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带着空间穿越架空古代娶媳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意外

  白玉落有些懵懂的看着慕容昭阳,这样说好像也没有错,有些被绕晕了的白玉落总觉得哪儿不对,皱了皱眉头,小声的问:“昭阳哥哥说的好像也对,只是……”

  看着懵圈的白玉落,慕容昭阳微不可见的勾了勾唇角,不着痕迹的换了一个话题说:“玉落,宫城里最近会有动荡,我们和父王留在别苑,等事情过去了之后,母妃会亲自来太乙山接我们,这几个月好好的放松一下,等回了长安,你的课业也要赶上了!”

  “嗯,我会努力的昭阳哥哥。”

  慕容昭阳笑着揉了揉白玉落的小脑袋,轻快的说:“好,我等着看你努力的成果。”

  乖顺的蹭了蹭罩在脑袋上的手,白玉落静静的伏在慕容昭阳的怀里,半响后才轻轻的的说:“昭阳哥哥,你说九皇子会怎么样?陛下会怎么样对他?”

  “顶多贬为庶人,圈禁起来!”慕容昭阳想了想不在意的说,难不成他那皇伯父还真能为了侄儿杀了自己的儿子不成,就这样的结果怕还是父王力争回来的,不过现在还不确定这一结果能不能达成呢!

  白玉落闻言心里咯噔一下,她虽然明白陛下肯定不会轻易杀了自己的儿子,可,想了想,便小声的问:“那个九皇子心计颇深,要是惩处过轻,怕是……”

  “玉落,我虽然受伤,可与生命无碍,皇伯父不会轻易对自己的儿子下手的。”慕容昭阳嘲讽的笑了笑说,皇伯父再疼他,也不会为了他杀自己的儿子。

  白玉落借着慕容昭阳的怀抱,掩饰住眼睛里的狠戾,九皇子不死,她总是担心事情还会像上辈子一样,为了慕容昭阳,为了宸王府,九皇子还是去死的好。

  “昭阳哥哥,你看一下,这是我仔细回想上辈子发生的事情,你看看有没有帮助。”白玉落轻轻的从慕容昭阳怀里退了出来,从随身携带的荷包里,拿出一夜未睡整理出来的东西递给慕容昭阳。

  看了白玉落一眼,慕容昭阳接过写满字迹的纸张,仔细的研读起来,看着纸张的所写东西,皱了皱眉头,半响,放下纸张,握住了白玉落的手,轻轻的说:“玉落,辛苦你了,这些东西确实会用到。”

  “那就好,其实我总觉得九皇子有点不太对劲,你看,他名声一直很好,包括他的平王府后宅,可正妃侧妃俱全,他直到而立之年就只得了一个小郡主,再无其他子嗣。”

  白玉落想了想继续说:“再有就是,九皇子给人的感觉,总是无欲无求,可是人都会有欲望的,不管是那方面的,可九皇子的名声简直美好的不像是一个凡人,昭阳哥哥,你不觉得奇怪吗?”

  “确实,是人就会有欲望,那慕容玄明的欲望是什么呢?”慕容昭阳闻言也是有些奇怪,前世九皇子登基,可听白玉落的意思,慕容玄明那厮登基,是被满朝文武求着登基的!

  如果说慕容玄明的欲望就是帝位,那为了帝位,他能做出什么也不算奇怪,可三十多了只得了一个小郡主,那他以后的帝位准备传给谁?那个小郡主。

  总感觉好像是漏了哪里,慕容昭阳拿起纸张又仔细的看了一遍,子嗣,正妃侧妃俱全,却没有儿子,身边经常换的美貌小厮,等等,美貌的小厮?

  “玉落,前世慕容玄明身边经常换小厮?还是美貌的小厮?”

  “对呀,这是整个长安人尽皆知的事情,我有时候无聊的时候,会女扮男装去茶楼听戏听书,整个长安,或者说整个大燕无人不知,九皇子喜欢和长的好看的人结交,他身边的小厮也是因为这个,据说三天两头的换。”

  白玉落想到前世茶楼里的那些传言,顿了一下,继续说:“有人说,九皇子可能有断袖之癖,不过也有人说,九皇子好**,这些流言都是民众私底下说说而已,士族朝臣之间好像没有这一传言。”

  “好**?”慕容昭阳挑了挑眉,轻笑了起来,难怪总觉得哪里不对,慕容玄明那厮倒是藏的真深呢,不说前世的慕容昭阳,那是正统五经六艺教导出来的皇家子弟。

  便是他这个经过上辈子,风气如此开放的社会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人,都没有想到,看来上辈子的宸王府世子栽的不冤,慕容昭阳原以为不过是以有心算无心,慕容玄明才会成功,看来不止如此呢!

  “昭阳哥哥是这样想的吗?可我总觉得他对你的态度不对。”白玉落听了慕容昭阳的话,皱了皱眉轻声的说。

  慕容昭阳愣了一下,不解的问:“对我的态度不对?”

  “我是说前世,就在你快马加鞭赶回长安救驾的时候,当时在城外驻扎,城里送出来一封信,当时你看后,极其愤怒,好像是要你独自一人进宫面圣,你当时直接回信道,慕容昭阳便是死也不会让宸王府,给宸王和王妃失去颜面!”

  白玉落看着慕容昭阳的眼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继续说:“我怀疑,那个九皇子可能于你有意!”

  慕容昭阳一副被雷劈了的模样看着白玉落,过来好一会儿才说:“玉落,这应该不太可能,我和慕容玄明那厮是正儿八经的堂兄弟,他怎么可能……”

  剩下的话,慕容昭阳没有说出口,或许还真是如此,宸王和陛下才会被刺杀,或许真的不是因为功高盖主,毕竟那时的慕容昭阳可没有一点战功,而当时的大燕边疆安稳,便是宸王都多年没上战场了,而且当时宸王府,只有一万的铁甲兵,并没有军权。

  铁甲雄兵再厉害,也扛不住当时大燕的百万雄兵,看来白玉落也只看到了表面的东西,不过也是,那些皇家隐私之事,白玉落一个远离长安,并不受宠的世家女郎又怎么会清楚。

  “昭阳哥哥,你想到了什么?”

  面对不解的白玉落,慕容昭阳无力的扶额吐槽道:“玉落,前世的事情,你可能真的没弄清楚,或许真的不是因为功高震主,慕容玄明那厮可真够恶心的!”

  白玉落从慕容昭阳的话里得到了答案,脸色瞬间苍白无力,喃喃自语的说:“怪不得,怪不得我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宸王府功高震主也是与现在的陛下来说,与他一个没有登基的皇子有何关系,更何况当时宸王府虽然地位超然,但兵权都被宸王殿下交回给陛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