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带着空间穿越架空古代娶媳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磨合

  白玉落踏出房门,便看见宸王一家三口都齐齐的转头看向她,脚步微顿,便上前两步行礼问安,行到一半的礼,便被宸王妃双手扶起。

  听了宸王妃的话,白玉落心里微暖,唇角带笑的说:“还好,都听王妃殿下的。”

  “赐婚圣旨一下,改口吧,别叫什么王妃了,就叫柳姨,等你们成婚了,就该叫母妃了!”柳扶摇轻轻的拍了拍白玉落的手,眉目含笑的说,虽说是因着小女郎梦中的敛尸之恩,还有今次对昭阳的救命之恩,才去求来赐婚旨意,但不否认柳扶摇也确实喜欢她。

  才十来岁的小女郎,被亲生父母和家族遗弃,驱逐于道观,但乖乖巧巧,不怨天尤人,就像荒郊野外的一株极品兰花,高洁傲然,不畏世俗流言蜚语,不惧亲情支离破碎,不怨不恨不自苦,看得明白,想得明白,亦活得明白!

  抬眼看着笑意盈盈的柳扶摇,白玉落压下心中慌乱,张了张嘴,看到慕容昭阳轻微的点头示意,才小声的喊了一声“柳姨。”一声“柳姨”换来慕容一家三口的真心笑容。

  看着两个小的用了些吃食,等人都收拾利索了,上了茶,慕容信捏着茶盏才开口说:“赐婚圣旨已经下了,等五日后,皇兄回宫城,会在朝堂上处理这次事情,到时王妃会一起回去,你们两个身上都有伤,就留在这儿慢慢养身体吧,我会留在别苑与你们一起。”

  “父王,皇伯父怎么会在朝堂上处理这次事情?父王,你又答应了什么?”闻言,慕容昭阳脸色有些难看,两世为人,不说智商,慕容昭阳的情商怕是无人能及,不说他上辈子以孤儿的身份走到很多人都走不到的高度,光有智商是不够的,这一辈子更是生在皇室,那可真是活在一堆人精子中间,没有般配的情商,慕容昭阳能够得到大多数人的宠爱,那才真是笑话!

  看了自家宝贝儿子一眼,慕容信笑着说:“昭阳想多了,不过是一些旧事重提罢了!”

  慕容昭阳闻言撇了撇嘴没出声,在这天下人都羡慕的宫城里,所谓的亲情,所谓的真心都是笑话,自家父王若是没有利用价值,能横着在宫城里行走?若没有父王的偏爱,他慕容昭阳能在宫城里压下一众皇子龙孙,独得这一份恩宠?

  看了他们父子一眼,柳扶摇不着痕迹的叹了一口气,世人都说宸王宸王妃宠子无度,可那也是他们儿子值得,看着有些了悟的白玉落,轻轻的说:“外面的事情,和你们两个孩子无关,你们两个现在能做的就是把身体养好,我把身边的嬷嬷留下,小女郎有什么不知道的就问她,你们两个记住,你们一个是宸王府的世子,一个是宸王府的世子妃,即便是嚣张跋扈些也没什么,宸王府能护得住!”

  “昭阳,你把长安的状况和小女郎说说,我和你们母妃去安排一些事情,至于谋略这一块,过几天,父王亲自教导你们。”

  直到慕容信和柳扶摇的背影都看不见了,白玉落才回过神来,对着慕容昭阳不解的问:“宸王殿下刚才的话,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梦中之事’你也明白,一味地纯良没有计谋,会害死自己还会拖累家人的,你是宸王府的世子妃,身边要应付的牛鬼蛇神不会少,早些学也好!”慕容昭阳叹了一口气说,他还没有自大的敢保证能护着她不受一丝伤害,以后的朝局……还是让小女郎学会看明白人心,才能在自己顾及不到的地方,小女郎能保护好自己!

  白玉落点点头,很多事情她并不了解,但是很多事她凭着本能,便能分辨出善意和歹意,虽是不明白,但也明白都是为她好,如此她也不必多问,看了慕容昭阳一眼,白玉落垂下头轻轻的问:“赐婚一事,长安司徒府白家……”

  “皇伯父在朝堂上赐婚时,司徒府便会知道,你不必多想,母妃做事向来周全,她此次跟随皇祖母一起回宫城,便是处理后续,再说了,母妃她最是护短,圣旨已下,你便是我宸王府的世子妃,是她的儿媳,等我们养好身体可以回长安的时候,应该就是吉日定好,我们等着成婚的时候。”

  猛的抬头看向慕容昭阳,白玉落有些张口结舌的问:“成婚?我们,我,你和宸王殿下要在别苑一直待着?”

  “几个月的时间而已,有母妃在长安,不用担心!”

  “不是?几个月?我,我现在才……”

  慕容昭阳看着小女郎脸色绯红,结结巴巴的样子,心情很好的轻声说道:“年前完婚,等你及笄之年再圆房。”

  “啊?这样,这样啊,这样可以吗?”白玉落有些结结巴巴的问,这样真的可以,真的没问题吗?

  笑着拍了拍白玉落的手,慕容昭阳安抚道:“你情况特殊,父王母妃不放心司徒府,只有你入了宸王府,我们才能名正言顺的护住你,人心叵测,我从来不吝以最大的恶意猜度他人,更何况本就龌龊的人心。”

  “也好,这样也好,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只是长安那些流言蜚语……”

  看着白玉落脸上那看似解脱有似是自嘲的笑容,慕容昭阳握紧她的手说:“你要明白,所谓的流言蜚语,都是无稽之谈,母妃此次回长安,会清理这些流言蜚语的源头,至于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这两句便是最好的借口,至于你,你是宸王府世子妃,与我是会是同甘共苦的夫妻,只要不是伤害你自己,伤害到宸王府,我自是不会限制你。”

  “不会限制,是什么意思?”

  看着白玉落迷茫不解的模样,慕容昭阳微不可见的叹了一口气说:“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们两个不要去在意这些,相处的时候,还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吧,你我身边都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榜样,我父王母妃的相处方式我不太喜欢,你现在还小,我们还有时间慢慢摸索。”

  慕容昭阳对于自家父王母妃的相处方式,不太赞同,不是说两个人感情不好,而是慕容昭阳不太喜欢,自家父王在母妃面前的男权主义,但自家母妃却是对这种方式很是适应,他这个做儿子便没有开口质疑的余地。

  其实这种想法本身就是慕容昭阳弄错了,在现在这个男权的社会,宸王慕容信做为一个丈夫已经做的够好的了,慕容昭阳只是习惯了上辈子的思维,所谓的“男女平等”,不过女子相比现下男权的社会倒是待遇不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