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这只妖怪不太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自动天线

这只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 3653 2019.12.31 18:02

  晚上有些凉。

  寝室大门和阳台门都没关,于是灌满走廊的风涌入寝室,又从阳台涌出,中间一个纹身大汉肆意伸展着自己能去参加健美比赛的身材。

  周离躺在床上,被子裹得只露出一个头,默默的看着下方。

  有点辣眼睛。

  所幸陈扬很快就换上了军装,他开始在镜子前做出严肃的表情。

  常小祥和刘正明也在换军装。

  “周离你不换来试试吗?”

  “我试过了,合身。”

  “我穿着好不好看?”

  “还行。”

  “评价有点低啊。”

  “很高了。”周离觉得这人真自恋。

  “你……”

  陈扬转而看向常小祥:“我穿着这军装好不好看?有没有那么点味道。”

  “你足够壮,你能把军装撑起来。”常小祥认真的点评。

  “我就喜欢你这种人!”陈扬露出灿烂的笑容,“明天军训会不会很热啊?得带一瓶水吧,紫外线那么强得涂防晒霜吧?”

  “你还涂防晒霜?”

  “我不怕黑,主要怕晒伤。”

  “也是。”

  “我听说要买卫生巾,你们要不要,要的话我现在去超市买?”陈扬看了一圈众人,“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关寝室,超市应该没关吧?”

  “我要。”常小祥。

  “会不会有点奇怪?”刘正明弱弱的说。

  “我都可以。”

  “行,四票通过。”

  陈扬烧包得很,拿了二十块钱,也不换衣服,就这么穿着军装就出去了。

  常小祥爱蹦跶,也跟了上去。

  寝室里就只剩下了刘正明和周离,两个都是很闷的,一时格外安静。

  叮咚。

  李呆毛:通宵,去不去?

  周离一脸愕然。

  片刻后,他打字提醒道:明天就要军训了。

  李呆毛:我知道啊,咋啦?

  李呆毛:对了,我买了卫生巾,那种便宜的,超级厚的,特软特舒服,你要不要,要的话明天早上你来食堂我给你。

  李呆毛:我给你说,那个黄布胶鞋可不比运动鞋,没这个真不行!

  周离:陈扬去买了。

  李呆毛:哦。

  李呆毛:通宵,去不去?

  周离:不去。

  李呆毛:那我去了。

  周离试图劝说,但楠哥表示她只上半晚,睡半晚,她在工地搬砖的时候都这么干过。并且主要是她今天白天下棋已经快下到王者了,作为一只青铜狗,她现在心情很迫切。

  周离便不再说了。

  没多久,陈扬和常小祥跑了回来。

  捂着兜。

  带着难以描述的笑声……

  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快看!”

  “嘿嘿嘿嘿~~”

  “打开看看!”

  他们抱着学术研究的态度,却又不时嘿嘿嘿,连一直表现内向的刘正明也凑了过去。而因为周离已经躺上床了,他们便把拆研地点选在了周离床边,并很贴心的展示给周离看。

  “哦~~这样的哦!”

  “这个怎么贴!”

  “哦~哟西!”

  “索得是呢!”

  “周离你看!”常小祥见周离参与度不强,以为他没看清,主动给他展示。

  “哦。”

  周离看了,是超薄型的。

  于是他说道:“你买便宜点的,那种厚一点的,更舒服一些。”

  顿时,寝室安静了。

  周离沉默了下:“我听一个朋友说的。”

  末了,不忘补充一句:“真的。”

  “哦!”

  “哦!”

  “哦!”

  “……”复读机吗?

  周离觉得人与人之间失去了信任。

  当夜没了团子大人,虽然依旧有着打呼噜和磨牙的交响曲,他还是睡得要比昨晚好些,可不知怎么他居然有点想那只团子。

  这好像是种病来着?

  次日一早。

  周离起得很早,洗漱完后,他便换上了军装,还在镜子前照了照。

  满分!

  玩了会儿手机,发现楠哥昨晚半夜更新了一条说说,是一张晋升截图,配文——

  手速不够,智慧来凑。

  她把她在召唤师峡谷的失意归咎于手速。

  周离抿了抿嘴,觉得有趣。

  等其他室友全部起床收拾完毕,四人一同出门,只见整个楼道都是迷彩的海洋,食堂更是已被军训大军占领,几乎看不见穿常服的。

  打饭的时候,他们都得跟紧点,不然一转身就分不出谁是谁了。

  本来也才刚认识几天。

  饭后,在就近的景行广场集合,以班级为建制、男女分开站好,由代理班长点名,聆听院领导和学生会主席的讲话,鼓舞士气,随即班主任将他们带到了足球场。

  这时候已经九点半了。

  很多身穿军装的教官在这里等着。

  常小祥在周离身后说:“教官的衣服和我们的不一样,周离你发现没有?”

  周离点头。

  确实,教官的不会撕破裆。

  等他们参差不齐的站拢一堆后,有个长得高壮的教官走了过来,对他们敬了一个礼。

  军训是男女分开的,除此之外,原则来说同一个系会在同一个方阵,但因为人数问题,可能会存在一个方阵由两三个系的边角料拼接而成的情况。

  所以先是分方阵。

  生科院还比较方便,男生直接分成了两个方阵,大致是一二班和三四班各一个。

  分完方阵,又开始调整队列。

  周离等人在教官指挥下不断变换位置,因为周离长得高,被教官叫到了最后一排,随即身高和他差不多的陈扬也被叫了过来,和他挨着。

  常小祥在他们前边,刘正明在第一排。

  乱糟糟的方阵逐渐变得整齐。

  这个过程大概花了半个小时。

  “总算能看了!”

