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这只妖怪不太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三正

这只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 3121 2019.11.24 12:34

  身高体型对比非常明显!

  但气势恰好相反。

  槐序双手叉腰,高高仰着头。

  在他对面是个身高三米多、腰比水缸还粗的怪物,浑身长毛,兽面獠牙,头顶还长着一对角,这对角都有槐序的腰粗。

  怪物低着头,盯着槐序,没吭声。

  “我跟你说话呢!”

  “喂!”

  “你听得见吗?”

  槐序插在腰上的手顺手挠了挠痒。

  怪物思考了好半天才出声,却只是发出一道长长的无意义的单音节。

  这时,周离跑到了槐序身边。

  “你干什么?”他低声问。

  “回报一下你的早饭。你来得正好,你就站这就行了。”槐序指着周离,继续仰头看向怪物,“就是他,你认识他吗?”

  “认识……”怪物看向周离,反应很慢,说话的声音也很慢。

  “你是不是欺负了他?”槐序说完又看向周离,“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玩……”

  “别为难他了。”周离开口。

  “看起来脑袋确实不好使。”槐序打量着怪物的样子,“你叫什么名字?”

  “三,正。”

  “三证啊,我记着了。你们不喜欢我,我也不想和你多纠缠,以后你别再找周……他麻烦,我也不会来找你麻烦,也不抢你的地盘,我们相安无事,明白吗?”槐序说完,低声在周离耳边说,“我刚忘记你叫什么名字了。”

  “一起,玩。”三正说。

  “走吧。”周离悄悄打量着空旷的林道,还好来得早,人少。

  “等等我再放句狠话!”槐序仰头盯着三正头顶的角,“否则的话……”

  “走了。”

  “噢,好吧。”槐序转身了,“这算是我给你的过夜费啊!”

  “谢谢你。”

  周离转身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现在还很早,教室里人很稀疏,周离拿出语文书来看,槐序就站在他后边,背靠着墙看墙上的名言警句、黑板上的高考誓言和后边已经几个月没更新过的板报。

  待耳边开始有杂乱的读书声后,周离也跟着出了声,《归去来兮辞》、《陈情表》、《小雅·采薇》先走一波,开开嗓。

  如是半读半背巩固记忆,忽然他发现肩旁冒出了一颗脑袋,离他很近。

  周离强忍着保持平静。

  槐序眯着眼睛看向他手中的书:“这篇诗文我以前好像听过。”

  周离左右看了看,小声说:“这是诗经、小雅上的一篇,叫采薇,在历朝历代的传唱度应该都很高,读书人都会学,你以前听过也很正常。”

  “有道理。”槐序思考后点了点头,“你再读一遍,我再听一遍。”

  “好。”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彼尔维何?维常之华……”

  “岂敢定居?一月三捷……”

  槐序盯着前方的黑板,专心听着,有些记忆渐渐被触动了,浮现了出来。

  有苍老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一遍一遍的念着这首诗,速度很慢,声音平稳,抑扬的幅度很小,顿挫倒是挺明显的。口音则和现在的人相去甚远。周离似乎也在刻意放慢腔调,慢慢的两道声音节奏越来越近,有重合的意思了。

  槐序嘴唇轻颤,也跟着念了两句。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不知何时,那道苍老的声音消失了,变成了他自己在念,语调和情绪也变得不一样了。

  等槐序回过神,周离的声音也停止了。

  他问道:“这首诗讲的什么?”

  周离小声答道:“主要讲从军将士的艰辛生活和思归的情怀。”

  “哦。”

  “你想起什么了吗?”

  “想起一点东西。”

  “嗯。”

  周离觉得自己可能有点乌鸦嘴——马上就要响铃了,而他的同桌还没有来。

  有个长得挺好看的男同学走过来,将一个小蛋糕放在周离旁边。那是班上的文娱委员,多才多艺,在众多被李楠智慧感动的男孩子中他的胆子最大,表现得也最明显,仗着近两个月班主任不再管这些情情爱爱,时不时就会送点东西给李楠。

  周离瞄了文娱委员一眼。

  可惜,楠哥并不喜欢他。

  铃声正式响了起来。

  李楠还是没来。

  周离拿着水杯起身去前边接了杯水,走回来时班主任也来到了教室里,而槐序不知何时已不见了身影。

  赵妈妈扫了眼教室,一眼就看见了周离旁边空着的座位。

  但她并没有在意。

  李楠这个同学患有严重的课急症,这个病在学生群中很普遍,但大多表现为总是在上课的时候想上厕所,这是早期症状,李楠同学则表现为刚一上课就想上厕所。

  直到十分钟后,赵妈妈才意识到不对,她走到周离这,问周离李楠来没有。

  周离摇头。

  于是她径直走到了一位女同学身边,询问了下情况,那位女同学叫江寒,是李楠的邻居,据说她们从小学到现在一直是同班同学,关系特别好。

  江寒同学站起身,在赵妈妈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赵妈妈点头表示了解了。

  第一节课开始,赵妈妈在讲台上说了李楠同学昨天晚上因为吃得太多,导致进了医院,今天没来上课的事情,希望大家能引以为戒。

  教室里哄笑声一片。

  江寒同学脸涨得红红的。

  文娱委员很关心李楠同学,抬头说:“可是她昨天晚自习都好好的!”

