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星际盛宠男神可攻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第三种绝色

星际盛宠男神可攻略 燚夫人 2059 2019.04.12 12:00

  “总督阁下离场后,你应付那些记者也是够呛。”

  “现场简直是……糟糕透了,恐怕我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羽生摇摇头,压根不愿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总督阁下还好吗?”

  “她现在在寝室休息,下午要约见空知寒。”

  “据我所知,空知寒这个人性情怪僻,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主儿,需要我提前准备稿子吗?”

  “你这几年有见过好说话的人吗?”司徒璐反问道,两人不禁会心一笑。

  羽生索性一屁股靠坐在椅子上,好让自己连日来疲惫忙碌的身躯获得少许放松:“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这就是政治。”

  “是啊……”司徒璐摘下眼镜,来回按压揉搓胀痛的太阳穴,少了镜框遮盖的面容反而平添多几分魅力,可惜眉眼间充斥满满倦色,令人看了甚是心疼。

  “从发生恐怖袭击到现在,你该不会一直没睡过吧?”羽生关心问道。

  “我没事,”司徒璐向前摆摆手,“不过如果可以的话,请你来读一下新闻报道,我闭目静听一会儿。”

  “好,就让我们来拜读下爸爸们的惊世警句吧。”羽生撑了撑手掌,摊开报纸,一字一句地念读起来——

  “这是闾丘凛总督第一次发表全圣星演讲,令人遗憾的是,她宣誓就任的演讲稿还没读到一半就匆匆结束,在现场的人们都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显而易见,此次总督就任仪式并不能很好地缓和我们以及广大民众对未知危险的恐惧……”

  司徒璐扬动两根手指,示意羽生换读下一条报道。

  “我们信奉总督世袭制,是因为闾丘家族从未让我们失望,但是这位18岁的少女总督是百分百正确的人选吗?除了遵守权位世袭这个传统,盖思圣星的民众们是否还能有其它选择?……”

  “刺杀闾丘霂总督的幕后真凶究竟是谁?四天以来,我们迫切地想知道那些蛰伏在黑暗中的犯罪分子是否在为他们的罪恶沾沾自喜,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渴求真相,然而随着这位世袭少女总督的走马上任,我们更疑惑的是,这个星球会走向怎么样的未来……”

  在羽生持续的快速念读中,司徒璐敏感地捕捉到一丝端倪。

  “咦,葬礼上的杀手乌龙事件,倒是没有一家报纸提到?”

  “可能是他们不清楚内情,也有可能是皇室那边下了封口令,毕竟是安德烈王储喊的抓人。”羽生每每想起那个画面,都感忍俊不禁,没想到那个居高临下的家伙也有丢脸的一天。

  “想来也对,在盖思圣星,媒体喉舌由皇室主控,他们自然要千方百计维护好未来圣皇的颜面形象。”司徒璐随手翻看了一些报纸,几乎都是对新总督的负面评论,“只是皇室这样明显的偏袒,有点难看。”

  羽生蹙起眉头,不免忧心:“总督阁下从来都不热衷形象公关,她在民众眼中太陌生,我们今后会更加注意打造她的亲民形象。”

  “嗯,辛苦了。”司徒璐轻拍几下羽生的后背,他始终如此纤长瘦弱,却是他最坚实可靠的盟友。

  “你这几年有过不辛苦的一天吗?”羽生信手拈来的抖机灵,惹得两人默契相笑。

  正逢艳阳当空,林间亮金流转,皓影零落平铺在男子们的身上,一位是笑靥胜华如画,一位是玉容初雪新霁,交相辉映之间,不觉浑然成就了世间第三种绝色。

  此刻是如此难得的凡尘静好,然而彼此都了然于心,打开这扇门走出去,便是名利场的波诡云谲。

  ……………………

  从暖和的羽生办公室踏步出来,司徒璐又换上了往常紧绷内敛的面容,还带有几分愁色。

  比起皇室的偏袒,让司徒璐更存疑的是,安德烈王储身为皇室要员,一向不爱亦不便插手军事星际防御,怎么会突然关心起星界危机,单纯想保卫圣星吗,还是另有所图?

  早在闾丘霂先统管理期间,就与皇室多生隔阂,曾经向司徒璐私下叮嘱过要警惕皇室的夺权野心,难道霂先统遭刺杀事件与皇室有关?

  念及于此,司徒璐不敢多想,亦不敢不想,负责调查刺杀案件的星警是归于皇室管辖,如果要调查得更加仔细中立,看来得暗中启动忠于璃邸的人。

  司徒璐在脑海中快速筛选了一遍目前璃邸能借助到的力量,终于锁定了一个最佳人选,调查这件事必须得由他去做。

  “给我堂光尹的联系方式和地址。”司徒璐把羽生馈赠的珍贵茶叶妥善放进抽屉后,假装漫不经心地低声交代下属。

  ……………………

  浓郁的白色烟雾弥漫在整个天地间,闾丘凛身着单薄睡裙、赤裸着双脚走在结冰的湖面上,强烈的冷感从脚底蔓延至全身,闾丘凛双臂紧紧环抱住身体取暖,无奈寒意逼人,令她忍不住瑟瑟发抖。

  “要和我签订契约吗?”一个腐朽沙哑的人声从前方传来,不知为何,闾丘凛想起了自己在地球听过的沉闷古钟声,那是在她面临死亡之际才听到的声音。

  闾丘凛迫使自己克服寒意,加快了脚步,待她拨开重重浓雾后,眼前竟又是另一番光景。

  明明是踩在冰面的感觉,闾丘凛却目睹自己双脚碾压枯草。

  幽暗的山洞里生起一堆篝火,借助剧烈跳动的火焰,闾丘凛这才看得清前方两人的面貌。

  少年约摸十来岁,正是生长发育最蓬勃的年纪,却因饱受贫苦饥饿而落得一副如皮包骨瘦弱不堪的身躯。

  与之并不相称的,是少年那难以令人转移视线的、过分精致的眉目,抹在脸上的污泥反而衬托出他丝毫不沾染脂粉气的清新脱俗,恍如不小心掉落凡间的天使,直诱人想将他当做最宝贵的洋娃娃般收藏起来,放在最亮眼的展示柜里紧密锁住,余生细心摆弄。

  与少年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身旁衣衫褴褛的老妇,一头花白散发,丑陋下垂的脸庞刻满粗细不一的皱纹,浑浊发红的眼里闪烁出异样的光芒,杂糅了不易被察觉的阴险和狡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