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这只妖怪不太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红染

这只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 2688 2019.12.17 21:56

  “你果然认识我!”槐序惊道。

  “怎么了?”红染一偏头。

  “我就是在这里等你的!”槐序说,“等一个认识我的人!”

  “你刚醒啊。”

  “醒了一年了。”

  “挺慢的。”

  “我有好多话要问你。”

  “你要失望了,我也只是认识你,算不上熟,不过你倒是有些东西在我那。”红染说道,“等我把止杀带回去,就让人给你送过来吧,或许能对你有所帮助。”

  “那我东西为什么会在你那?”

  “别人给我的。”

  “谁?”

  “明公。”

  “明公,是谁?”

  “你们关系亲密,他年纪大,大概这么高,比较瘦……但你想不起来我给你描述也没用,我又不知道他在哪,也不能带你去见他,你还是慢慢来吧。”

  “有照片吗?”

  “没有。”

  “他为什么要给你?”

  “或许是因为我……”红染拿起手杖,在手中轻巧的转了一圈,“暂代殿下职务吧?”

  “啥?”

  槐序呆住了。

  片刻后,他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

  旁边周离也懵住了。

  红染便笑了笑,放下手杖:“暂代,暂代而已,不要惊慌,等殿下醒了,还得还回去的。也不算个好差事。”

  这时那只血妖一步步的走了回来,他身上滴烫着黑色的血液,猩红双眼明灭不定,直勾勾的盯着红染手中一米来长的手杖。

  “嗬!”

  他张开嘴,利齿如锯。

  红染握紧了手杖顶部:“你醒了正好,最近有些事要你们去做,我会助你恢复力量。”

  “殿下……”声音嘶哑。

  “殿下暂未苏醒,你听我的。”

  “好!”

  “往南,那个方向,下山。”红染用手杖指了个方向,“有你的同族在等你,他们会给你治伤,然后你就跟他们走吧,路上不要惹事。”

  血妖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周离默默看着红染。

  这个时候的红染,和他小时候认识的,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但红染一转身,就又变了回来——

  温柔,特别的温柔。

  只见她微微笑着:“说来好笑,我来的时候还在想,会不会又遇上你呢?不过你去城里了,我觉得不可能遇上,毕竟雁城几百万人呢。结果呢,还真是奇妙。”

  周离嗯了一声,又瞄了眼血妖离去的方向:“你帮他恢复了记忆吗?”

  “是这支权杖的能力。”

  “那能不能……”

  “不能。”

  “这样啊。”

  “刚一见面都不叙旧的,就帮你的朋友问东问西,让姐姐很失落啊。”红染笑道。

  “你还是那么漂亮。”

  “真乖。”

  “……”

  周离并非和红染无话可说,他是心有亏欠,一时找不到话来说。

  是因为窘迫。

  红染又轻轻笑着,说:“走吧,我们三个这副模样,大半夜在荒郊野岭的,遇上人得把人家吓坏。”

  槐序瞄着她的打扮:“只有你才吓人。”

  “你们也吓人。”

  “我们怎么吓人了?”

  “太好看了,也会吓着人的。”

  “唔……”

  槐序被对方辩手驳倒,好开心呀。

  周离则说:“这身衣服很好看。”

  “明华堂的新款呢!”

  说着红染还转过身来看他,倒退走了几步,又转回去,如是刚好转了一圈,衣袂飘飞:“可惜夏天穿着别人会觉得你烧得慌,袄裙就是这样,也不好洗。”

  周离听不懂,只说:“看起来确实很热。”

  “我不热。”

  红染很快走了另一个方向:“那边有个镇子,我方才路过的时候,看见有一家豆花店生意好好,现在应该还没关门吧?”

  说着她顿了下:“不过姐姐可没揣钱,这个衣服不好揣东西。”

  “带个丫鬟?”

  “我正在考虑这个。”红染说,“不过以前殿下生性跳脱,走哪都不带人的,我要是带个丫鬟多不好。纠结呢。”

  “我带着有钱。”

  “好。”红染的步子加快了,“算是你当初爽约给姐姐的赔礼了。”

  “嗯。”

  周离也默默加快步子跟上她。

  忽然槐序在后边扯了扯他的衣角,悄声问:“你是怎么认识这么厉害的大人物的?”

