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带着空间穿越架空古代娶媳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相见

  看了她一眼,白玉落轻轻的点了点头,她身边的这几个人可是个顶个的聪明,有时候她都怀疑,她母亲白家夫人是真的恨她吗?怎么给她安排的人,个个聪明又忠心,可不是忠心,上辈子为了她,全部把命丢了!

  等见了世子,或许可以给她们找一条出路,这辈子可不能让她们为她赔上命,她这两辈子,可真是……亲人具都健在,却无任何亲缘,算是可怜至极,可别人一个求都求不到的忠仆,她这儿却有五个。

  算上外面那些做杂役的婢女小厮,十几个忠仆,上辈子为了让她逃出道观,那八个杂役婢女小厮,留在道观只为她的逃亡争取时间,最后怕是没人会给他们留下一条命吧!

  罢了,和世子谈过再说吧,世子心善,十来个仆人,想来以世子的能力护着他们不在话下,也不知道她白玉落还有没有机会看到世子娶妻的场面了,以世子受宠的程度,想必会震惊整个大燕吧!

  轻轻的拍了白玉落的手,白嬷嬷温和的说:“小娘子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好,嬷嬷放心,我们都会好好的,苍天有眼,良善之人总会有福报的。”白玉落看着一张张殷切的脸,喃喃低语。她是真希望苍天有眼,毕竟良善钟勇之人马革裹尸,蝇营狗苟之辈却高朋满座,已是人之常情了!

  直到亥时,春华才悄悄的回来,对着还在等候的白玉落说:“小娘子,见到了宸王世子身边的亲卫长,他帮着奴婢引见了宸王世子,奴婢亲手把信交给了他,奴婢等世子看完信,世子交代奴婢转告小娘子,白日他太过引人注目,脱不开身,今晚亥时过,他会来见小娘子,失礼之处还请小娘子多包涵!”

  “辛苦你了,春华,你去用些吃食,给你留在厨房,吃完去好好休息,世子是君子,我不会有事,你不用担心。”听完春华的话,白玉落轻轻的说,宸王世子呀,良善又心软,对她这个不知是否怀有善意的人,也是体谅有加。

  犹豫的看了看自家女郎,春华还是决定相信自己女郎,便使了一礼退下了,女郎向来聪慧,做事也是行事有度,想来不会出什么岔子的,那宸王世子名声在外,“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大燕第一公子,想来不会名不副实的!

  看着春华退下,想了片刻,白玉落起身来到厨房,让听到动静的几个婢女回房休息,看着厨房里的食材,快速的做了几样小点心,又烧了开水,看看时辰,便回到房间快速洗漱一番,又来到厨房把点心和烧好的开水端到书房。

  泡好茶,倒了一杯,端着茶盏平复一下太过激荡心情,慕容昭阳悄无声息的来到道观,看到亮着灯光的房间,轻敲了一下门,便推了半掩着的房门。

  一袭简单的素色宽袖长袍,一袭乌发松松的挽在脑后,昏黄的灯光下,低眉敛目腰背挺直的跪坐在席上,才十来岁的小女郎,生生演绎出一幕岁月静好的景象。

  被开门声惊醒回过神来的白玉落,看着孤身一人站在门口的慕容昭阳,没去注意被大燕女郎们垂涎三尺的俊朗,也没去注意被万千小郎君们仰慕的君子风采,心里无端生出一股怒火,那是尊贵的宸王世子,就这么孤身一人去见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亲卫也不带,这要是见得是心存歹意的人,该怎么办?想到这儿,白玉落有些僵硬的说:“世子殿下孤身一人前来,不怕我心存歹意有危险吗?”

  “呃!”慕容昭阳被白玉落两句话说的有些不知道怎么接话,他带着亲卫的,只是来见一个小女郎,他便让几个亲卫留在道观外了,再说,来之前他也已经调查清楚了才来的,毕竟君子不立危墙下嘛,这么简单的道理他怎么会不懂,这个小女郎好像挺担心他?

  深吸了一口气,白玉落看着略显尴尬的世子殿下,便缓和了一口气说:“世子请做吧,是我失礼了。”

  慕容昭阳看着脸色变幻无常的小女郎,本着“小女子难缠”的想法,明智的没有开口,在女郎对面的案前跪坐,看着女郎对他郑重的行礼后坐下,才轻声的开口问道:“信中说,几年后宸王府有灭顶之灾,不知女郎是如何知晓的?”

  “世子,我父乃白司徒白宝林,我是白家嫡系幼女,想必长安城内对我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一小女郎,一生不过是随波逐浪,活到哪儿算哪儿,上辈子便是如此,这辈子也不过是活一天算一天,只是想着上辈子的恩情,想着若是能帮上恩人,也不枉在这苛刻凉薄的世间又活了一次。”

  “等等,什么叫上辈子,什么又是这辈子,还请你说清楚!”慕容昭阳闻言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对面不远处的小女郎问道,重生穿越,现在这么流行吗?还这么巧遇到了!

  看着不敢置信的慕容昭阳,白玉落轻轻的说:“上辈子,我是白家嫡幼女,这辈子还是,上辈子死后再知事,已是出生后三天了,不知是不是庄生晓梦迷蝴蝶,我总是想着,哪怕是在梦中,也不想恩人一生良善,至忠至孝,最终落了一个被逼自杀的下场!”

  “小女郎的恩人是我?”

  看着有些懵逼的慕容昭阳,白玉落难得放松了下来,她在十一岁这年见到了宸王世子,就和上辈子不同了,起身对着慕容昭阳恭敬的行了全礼后,跪坐在席上轻轻的说:“是,世子于战乱之中救了我,又在绝境之下,全了我的尊严,没让我落得了一个死不瞑目的境地,我万死难报其恩!”

  拿起案上的茶盏,连着喝了几杯,慕容昭阳才定了定神说:“小女郎有着上辈子的记忆,这事还有谁知道?”

  “并无他人知晓,一直想找机会与世子一叙,只是我与世子之间隔山隔海,今日于猎场之上再见世子殿下,我便想着无论如何也要让世子知道上辈子的事,早些防范,避免落得上辈子万人叹息的境地!”白玉落垂目看着案上的茶盏坚定的说。

  一代天潢贵胄,忠臣良将,最后落得如此境地,再是万民同悲又如何,宸王世子终究陨落了,宸王府也终会没落,父子两代战神,护着大燕百姓几十年,得来了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