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比主角还凶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夜谈

我比主角还凶猛 忆风雅 2123 2019.09.18 23:29

  鬼书生心中的不甘,呈现在了脸上,身为天藏教五大长老之一的江枫,老而看透人心,焉能不知此刻他心中的想法?

  “知道为什么老夫不让你跟着夏黎走,而是让你跟着我走吗?”

  江枫向他说道。

  鬼书生猜而不透,索性故作不知,摇头晃脑。

  江枫低沉着声音,冷笑道:“黄老站在那里,即使教主亲临,也得掂量掂量,在那个时间动手,是最为不明智的,黄老来此是为徐家世子护驾,定不会在这里久留,届时那小子即使依然与丐帮中人混在一起,没了黄老在前,能翻起多大风浪?”

  若是以前的孟轲,江枫避之不及,但现在的孟轲,沉寂了三年之后,境界暴跌,实力退步,已经不值得自己太过重视了。

  鬼书生故作恍然大悟,不过并未显得太过激动,因为他不明白江枫此举为何,“前辈是要帮我从他手中抢回固元丹?”

  江枫即点头又摇头,道:“是、也不是。我之所以喊你来此,还有一点儿,是因为夏黎那小子私心太重,不足以为我所用。而你不同,老夫是想杀了他,而你只是想夺得固元丹,所以在这一条路上,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共同针对的人只有他。”

  鬼书生心思深沉,问道:“江前辈是和他有仇?”

  江枫心中一叹,不过可能有顾忌自己颜面的因素所在,所以在这儿一点儿上并没有说的很透彻,“我们天藏教,为何有带睚眦兽面具的习惯,你可知否?”

  鬼书生身在魔教多年,自是知晓,“睚眦必报!”

  只是他不明白,好端端的,为何会提如此粗浅的问题?

  江枫状似疯魔般笑道:“他夺了你固元丹,还想杀你!这就是等于惹了我们魔教,惹了我们,老夫想杀他,有何问题?即没有问题,你何须多问!”

  说到最后,竟还大袖一挥。

  鬼书生目瞪口呆的看着江枫有些过于激动的言行举止,心中倒是没有害怕,只是有些好奇,有突然想到了什么,不敢置信的试探性问道:

  “他…他叫孟轲?”

  江枫闻声,先是瞪大了双眼看了一眼鬼书生,而后喘吁一口气,极其无奈的点了点头。

  鬼书生膛目结舌,结结巴巴道:“这…这怎么可能…他没死?!”

  其实早在孟轲施展出‘浩然一剑’后,他就觉得似曾相识,因为他自己曾躲在暗处亲眼目睹过孟轲与江枫一战的经过。

  只可惜,那日因为藏身之处狭隘的原因,只是看到了孟轲的一张侧脸,即使如此,那滔天剑意,也让自己深深牢记不敢忘却。

  今日之剑意,似乎比当年弱小了很多,但是他感觉前后两者几乎是如出一辙,要不是因为剑意弱小许多的缘故,他就要当场认定那就是孟轲了!

  此时问了江枫,看到他的答应,自己终是再也按耐不住情绪,脱口‘质疑’了起来,不愿相信。

  因为…孟轲就好比是一座大山,压得同辈年轻人无法抬头。

  无论是萧玄武也好、夏黎也罢,谁都比不了他。

  年轻一辈人中,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大唐江湖年轻一辈的高手就好比是朝阳,有着永不服输的精神与不弱于人的坚定,没了孟轲,这就是一座大争之世,任何一位年轻人都可以站在舞台上,有着大展拳脚的机会。

  可若有了孟轲,江湖这座舞台,可以预测,未来百来十年,都只会是他一个人独领风骚,他将会压得全天下年轻人黯淡无光。

  想到这里,鬼书生双眼散发寒光,动了浓厚杀机,此刻,他无比坚定的想要将孟轲杀死。

  甚至,他感觉自己现在有些伟大。

  仿佛生平第一次因为感觉即将要杀了一个人而伟大。

  他甚至都觉得,自己这是在为江湖年轻武者而杀他。

  因此,他觉得伟大。

  搬走这座大山,从此之后,同辈人中,如是进入通天大道,再无阻碍,再无人可妨碍自己的道心!

  鬼书生从未有一刻如现在这般,想要杀一个人。

  “江大长老,您说怎么办,属下必效犬马之劳!”

  鬼书生的眼神之中,多了些许坚定。

  江枫用着称赞的目光向他肯定得点了点头,心中偷笑道:“教中之人都说他好忽悠,看来所言不虚,长着一副善于勾心斗角的面容,可惜是个半傻子。”

  “我们此刻只需静等片刻…到时黄老走后,先由你上前,将孟轲引至这里,随后老夫亲自解决他!如若黄老不走,那么你就替老夫盯着他们,看看孟轲落脚处是在哪里,然后我们在伺机而动!”

  鬼书生疑惑道:“当真不用去请夏黎帮忙?”

  江枫摇头道:“不必了,他有教中事务在身,恐怕也懒得搭理此间事情,而且他心中知晓,老夫来苏州只是为了看看热闹而已,并没有教主命令让我协助于他,我不想帮他,他又岂能帮我?”

  鬼书生点了点头儿,尚有一事不解,于是问道:“这三年来孟轲究竟遭遇了什么?为何实力下滑得如此之快?”

  江枫冷哼一声,道:“实力下跌,不是重伤便是心境出了问题,前者好说,伤好之后即可回归巅峰,但若是心境受创,可就不止是下滑如此简单了,对于武道的理解与悟性都会受到影响,这才是最为致命的。

  而这孟轲,不仅境界下跌,就连对于剑意的强悍都不复往昔,看来应是两者皆有了。反正老夫是不愿相信,区区一位圣女,能让他重伤逝世?

  那些年来,他得罪不少人,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恐怕也是惊惧某些人找到他。要知道,三年前他能跟老夫打成平手,三年后的今天老夫能够杀了他!这要是传了出去,天下之大,还能有孟轲的容身之地?”

  鬼书生心中释然,不过对于江枫一些话却是嗤之以鼻,如果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错,当年他与孟轲一战的结果,是孟轲惨胜,而他则侥幸逃脱一命。

  江枫又道:“只是让我疑惑的一件事,为什么一向以正道人物自居的年轻剑圣,为何会说出那一番话来?”

  鬼书生无奈一笑,这很重要吗?

  ……

   ps:这几天一直把自己罐得很醉,目前算是恢复过来了,从明天开始,恢复更新,打底两更,不忙多更,谢谢大家支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