  周离抿了抿嘴:“回去给你说。”

  小镇好大,比周离见过的所有镇都大,简直像是个小县城。

  虽然灯光明亮,但穿着精美汉服、漂亮得不似人的红染还是回头率太高,若是在某个漆黑的路边,她是真的会把人吓到的。

  她说的是一家富顺豆花,两个门面,在这个镇上居然拥有很高的上座率。

  三人的到来引得吃客纷纷扭头。

  长木桌,宽板凳,泛着油光,看起来算不上干净,红染没有在意这些,依然缓缓坐下,坐得很端庄。

  她要了菜单仔细看着,配上这身装扮,像是在品读才子新作。

  一份豆花,三个蘸水。

  一碟虎皮尖椒,一碟烂肉豇豆,还有一份干炸小黄鱼。

  对老板笑了笑,红染又看向周离,见周离和槐序并排坐在她对面,她又不免说了句:“你真是长大了呢。”

  “是啊。”

  “我记得……”红染想了想,“你也差不多该上大学了吧?”

  “刚高考完。”

  “志愿填了吗?”

  “填了。”

  “填的哪啊?”

  “彩云,彩云大学。”

  “噢……”

  红染立马笑道:“那我在彩云等你!”

  周离点头:“嗯。”

  他本身觉得春明那么大一座城市,妖又不愿意呆在城里和人相处,他遇上红染的概率是非常低的,低得可以说不存在,但哪里想得到,这还没去春明呢……

  槐序坐在一旁,眼珠子乱转,他敏锐的察觉到了好多东西。

  豆花上来了,红染当先拿起勺子,给周离和槐序一人盛了半碗,再盛自己的。

  周离以前没吃过,于是他先喝了口茶,然后学着红染的样子,将混白的豆花和蘸料混合在一起,搅拌了下舀了一勺进嘴。

  口感很嫩。

  当然是咸的。

  富顺隶属制贡市,是千年盐都,富顺豆花在益州开得到处都是。

  蘸料辣度适中,有卤香,味道很棒。

  吃完后,走到门口,红染摸了摸周离的头发,问道:“你后来过得还好吧?”

  “好,我爸爸再婚了,阿姨很温柔,对我很好,弟弟也很好。”

  “对的。”槐序作证。

  “那就好。”红染说着走下台阶,“十多年没见了,挺想和你多聊会儿的,但是姐姐最近好多事情,乱七八糟的,其他人都不愿意做,就丢给我,好烦的。姐姐今晚上就得回去,等你到春明,我再带你玩。”

  “好。”

  “我的电话,你记一下。”

  “哦。”

  周离摸出手机,记了红染的电话,然后又在红染的指导下加了她的微信,说有问题可以直接在微信上问她。

  “我走了。”

  “好。”

  随即红染便在大街上凭空消失了,奇怪的是周围那么多人,还有三拨跳广场舞的,竟都像完全没察觉异样一般。

  有些人刚才还在盯着她看呢。

  一人一妖站在街边吹着风,周离将书包抱在胸前,转头左右看着。

  槐序眼睛睁得很大:“那我们现在咋办?”

  “睡觉。”

  “也好,找个干店!”

  “干店?”

  “省钱嘛。”

  “旅馆吗?”周离大致领略到了槐序的意思,“这个镇这么大,不缺住宿,我们找家好的吧。”

  “也行,那就花我的钱。”

  “好。”

  周离往灯光更亮的方向走去。

  槐序紧跟在他后边,问东问西:“你说为什么她就有手机?有电话还有微信?我都没有。”

  “她买的吧。”

  “我都没买,我也有钱。”

  “大概因为她有户口,而你连每个月的显形时间都要精打细算。”

  “……我也不想的。”

  真是个令人伤心的话题。

  两人很快开了个标间,忽然,周离手机响了,他拿起来看,槐序也凑了过来。

  红染已经通过了他的好友请求。

  槐序连忙说:“你快帮我问问她,我刚才忘记问了,我以前是不是大魔王!为什么我身上的星星比阴阳庙那个恶神还多?”

  周离很是无奈。

  槐序推着他:“你快问,快问。”

  周离便问了。

  过了一会儿红染才回答,周离转头对槐序说:“她说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叫你不要多想。”

  槐序呼的松了口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