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星际盛宠男神可攻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无题

星际盛宠男神可攻略 燚夫人 2021 2019.04.02 21:30

  她静静地凝视着映照在落地窗上的自己,心中止不住泛起阵阵涟漪——

  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吧,她都是以这张素面朝天的脸待人接物,不管是在狡诈的奸商或是有冤难伸的悲苦平民面前。

  再细细察看,哪怕是她最备受瞩目的天然琥珀色眼眸,也在不知不觉中染上了少许显示她不再年轻的鱼尾纹。

  至于今早梳头时发现的一缕白丝,她不觉地抚摸了下头发,想当年,她为了时刻冲在紧要讯息且最危险的前线,便毅然决然地把一头黑长直秀发剪成如男人般的硬朗短发。

  印象中那应该是她最后一次哭泣?

  不,最后一次哭泣,并不是为了三千烦恼丝,而是为了,那位她所崇敬的前辈。

  “前辈,现在我也在效仿你走一条很危险的路,你会在天上保佑我的吧?”

  闾丘凛望向同样映照在窗上的一轮圆月,暗自心想,脑海中浮现出在繁杂记忆中逐渐变得模糊却始终温暖的男子面容。

  涉及性命安危的事情,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怎么可能不怕,但是——

  “顶多就是十八年后又是一枚貌美如花的好少女呗,人生重新来过,再年轻一次,那样也没什么不好嘛!”

  闾丘凛试图以大笑抚慰不安的心,眼底却不自觉闪过一丝惧怕与寂寥。

  为了不让自己多想,她转而定定地注视着店内的婚纱,在明亮灯光的映衬下,婚纱显得更加优雅高贵。

  “啧啧,如果国家能因为我的全身心付出,而把我的婚事安排得明明白白,那我还是乐意接受的,哈哈。”她自我调侃道,自己都要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荒谬想法逗笑。

  然而她的笑容,在通过落地窗的投影,而瞥到身后某个黑衣男子的瞬间凝固住。

  凭借着记者的直觉,闾丘凛迅速判断出来者不善,绝不是匆匆而过的路人那么简单。

  闾丘凛转身掏出手机,冲着手机屏幕竖起剪刀手、咧嘴大笑,假装要与身后的婚纱合照,实际上却是偷偷地拍摄下马路对面的黑衣男子模样。

  “哎呀,最近脸怎么越来越肿了,还是先P图一下再发朋友圈吧。”

  闾丘凛故意大声发牢骚,悠然自得地背靠在落地窗上,手指飞快地编辑发送至12110的报警短信——

  有人跟踪,他照片,求助!

  按下了发送键后,闾丘凛又迅速打开手机定位。

  她预计阿涛应该还在这附近没有走远,想继续发送求助信息给阿涛,手指却忽而在半空中停滞住。

  “我没你那么伟大!我上有老下有小,不像你是孤儿可以毫无顾忌……”

  阿涛不安的脸突然浮现在闾丘凛的脑海中,只是一瞬间的思前想后,她决定还是删掉那条未编辑完的微信。

  闾丘凛把手机放回包里,随手在包里翻动,确认那瓶防身之用的辣椒水没有落在家里。

  她强烈地预感到,今天这辣椒水怕是要派上用场了……

  这是她第几次对自己没有跟前辈学会跆拳道而感到后悔了呢?

  啊,如果有下辈子的话,她一定一定会死命练习防身术,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害怕到腿发软了!

  闾丘凛使劲拍打自己的大腿,强迫自己若无其事地向前走动。

  她很清楚,不能在婚纱店前待太久,这样反而更容易让对方起疑,她得尽量往人多的地方走,尽量拖时间以等待警方前来救援。

  可是该死的,这片地段,这个时间点,都没有如她所愿。

  恰恰相反,因为又开始下起了雨,街道上根本就见不到几个行人,而身后的神秘男人,始终紧随她不放,立证她的直觉是对的。

  时间似乎流逝得越发缓慢,许是出于被视作猎物的本能反应,闾丘凛的耳朵一下子变得特别敏锐,她能听得到自己呼吸紊乱的声音是那么清晰。

  滴落在小红伞上的雨声、黑色高跟鞋踩踏溅起的水声,身份不明的男子伸手进外套内侧的摩擦声,所有声音都细腻地交织在一起,向她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传递出危险的信号。

  信号?

  不知为何,闾丘凛突然想起方才听到的,一则关于外星人信号的新闻内容。

  等下!就算她是个妄想征服星辰大海的科幻迷,但比起外星人ET什么的,现在的人身安全才是紧要关头吧,断不能分心对付那个跟踪她的坏家伙啊喂!

  应该只是过了短短几分钟吧,闾丘凛却觉得已然度过了一光年那么长。

  终于,她捕捉到远方传来了警车鸣笛的声音。

  她欣喜若狂地朝着警车的方向狂奔过去,却被前方突然出现的路人撞倒,包包掉落在地。

  “啊,对不起……”路人低头道歉,抬起头时却是冲她一笑,泰然自若地捡走她的包包,“记者小姐。”

  剧烈的疼痛如暴风般席卷闾丘凛全身,她低头一看,刚刚被路人撞到的左胸处正汨汨流淌出暗红的液体。

  她下意识捂住裂开的伤口,血液却犹如断线的玉珠般沿着伤口落到积水的地面,刹那间便被雨水稀释融化掉——

  原来那个路人是杀手,目标正是她。

  一滴,两滴,一步,两步,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周围,即使闾丘凛的意识逐渐陷入模糊,她仍要试图把包包抢回来。

  她借助伞柄的支撑,奋力一把抓住杀手的手腕,一圈血痕上是奇特的图腾纹身,那个图腾就像是一个被火焰团团燃烧、戴有齿轮装饰绅士帽的骷髅。

  “不行,不能抢走它,这是为了孩子们,孩子们……”闾丘凛的手顺着杀手的皮手套无力滑落下来,她的喊叫转眼间就被淹没在漫天风雨之中。

  杀手似是对闾丘凛的话语有所触动,回头扫了她一眼。

  在路灯的照射下,映入闾丘凛眼帘的是一张俊美邪魅的脸,但他的眼神却能让人如掉进冰窟内感到寒冷刺骨。

  “当心警察!”不远处的黑衣同伴压低声音喊道,杀手随即收回刚才的视线,把包包递给同伴,两人各自走往不同的方向,消失于雨雾深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