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带着空间穿越架空古代娶媳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怼人

  听了慕容信的话,殿内剩余三人都是沉默不语,柳扶摇低头垂目不让人看出她眼里的笑意,对于自己结篱二十年的夫君,她最喜欢或者说是最痴迷的便是,自家夫君对于妻儿的看重和爱护,为了妻儿他可以怼天怼地怼太后怼帝王!

  慕容仁看了一眼漫不经心坐在那儿喝茶的胞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怎么都这么大岁数还是不改,看了太后一眼,轻轻的说:“阿信,要不让你皇嫂收那个小女郎为义女,然后再赐婚?”

  “用不着,我儿喜欢,就是娶个乞儿,那也是宸王府尊贵的世子妃!皇兄还是快下旨吧,我还想快点回去哄昭阳开心呢!”

  慕容仁一言难尽的看着这个糟心弟弟,打不得,骂不得,还真是……想了想说:“昭阳现在醒了,朕和母后都担忧的很,去看看昭阳吧!”

  “还是免了吧,皇兄母后一起,你们是去看昭阳,还是折腾他,他这刚好点,你们一去,他又得行礼又得哄你们开心,行了,等他好了,自然会跑来看你们,皇兄,你还是快点下旨吧!我还急着回去呢!”看了自家母后皇兄一眼,慕容信不客气的说,自己的儿子自己疼,太后和皇上驾临,昭阳得撑着重伤的身体接驾,这是去看他还是折腾他!

  慕容仁被自家弟弟气的心口疼,起身一甩袖子走了,连给太后行礼都忘了,走到殿门口才说:“等着!”

  瞄了一眼自家皇兄的背影,慕容信嘴角微微上扬,提壶斟茶,捏着茶盏刚想喝,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顿了一下,饮尽杯中茶,转着手中的茶盏,垂下双眸低沉的说:“母后,皇兄现在不在,母后和儿说句实话,很早之前我就说过,昭阳的婚事谁都不能干涉,母后和皇兄也不行,现在,母后和皇兄想要做什么?”

  “信儿,母后和你皇兄是真心对昭阳的,他是宸王世子,他的世子妃自然要最好的女郎才能配得上,母后对昭阳没有其他的心思,你当年的事不会发生在昭阳身上的。”

  “母后!谁能保证!谁能保证当年的事不会重蹈覆辙,母后,你别忘了,昭阳现在刚从昏迷中醒来,还重伤在身卧床不起!皇家猎场,谁能随便进出!从昨日昭阳被救回来到现在,已经两天了,皇家暗龙卫什么时候如此不济事了!”

  看着自家母后青青白白的脸色,慕容信言语如刀,片刻不停的说:“宫城里的龌龊,我不提母后便不想了!我不管宫城里面如何,但我以前就说过,宸王府不掺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现在倒好,敢把脑筋动到昭阳身上,既然不想活了,那就去死吧!我慕容信一辈子为皇兄为大燕肝脑涂地,还能护不住我唯一的儿子!”

  “母后的孙儿十几个,哪一个都疼,可我就一个儿子,那是我的命根子,谁碰谁死,母后最好把我这话,让那些不安分的小崽子们知道,他们只要不叛国,不伤害皇兄,我都懒得管他们,但谁再敢动昭阳一下,我不介意再双手沾满鲜血,他们真当我是吃素的,当年我在战场上屠尽敌人的时候,他们不是在吃奶就是还没出生!”

  “这次的事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昭阳遭得罪不能白受,凶手不管是谁,我都会让他付出十倍的代价,昭阳腹部受了一剑,后背中了一箭,昏迷了两天两夜,我从小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宝贝,竟敢对他下死手,想找死那就别活了!”

  太后青白着脸色看着霸气侧漏的小儿子,张了张嘴没出声,她不知道说什么,却也怕不小心说错了话,伤了自家儿子的心,整个大燕谁不知道宸王殿下宠儿子能宠出花来,敢伤了昭阳,还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坐在一旁充当背景板的柳扶摇却在心里吐槽,太后对小儿子没招,只能装傻,自家夫君现在是被戳了肺管子,太后想打亲情这招怕是安抚不了,就是皇上也不好使,这次不交出真凶,宸王府决不罢休,只是太后和皇上都是聪明人,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至于太后和皇上会不会有怨言,那于她柳扶摇何干,他们慕容家的事还是让他们姓慕容的自己解决,至于她家宸王,这次一定会杀鸡儆猴的,宫城里皇子们都成长起来了,怕是新的一轮争斗早就开始了,只要不牵扯宸王府,随他们作妖,听着窗外树叶哗哗作响,柳扶摇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又起风了!

  写完圣旨又回来的慕容仁看着殿内沉重的气氛,抿了抿嘴,心里却明白,自家这个作天作地的弟弟,肯定又怼了母后一顿,也是,动了他的心头肉,还不许他发作出来,罢了,为了一个心存歹意的小崽子,把自己弟弟真气出个好歹来,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和母后说说吧,不必保了,敢作死就得去承受后果!

  把手里的圣旨亲手递给慕容信,慕容仁温和的说:“阿信,五日后朕和母后回宫城,我会在朝堂上惩处这次事情的罪魁祸首,也会在朝堂上宣布昭阳的婚事,让钦天监选择良辰吉日赐婚,进行三书六礼,年前一定会让昭阳把世子妃娶回来可好?”

  “好,谢过皇兄!母后皇兄,我和王妃告退!”慕容信一目十行的看过圣旨,起身扶起柳扶摇,行礼告退。

  看着慕容信领着王妃毫不犹豫的告退,太后捶着胸口喘粗气,哆嗦着手指着两人的背影低吼道:“他这是要气死我呀!你看,都是你惯出来的!”

  “好了,母后,你和阿信置什么气,他就这脾气,这次也是气狠了,昭阳失踪了两天一夜,救回来身受重伤昏迷着,不说他和王妃,母后不也是心疼的厉害,在这个关口,母后虽是为了昭阳,可阿信听着却不是那个意思,他本就憋屈坏了,这不就戳他肺管子了吗!”

  听了慕容仁的话,太后也憋屈的难受,昭阳出事她本来就难受,可疑的凶手却是她另一个孙儿,这十几个孙儿她最疼昭阳,可慕容玄明也是她孙儿,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也没想着袒护,就是想着能小儿子能手下留情点。

  看了太后一眼,慕容仁轻轻的说:“母后,你应该相信阿信,他顶多废了老九,不会要了老九的命,你这想着老九,可昭阳差点没了命,阿信不炸了才怪,母后,你我母子都知道昭阳对他有多重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