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星际恋歌 星际盛宠男神可攻略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训练

星际盛宠男神可攻略 燚夫人 2045 2019.04.29 12:00

  神夜魍用筷子夹起大块肉,故意一口吃掉:“不,死的只有可能是你们,我们不会,至少现在不会饿死。”

  “你说什么?!”男人被激怒,猛扑向神夜魍,但其壮硕的身躯,很快就被神夜魍制服在地。

  神夜魍顺手夹起一块肉,正好堵住了男人的嘴巴。

  见神夜魍身手了得,众人神情止不住地羡慕,却又暗自莫名嫉妒。

  “你说得对,我们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上场屁都不顶用,横竖是死,还不如做个饱死鬼!”一中年妇女盛起一大勺饭塞嘴里,边说好吃,边忍不住流出害怕的泪水。

  其他几人见状,也跟着照做。

  转瞬间,食堂内哭声连天。

  守卫的士兵面无表情地往里面看了看,又转向跟旁人闲聊。

  一个脸上长着小雀斑的少女,怔怔地看着大家,搞不清楚状况,只好焦急地比划着手势问是怎么回事。

  真是个恶心至极的游戏,竟连聋哑人都未能幸免!

  闾丘凛强压怒火,同样比划手势尝试解释。

  她曾在地球时学过手语,但不确定在外星球是否通用。

  少女一脸懵懂状,显然不能理解闾丘凛的意思。

  幸好神夜魍及时缓解了尴尬,他倒是挺熟络圣星手语的运用。

  “行了行了,你们都别哭了……”神夜魍用袖子为壮汉抹去眼泪,却假装没看到壮汉的鼻涕直流,“不是还有七天训练期吗?横竖是死,那就最后拼一把呗!”

  弦玥解释:“训练营不提供教官训导,上场武器可在供应列表中选择,或者自制、自带,每人仅可携带一件武器。”

  “嗯,那可能真只有死路一条了。”

  神夜魍的断言,惹得壮汉又开始像个孩子般嚎啕大哭。

  “阿夜,你别这么说……”

  见闾丘凛投来责备的眼神,神夜魍撇了撇嘴,好声好气地哄壮汉。

  忽而,闾丘凛眸子一亮,灵光一闪。

  “大家别慌,我有办法了!”

  ……………………

  这是一幢高达百米的宏伟建筑物。

  房间四角立着光滑无暇的玉石柱子,四面墙壁皆由昂贵白金雕砌而成。

  从各个星球精挑细选来的奇珍异宝,由钻石镶嵌的盘子承托展示,零零散散地漂浮在澄静云池之上。

  绣有金线的纱帘随风飘荡,与窗外破旧的平房相比,放肆地绽放着专属于它们的奢靡。

  提图维只身一人泡在浴池中,闭目养神。

  跪在一旁的侍女玉手如白葱,将强身健体的药浴剂倒在他的肩颈上,来回揉搓按摩。

  一个高个子军官,鼻子夸张地用纱布包扎成一团,急匆匆地闯了进来。

  “姐夫,你把那两小子就地处决不就好了嘛,为何还说要取消掉游戏?”

  提图维始终闭目,脸色波澜不惊。

  “这个星区里,但凡有一个异议的声音,我都必须重视,这是统治者应有的觉悟……然后,把这个小火苗狠狠掐灭掉,当场毁灭给人们看,毫无争议地。”

  “哦,姐夫高见,这样杀鸡儆猴,就没人敢再说什么了。”高个子谄媚坏笑,小心翼翼问道,“那,那真会取消掉游戏吗?”

  “当然要取消,身为统治者怎么可以言而无信。”水蒸气弥漫在提图维面前,隐隐约约地看不清他的神色。

  十年了,玩的都是同一个套路,他也腻了,索性趁这次取消掉——

  然后,建立一个更加疯狂刺激、更加新颖震撼的绝杀竞技体系。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更好地管理统治这个星区。

  他早就深谙,只有彻底占据心底的恐惧,才能让生性懦弱的人们甘愿臣服,卑躬屈膝地尊他为王,奉献所有。

  一阵敲门声响起。

  秘书官进门,恭敬提出请求,话语中透露出一丝不安:“长官阁下,请您来训练营看一下。”

  ……………………

  “嗖——”

  一根箭摇摆不定地射向前方,可惜并没有如愿插进靶里。

  雀斑少女沮丧地低下头。

  闾丘凛拍拍她的肩膀,比划着手加油打气:“没事哒晴玥,继续练,肯定能中靶心。”

  晴玥点点头,重新鼓起勇气练习。

  “小子,你别光顾着鼓励别人,自己也得先练好。”

  神夜魍递给闾丘凛一把激光枪,带她和其他几人来到另一边的练枪靶场。

  先是讲解枪械原理和注意事项,然后手把手贴身教导。

  方才还吊儿郎当拒绝的神夜魍,此时却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教晓大家,倒是像个专业教官该有的认真模样。

  神夜魍负责教枪法,弦玥教射箭,众人挑选自己最能把握的武器项学习训练,在最短时间内提升战斗力,这就是闾丘凛想出的法子。

  “呐,你现在能制造出你的飞行装置吗?”闾丘凛凑近神夜魍耳边低语。

  “只要有相应材料,很快就能做出来,但是现在这会儿怎么弄来材料?”

  “那倒也是……”闾丘凛嘟起嘴喃喃自语,只好用心练枪。

  神夜魍俯视着眼前少年,不知怎么的,视线停留在少年粉嫩如含樱桃的薄唇上。

  少年不觉半张着嘴,先是伸出柔舌舔了舔,又贝齿轻咬一口,浑身散发出一股模糊了性别的魅。

  他不禁喉头一颤,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少年救他上岸的画面。

  皎洁月光下,两人苍白冰冷的唇相互贴合,灼热的气息近在咫尺。

  人生第一次感受到的异样柔软,竟是同为男子的他所给的……

  “阿夜,你没事吧?”见神夜魍双颊异常绯红,闾丘凛伸出手想关心探温。

  神夜魍下意识往后退,却一个不小心滑倒,出于本能反应而拉住闾丘凛的手。

  两人一同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闾丘凛整个人趴在神夜魍厚实温热的胸膛上,回过神来感觉哪里不对劲,急忙站起。

  “我,我去洗把脸。”

  闾丘凛手忙脚乱地扔下枪,快步走远。

  徒留神夜魍怔怔地眨巴着眼睛,僵硬在地上。

  过了少顷,洗手间内。

  闾丘凛泼水洗脸,抬头之际,瞥见镜中有一个人站在身后。

  她急欲惊叫,却被迅速掩住嘴巴。

  “大人别怕,是我。”男人的声音听上去似乎并无恶意。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