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星际盛宠男神可攻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 道明则寂

星际盛宠男神可攻略 燚夫人 2011 2019.05.14 11:00

  见气氛越发不妥,神夜魍索性找了个借口,暂且与相如卿道别,约定明天再商谈要事。

  前脚刚迈出会客室,后脚就瞥到相如卿吩咐下人抱起古琴,匆忙去找那个白衣琴师。

  尉迟亚信满是失望与鄙夷:“呵,我真是可笑,竟以为姑姑爱过的人,不是普通男人。”

  “尉迟大人,我想事情没那么简单,我们还可以再继续了解调查。”神夜魍劝说道。

  尉迟亚信直摇头:“是我错了,这人不值得我们继续浪费时间,也不值得姑姑这么等他。”

  此时弦玥眼尖,发现负责暗中接走总督的人出现在前门,心中猛是忐忑。

  果然,那人是来告知他们,总督并没有如约抵达后门,担心是中途出了什么差错。

  “我进去找总督阁下!”弦玥作势欲走。

  “别慌!”神夜魍赶快稳住她,但脸上也掩饰不住担忧之色,“我伪装成侯爵府下人去找她,会方便低调许多。”

  意外听到有些熟悉的少年声音,弦玥眸光微微一惊。

  少顷,一个其貌不扬的下人出现在侯爵府,不动声色地探寻他的目标。

  正当他路过一个房间时,里面一声古琴落地的巨响吸引了他的注意。

  大侯爵相如卿的声音随之响起。

  ……………………

  浴室内,水雾在半空中飞舞升腾。

  为防来人撞破,尊后特意守在门边,好给两人腾出一个私密的畅谈空间。

  若是几天前,闾丘凛根本就不曾想过,两个星球最位高权重的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却是在凌乱不堪的浴室里,还给了彼此一份令人堂皇的“见面礼”。

  比起少女总督的不知所措,道明寂这位尊主陛下倒是云淡风轻许多。

  “大侯爵瞒着所有人,亲自请圣星总督来他府邸商谈两星政事,呵,确实是他的做事风格。”道明寂似笑非笑。

  许是雾气萦绕所至,即使闾丘凛细致地观察对方的表情,仍猜不准此时他心里在琢磨些什么,他好像并不在意,为什么她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眼前这个男人,就像那条幽暗密道一样,怎么也看不清,辨不明。

  “你与大侯爵之间的争斗,我管不着,但是别拿东参和我的星球作为你们的筹码,恕不奉陪。”闾丘凛直接挑明。

  道明寂略扬起眉,笑道:“既然你都看穿了,那我就坦白说吧。不错,我是故意派兵挑衅盖思圣星,本以为你们会反击,令大侯爵分身乏术,我就能乘虚而入清除掉他的势力。”

  “大侯爵几位心腹遇袭案件,也是你幕后主使的吧?”

  道明寂笑而不语,如薄雾里的花悄悄绽开。

  俄然,闾丘凛想到更可怕的事!

  她假装随意地问道:“该不会我父亲的遇袭事件,也是你的杰作吧?”

  道明寂顿了顿,眼底划过一丝玩味:“我与大侯爵不同,我更希望两星和平共处,况且若我存心要杀一个人,我不会让他死得那么快,那么轻易。”

  一缕冷意顿时从她的后背蔓延至全身。

  这个“他”,指的应该就是那个功高盖主的大侯爵吧。

  “大侯爵邀请我来这,就是为了商谈与圣星共同开发东参,与故意挑起两星战争的人相比,你说我应该更相信谁的诚意?”

  道明寂敛起笑容,眼神犀利如刀锋:“你只能相信我,因为我才是墨灵星唯一的统治者。”

  眼前这个俊魅男子,就像是一只蛰伏在沙漠中的蝎子,拥有极强的隐忍和伪装能力,就在你轻视它弱小而不足为俱时,它却能给你最残忍的致命一击。

  世人都说他是昏庸软弱、迷信原力的年轻君王,可事实上这位一星尊主比人们以为的要深沉可怕得多,与这样的人为敌,绝不是件好事。

  “盖思圣星若愿助我巩固皇权,除掉大侯爵,我将承诺……”道明寂凑近她的耳边轻语几句。

  道明寂开出的条件,丰厚得令人难以拒绝,可是——

  “虽说君主一言九鼎,可我怎么才能确定,你不会言而无信呢?”闾丘凛斜斜挑起眉梢。

  道明寂迟疑半瞬,即将随身多年的玉佩解下递给她:“这是我父皇留给我的遗物,等所有承诺都兑现后,你再还给我。”

  闾丘凛接过玉佩,美玉质地通透温润、苍翠无暇,她只觉过于贵重。

  此时,浴室外传来一阵杂音,原来是胡须大汉敲门询问尊主尊后的情况。

  “需要我派人把你送出侯爵府吗,秘密且安全地?”道明寂一眼就看透了少女在思虑什么。

  在权臣只手遮天下隐忍多年,他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自认足够洞明人心,这位少女总督,比他想象中要单纯简单太多,太容易读懂了。

  甚至,她的防人之心也太低了些。

  方才只顾着谈要事,现在稍微松一口气,才发现少女一身薄白衬衣因湿透而紧贴肌肤。

  春光将她娇美的身姿勾勒出凹凸有致的线条,湿润的发丝随意散漫在白皙柔肩上,胜于出水芙蓉,更似那菡萏露中花。

  美则美矣,却露骨了些。

  毫无防备地,一袭外袍覆盖在了少女的身上,与玉佩一样,传递来男子的温度,与春日花园般清爽淡雅的香气。

  她抬眸看向他,他出于礼仪而避开视线,倒是缓解了她的尴尬。

  “披着它会暖和些。”临走前,他特意提醒,“对了,小心那个琴先生,她是鲛人,歌声与琴音都具有迷惑人心的原力。”

  闾丘凛点了点头,走出几步,又折回来。

  “既然是至亲留下的遗物,还是你自己留着吧,你的定金,我已经收到了。”闾丘凛将玉佩塞回他手里,冲他提了提外袍领子,便笑靥如花地转身离去。

  道明寂略一发怔,他凝眸注视着手中的翠玉,一瞬间,却像是看到了少女水光氤氲、亮若星辰的眼眸。

  窗户不知何时被风吹开,吹散了湿泽萦绕的雾气,一股久违的清新迎面而来,男子的水中倒影转瞬清晰明朗许多。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