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抗战之博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被暗算

抗战之博士 成功执子 2463 2019.03.15 14:53

  张自忠本来就戴着一顶“汉奸”的帽子,要不是何应钦、李宗仁力荐,他没机会再领59军出征。

  行军路上,张自忠很沉默,心里负担极大,脑海里不时浮现与戴笠的一番言语。

  “张将军,你好运气”,戴笠调侃道。

  “戴局长,别打哑谜啊,我有些瘆得慌”,张自忠没来由心底发寒。

  “委员长指示,必须保护好那个徐医生,但不得让他接触任何军事机密”,戴笠叮嘱道。

  “什么意思,不是,他就一医生,懂什么军事”。

  “总之,你小心点就是”

  张自忠肠子都悔青了,这都什么事。

  自己还没摘清楚,又糊里糊涂拉来一个,这不埋一颗炸弹在身边吗。

  徐定远压根没想到,中日双方都对他“退避三舍”,还一门心思,想跟59军搞好关系。

  59军军官们也不知道内情,时不时跟徐定远探讨点战场救护,谁不想减少伤亡。

  看到徐定远与他们有说有笑的,张自忠有苦难言。

  将军的忧郁,别人不知道,贴身的人是门儿清。

  临沂指挥部,一刚毅军人正在开解张自忠。

  “张将军,清者自清,你没必要为这事闹心”。

  张自忠苦恼地说,“参谋长,人言可畏啊”。

  张克侠神秘兮兮地说,“不必如此,上头更恼火”。

  待了解详情,张自忠惊愕道,“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冯公清楚,他都不在乎,你纠结啥呀”。

  张自忠更上心了,这不坑人吗。

  一个医生,横跨中、日、德高层视线,还闹出这么多绯闻,就是神仙也会措手无策。

  姜芙蓉更没想到,这个徐医生,居然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说他通了天,一点不为过。

  晚上,姜芙蓉又接到“地鼠”的指令。

  想尽一切办法接近他,从他身上获取某“机密”。

  这是搞什么,指令为什么这么荒唐。

  王德让最近很苦恼,本以为回到老部队,就算军饷少点,也不至于混不下去。

  谁知又出状况了,老伙计们装作不认识,老上司都另眼相看,暗地里还叫他“中央军”暗探。

  “徐医生,你就去吗,算兄弟我求你了”,王德让都劝了一上午。

  徐定远耳朵都起茧子了,“德爷,我现在是军医,怎么好去干那事,临沂不是有名医吗”。

  “那位老爷子已病入膏肓,人家托我找你,不看僧面看佛面,你老就去一趟”,王德让一直跟着他转悠。

  徐定远好奇地问,“你拿回扣啦”。

  “徐医生,定爷,你就说去不去”,王德让开始耍赖。

  只得随他走一趟,给老爷子把了脉。这是冠心病,民国治不了的,也没这种药。

  瞧王德让一副祈求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徐定远先给病患施针,又施展功力,缓解他的痛苦。

  见徐定远出了一身大汗,王德让殷勤地奉上一杯茶。

  徐定远想都没想,端起茶杯,就灌了下去。

  有些苦涩,一会儿开始头晕。

  不好,茶水里有药,王德让想害我。

  想逼出来,奈何耗掉不少精力,片刻后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脱他的衣服,“咔嚓”声不断,这是拍照吗,搞什么鬼。

