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星际盛宠男神可攻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危机

星际盛宠男神可攻略 燚夫人 2061 2019.04.09 21:30

  什方大楼,是盖思圣星最高军事指挥机关-星际防御部的总部所在地。

  来往人群多穿制服军装,所有人都在自顾不暇地处理手头要事,此刻由于多方意见不合而乱成一片。

  “我再说最后一遍,我命令,阿玛达舰队必须全速前往东参小行星带,就现在!”

  几根手指关节剧烈叩响桌面,处于指挥位的将军完颜雄一脸气急败坏,他穿的军装上挂满勋章,左眼戴着的单边眼罩让本就长相凶狠的他显得有些可怕。

  “将军,我建议先请示新任总督,再作出这个军事决定。”

  星际防御部的军事顾问慕容胜男,虽为众人之中为数不多的女性官员,却也是众人之中唯一一个敢出言违逆将军之意的人。

  “那些人在办葬礼和就任演讲,等请示完毕,敌军都打进来了,到时你来负责吗?还是你?”

  将军一提到负责两字,许多人立马噤若寒蝉。

  “我已经派人去请示总督了。”慕容胜男定定地与将军对视,面色无惧。

  葬礼现场。

  不知不觉间,总督就任演讲稿已然读完三分之一。

  比起初时候的紧张不安,闾丘凛明显越来越进入状态,甚至还敢在稿子外加进一些自己对圣星政事的想法,毕竟她之前是个跑民间新闻的地球记者,而再怎么特殊的外星球总免不了有些相通之处。

  口若悬河的闾丘凛,让司徒璐也不禁入了神,嘴边露出赞赏的笑容——哪怕失去了记忆,她到底还是她,从不让旁人失望。

  不远处,安德烈同样是静默地凝望着台上的少女,为了控制住自己波动不已的心绪,他不得不强行把视线移离闾丘凛身上。

  却不想,眼尖的他发现了记者团中些许鬼祟。

  记者团有数十人之多,只见一个男人三番两次把手探进风衣里侧,似乎是要确认些什么,他的脸深深埋进帽檐下的阴影,不动声色地向前移动。

  “策划此次恐怖袭击的人,以为盖思圣星会就此陷入困境,可笑的是,他们错了。我们当然会因为‘失去’而深感悲痛、遗憾,但是我们更会因此而变得更加强大,再也没有失去,决不让悲剧再次发生……”

  全场的焦点都聚集在闾丘凛这位新任总督的演讲之中,除了安德烈,其他人丝毫没有察觉到这个男记者的举动有多么奇怪。

  奇怪男人穿梭在人群里面,动作轻巧如同豹子窥伺猎物,逐步靠近闾丘凛。

  待瞧见他刚才探取的东西折射出黄铜光泽那一刻,安德烈顾不得皇室仪态体面,直朝着奇怪男人的所在位置狂奔过去。

  “有杀手!保护总督!”

  安德烈的吼叫顿时引起人群狂乱骚动。

  电光石火之间,司徒璐一个箭步冲到演讲台,下意识用身躯护住闾丘凛。

  护卫们迅即以闾丘凛为中心展开重重包围,形成人盾,护送她逃离至离演讲台不远的总督专艇。

  应景一般,一阵狂风莫名而起,演讲台上的纸稿随风飘荡,有的扬至滚热熔炉,即刻燃烧殆尽,有的落在地上,遭到涌动的人群凌乱践踏,沾染污泥的瞬间沦落成一堆废纸。

  还没待闾丘凛回过神来,她已经像个提线木偶一般,在护卫们的驱使下离开了危险的曝光中心。

  总督专艇的外观材质不易为激光枪弹所击穿,暂时算是安全了下来。

  然而,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遭遇总督生涯第一次被刺杀,此时此刻,闾丘凛只觉心脏狂跳不止,对未知危险的恐惧油然而生。

  如果在这个外星球死掉的话,她究竟又会走向怎样不可测的命运呢?

  另一边厢,安德烈焦急拨开骚乱人群,纵然一跃,将奇怪男人扑倒在地,欲把他怀里的枪支夺走。

  奇怪男人出于本能而反抗了几下,但当看见来人是安德烈王储时,即停住了手,任由安德烈处置。

  安德烈成功夺下一把小型枪支,正欲鸣枪示意其抓到杀手,却不料枪口喷出的只是一小团火焰而已……

  少顷,人们看到所谓的“杀手”被几个护卫押进总督专艇,随行的还有脸色难看的安德烈王储。

  “报告总督阁下,这只是一个枪械状的打火机啊,你不信可以找专家查看,我是被冤枉的!”奇怪男人的模样委屈又可怜,脸上还带有被某人狠下手的伤痕。

  “牧野,据安德烈殿下所说,你有意走近闾丘总督,记者团每个人的位置一直都是事先规定好的,你为何不断走动?在葬礼前,护卫队就搜身过所有入场者,不允许带任何危险物品入内,你为何能带打火机进来?你明明就嫌疑重重,怎么冤枉你了?”

  司徒璐的探问始终惦着分寸,不管怎样,不能得失了王储颜面。

  “这个打火机,是闾丘霂总督生前赠予记者团的,鼓励我们要时刻督促政府竭力办公,舆论之力犹如星火燎原不可小觑,令我深受鼓舞,也很敬佩他的气度,所以我才千方百计把打火机带进来,想以重要旧物送故人一程。”

  司徒璐扶正眼镜框,一边细看打火机,一边暗中透过余光审视眼前的牧野,试图从他的细微表情里窥到些什么,牧野倒是显得光明磊落,满脸无辜。

  “随意走动,是因为我人有三急,想找个地方解决下,并没想要靠近总督阁下……”

  “你这些理由也太牵强了吧?!”安德烈冷冷讽刺道,“制造谣言不打草稿,不是你们这些记者最擅长的吗,你再给我编几个好点的。”

  “总督阁下,我愿以性命和职业道德担保,以上说的都是真的,除非是为了追求新闻的事实真相,否则我从不对人撒谎!”

  “哼,记者有什么职业道德,你们这些小记者整天就跟苍蝇似的对什么事都指指点点,惹人烦厌,你的性命我可不稀罕。”

  “不,我倒是能理解牧野的所作所为,”安德烈几句话都直戳闾丘凛的心,使她忍不住帮曾经的同行说话:

  “安德烈殿下贵为人上,可能比较少接触底下民众,他们之中可不乏对自身职业深有抱负和自尊心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