会儿,他便说世子殿下要见我,我见到世子殿下,便把信交给了他,只是世子殿下看完信后,脸色难看的吓人,之后便要我转告女郎,亥时过后会来见女郎。”

  从案桌上执起壶斟了三杯茶,秋月喝了一杯茶,想了想说:“嬷嬷,下午的事,女郎曾提过的恩人,会不会就是宸王世子殿下?”

  白嬷嬷想了想,确实如此,自己从小带大的女郎是什么性子,她又怎么会不了解,只是女郎说,她欠了人一条命,又是怎么回事?宸王世子皎皎君子,天上明月,他应该不会对女郎有歹意的吧!

  只是想归想,三人谁都没有去休息,女郎哭的撕心裂肺,她们怎么会不心疼,只是不知道女郎是因为什么哭,世子殿下说的是什么,她们都没有听到,在门外只是隐隐约约听到是男儿的声音罢了。

  这边主仆几个,一个昏睡,剩下的人没心思睡,就这么守着。

  而慕容昭阳一身沉重脚步匆匆的回到别苑自己的院子里,快速的沐浴后,穿着一身白色中衣半靠在床榻上,仔细的思索着白玉落说过的话,她说的都是真的,她重活一世,还是重生在刚出生的时候。

  年少的时候,曾听他人言白家之事,好奇所谓的“刑克六亲”,问过母妃,那时年纪小好奇,央求母妃,母妃宠他,弄来了白玉落的生辰八字,找了些得道高僧还有那些有名的道士,最后得出的结论却是八字没问题,而且还是命格极好的八字。

  母妃一句“人心鬼蜮”,让他好奇一个刚出生的女婴碍着谁的道了,几乎断了这个女婴的生路,便吩咐人去查,当时也只是好奇心作祟,查出的结果让人真是大开眼界,不过这是旁人的家务事,哪怕他和母妃贵为宸王世子和宸王妃,也不能干涉别人的家务事,只能为那个女婴叹息一番,不与白家人交往罢了!

  白玉落说的都是真的,这个小女郎没有那些世家小娘子的毛病,从调查来看,小女郎是对这个世界失望了,对什么都不上心,六岁起便住在道观,从未回过白家那个司徒府,当时还想,小小年纪活的清心寡欲,除了对身边的仆人不错,其他什么都不上心。

  那么前世,他们宸王府还真是家破人亡呢,父王昏迷不醒,母妃被缚,而那个慕容昭阳被逼自杀之后,母妃肯定也活不了,慕容玄明肯定不会让父王母妃活着,混账玩意,他这是忌讳宸王府功高盖主,直接灭了宸王府!斩草除根!

  先是皇伯父和父王被刺昏迷,接着边关告急,把那个慕容昭阳弄出长安,能死在战场最好,谁知捷报传来,捷报刚到长安,长安便被不知哪儿来的叛军攻陷,八百里急召那个慕容昭阳回长安救驾,再反手捅刀,拿父王母妃还有长安百姓逼其自杀,还真是连环计,一环套一环呢!

  想到这儿,感觉气血翻涌,心口疼的厉害,慕容昭阳一个意念便消失不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