  小林秀一呆在徐州几天了,“虎头”效率挺高。

  照片很清晰,标志倒有一个,得回东京辨认。

  妹妹这事真多磨,王族要求证,也是确保万无一失。

  刀疤脸试探着问,“大佐,这不是雅子小姐那位吗,怎么还”。

  小林秀一苦涩道,“亲王殿下有疑虑”。

  刀疤脸继续说,“大佐,属下听到消息,这位还与重庆某小姐有”。

  “是啊,虎头,我也收到过消息,随他吧,这一点跟亲王殿下当年,哎”。

  徐定远十分生气,问题很严重。王德让躺地上快一个小时了,全身麻痒难受,可怜兮兮地无声求饶。

  见惩罚差不多了,徐定远解了他的麻、哑穴。

  “说吧,为什么这么做”。

  “徐医生,我真没想到,她会这么干”。

  徐定远逼问着,“要不还躺会儿”。

  “别,她说是你媳妇儿,还说你负心,就算没在一起,老娘舅的病总该治吧。我看她说得可怜,就信了”。

  “你猪脑子,这种话也信”。

  “信啊,她不是长得漂亮吗,反正有很多美女倒追你,也不差她一个”。

  合肥指挥部,岗村宁次皱着眉,正在看报告,上面骇然标明国军兵力部署。

  中村敏雄不敢就坐,心怀忐忑地候着。

  良久,岗村宁次开口说,“中村君,做得很好”。

  “谢将军,属下做得还不够”,中村敏雄恭敬地回答。

  岗村宁次命令道,“中村君,你去板垣将军那儿报到,这份情报你一起带去”。

  “将军,属下不明白”,中村敏雄小心问道。

  “不要误会,共党、军统活动猖獗,北边更需要你们,影佐将军有密信给你”。

  自打陈秘书来了,李宗仁才有心思考虑战略,白崇禧去视察川军布防,李品仙视察桂军,徐祖贻视察59军。

  陈秘书满头大汗跑进来,“德公,大事不好,我军军事部署已泄密了”。

  李宗仁大惊失色,“什么,你从哪儿得来的消息”。

  “重庆总部传来的,委员长正大发雷霆”。

  “赶紧电令崇禧、品仙、祖贻回来”。

  白、李、徐急忙回徐州,赶到时已是深夜。

  几位将军紧急研究,想重新部署,来不及了,上百万部队按计划,已经就位。

  军队最忌讳的,就是朝令夕改。

  “怎么办,各位”,李宗仁深感无力。

  白崇禧提醒说,“德公,临沂59军只有2个师到位。要是鬼子第五师团直插过来,张自忠够呛”。

  李宗仁思虑良久,狠心道,“给张自忠发电,哪怕只剩一个兵,也必须守住临沂”。

  白崇禧担忧道,“有张自忠在,要守住临沂本不成问题,要是鬼子使用毒气弹,那就麻烦了”。

  陈秘书惊呼,“毒气弹,鬼子不会这么丧尽天良吧”。

  李品仙哀叹,“兄弟,往往担心的,就会发生,鬼子十有八九会这么干”。

  “有什么高招”,李宗仁着急道。

  白崇禧摸摸下巴,“为今之计,只有两条了,一是发电张自忠,早做准备。二是徐州派一支医疗队支援”。

  陈医生很兴奋,又可以跟徐医生见面了,浑然不觉危险。

  陈秘书愁闷地望着闺女,这丫头有事瞒着他。

  “月如,这次前去临沂,很危险”。

  陈医生闪着杏眼,“我知道啊,父亲,不就是防御毒气弹吗”。

  “那你还乐呵呵的,我的傻闺女”。

  “不怕,父亲,有徐医生在,不会有事”。

  “徐医生是谁,成天见你挂在嘴上”。

  张自忠接到电报,在指挥部徘徊了一个小时,也拿不定什么主意。

  张克侠皱了皱眉,党国真是无能。

  情报是这边递过去的,重庆一脚踢到徐州,就不管了。

  徐州又如法炮制踢到临沂,幸好派了一支医疗队,有没有用两说,至少态度上是关心的。

  “参谋长,怎么办”,张自忠只得讨主意。

  张克侠无奈说,“张将军,这个事我们报上去,本来是想重庆给我们解决,谁知重庆…。李宗仁还算义气。毒气弹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这是医学领域”。

  “等会儿,医学领域”,张自忠像捕捉到什么。

  张克侠也惊醒过来,“对啊,找医学专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