  赵妈妈对文娱委员点了点头,很欣赏这小伙子的配合:“是的,她昨天下了晚自习回去又吃了一顿!”

  教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周离也笑了。

  高三的生活很压抑,教人活泼不得,只有李楠同学又搞出了什么破事,才可以笑几声。

  然后他转头,看向窗外。

  槐序坐在操场主席台的边沿,只在他眼中留下一个弓着的背影,似乎在想些什么,想得入神,就连三正靠近都没有发现。

  周离没有收回目光。

  接着如他所料,三正从后边一把将槐序推了下去,并果断转身就跑。

  槐序站在地上,短暂的懵逼过后,整个人一下凭空消失了,出现在了三正的正前方。

  周离一下睁大了眼睛。

  随即槐序开始教训三正。

  周离眼睛越睁越大——三正庞大的体型在槐序面前好似纸做的,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三正撂倒在了地上,上去就是一顿狠揍,看得周离心惊胆战。

  挨了揍后的三正陷入了沉思。

  他意识到这是一种全新的玩法,而且对方精于此道,他也必须全力以赴才是!

  上去,又一顿揍!

  果然厉害!

  思索了一会儿应对方式,他一步一步的挪向了槐序,可还没靠近,便又是一顿揍。

  遇到高手了!

  三正再一次陷入沉思。

  到上午最后一节课时,三正被揍得毛发凌乱,看起来脏兮兮的,但怀疑人生的已变成了槐序。为了躲避三正,他不得不来到教室里,坐周离旁边,假装要学知识长文化。

  这堂课是数学课,显然槐序听不懂,很快他就开始打瞌睡了。

  幸好没多久,数学老师就在同学们的挑拨之下开始吹牛了。

  “乱讲!李建成可没有电视剧里那么废……”

  “当时唐高祖李渊的想法是……”

  “而在长安城内,李建成的力量其实……”

  “……”

  有些人表面上是数学老师。

  其实暗地里是历史老师。

  周离往旁边瞄了眼,见槐序听得专心,这时教室里比较安静,不宜说话,他便拿起笔,对槐序示意了下,在卷子上写——

  “这几个人你听说吗?”

  “有点耳熟。”槐序思考着,“但没什么印象。”

  周离把笔放在桌面上。

  下午有物理和化学,这两堂课对槐序来说更是有如天书。他坐在周离旁边,全程懵逼的表情,时不时还转头看一眼教室里其他人,然而他只看见一片专心听讲的表情。

  不久后,他选择了出去面对三正。

  听槐序说他把三正打怕了,周离吃过晚饭后,试探性的来到了操场散步。

  走了半圈,当看到三正一脸玩得尽兴的表情坐在小池塘边休息时,周离彻底松了口气,戴上蓝牙耳机,用运动手表听歌。

  昨夜下了雨后,天气彻底变热,今下午的阳光滚烫,到现在正好凉快了几分,天空也渐渐染上了红。有风吹得池塘边柳枝轻轻摇晃,篮球落地的声音不断传来,两个女生手挽着手在周离前边边走边笑,也有人从周离身边快速跑过,带起一阵热风。

  周离已经好久没在操场上散过步了。

  忽然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周离感觉自己肩膀被拍了一下,一个拿着羽毛球拍的小帅哥出现在他面前,颜值很高,只是有些偏女性化,像是电视上的小鲜肉。

  “哥你出来散步吗!?”

  “嗯,饭后走走。”

  “那要不要去打羽毛球!”

  “不了,我走走就回教室。”

  “好吧,那我走了!”祝双对周离挥了挥手,便又往来的方向小跑而去。

  “那是你弟弟?”槐序手里举着一根柳枝儿问道。

  “嗯。”周离点了点头,“我还有一个问题没有问你。”

  “什么?”

  “你们好像很怕人。我见到好多妖都会有意识的避开人,也很少去人多的地方。”周离思索着,“不过你好像并不怕人,这是为什么?”

  “这个啊……我好像也发现了。”

  “你也不知道?”

  “我去找个小妖请教一下再给你说。”槐序似乎也被勾起了好奇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