  教官呼出口气,这才对他们说:“我就是你们的教官了,以后见到叫我连长知道了吗?”

  “知道了。”众人吼着回答。

  “没听见!”教官说。

  “知道了!”声音不见得变大了。

  “好。”教官满意的点了点头,“按照番号,咱们是五营四连,记住了吗?”

  “记住了!”

  “很好!军训这两个星期还是比较辛苦的,需要忍耐,有意见现在可以提,有人要提?”

  “没有吗?”教官环视了一圈众人,心里暗自点头,“我先把话说前头,如果你因为身体原因实在不能军训的可以拿医院的证明去找学校,中途身体不舒服可以给我打报告,不要强撑!但没有人可以平白无故拒绝军训,不要辛辛苦苦考进来却因为军训毕不了业,听见了吗?”

  “听见了!”

  “大声点!”

  “听见了!”

  “没人提意见的话,我就开始了,之后要是再有意见都给我憋着。我给过你们机会的。”

  “好,全体立正!”

  周离跟随着教官的指令立正,目光不由自主的往远处树上瞥。

  槐序正在对他打招呼,咧着嘴笑。

  教官很嫌弃他们的立正动作:“第一排坐着,第二排蹲下,第三排把腰弯下,仔细看好,我给你们讲讲立正、稍息的动作!下午要是再做不好,就给我跑圈去!”

  周离很认真的看着。

  槐序也盯着教官。

  教动作,重复演练,纠正,大概又花了一个小时。

  一早上就这么过去了。

  中午解散时,教练随便抓了一个倒霉蛋,让他把自己的被子带过来。

  经过一早上的折腾,新兵蛋子们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了,蜂拥到食堂,打的尽是硬菜。

  吃完后,回寝室睡个午觉,又继续去足球场集合。

  下午太阳很大,让人不想走出荫凉,大家都必须穿迷彩短袖,导致胳膊被晒得发烫,相比起早晨的紧张或兴奋,现在大家多了些抵触。

  周离走到树荫下坐着,四周也坐了很多妹子,有些在偷偷看他。

  他并不在意。

  很快,下午的内容开始了——

  教叠被子;

  教军姿;

  站军姿;

  像是把人放在太阳底下烤,而且是以一个很痛苦的姿势。

  太难受了。

  陈扬咬住了牙。

  周离则感觉还能忍受,他甚至有多余的心思去看旁边的女生方阵——大家都穿着迷彩,远远望去能把人眼睛看花,可楠哥还是很显眼。哪怕她站着不动。

  只可惜戴了帽子。

  这时一道吼声在前方炸响:“到处乱看什么!那个!想去女生方阵吗?”

  周离连忙收回了目光。

  方阵中有哄笑。

  教练直盯着他:“别以为你帅我就不敢收拾你!信不信让你去女生方阵前边做俯卧撑?做到你做不了趴在地上为止!”

  周离发现自己竟一点都气不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周离。”

  “回答问题、说事情要喊报告!”

  “报告,我叫周离!”

  “好,很好,周离,看见了吗,其他连都去树荫底下了,你想去吗?”

  “……”

  “说话!”

  “想去!”

  “喊报告!”

  “报告,想去!”

  “大声点。”

  “报告,想去。”

  “你是个娘们儿吗?这声音这么细?”教官扣了扣耳朵,“好,因为你的表现,我决定让咱们连在太阳底下多晒半个小时,大家不要怪我啊,要怪就怪他。”

  “……”

  周离听见槐序在他身后说:“你好像被他拿来立威了呢,要不要我帮你揍他一顿?或者当着女教官的面把他裤子扒了?把他裤裆划破怎么样?”

  “你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

  “哈哈逗你玩呢!”

  “……”

  这个下午异常难熬。

  他们的教官似乎格外的狠,就连解散都比其他连晚几分钟。

  周离好累。

  解散后,难得楠哥还在等他,她同样一眼就发现了周离,挥着手走过来:“你去哪吃?”

  “食堂。”

  “吃啥食堂啊,没有梦想!”

  “那……”

  “走!我俩又去吃酸菜猪脚,这次我尝尝猪蹄长什么样!你请!”

  “可是……”

  “不想请?”

  “好。”

  “走走走……”

  楠哥走在前头,她把帽子摘了下来,在手上胡乱舞动,边走边说:“我发现你皮肤好白,站在那么多新兵里边,一眼就看到了!”

  周离只嗯,瞥着她头顶。

  楠哥也不在意,继续道:“你们教官说了没,明天要选班长,根据表现来。”

  “说了。”

  “我想去选。”这个班长是军训的班长,“不然到时候其他人选了班长,对我指手画脚的,我怕我会忍不住揍她一顿。”

  “没人会那样吧。”

  “也是,那我不选了。”

  “你这人……”

  “我咋啦?诶你往哪看呢?”

  “你头顶,呆毛,被压下去了。”周离指着她头顶以一个不正常姿势歪倒的天线提醒道。

  “哦。”

  楠哥很随意的拨了拨头发,于是那簇呆毛又神奇的立了起来。

  周离看得一愣一愣的。

  ……

  楠哥猜对了,酸菜猪脚里的猪脚就是猪肘,主要是肉,切成片的,猪蹄就只是蹄,带着骨头一坨一坨的,分量不多,肉就更少了。

  吃完后楠哥说以后再也不点猪蹄了。

  和楠哥分开后,槐序也说:“那猪蹄确实没有猪脚好,我啃得小心翼翼的,跟做贼似的!”

  周离转头。

  他立马说:“我这次换了一家的!”

  周离:……

  槐序又问道:“军训好玩吗?”

  “不好玩。”

  “那我替你去吧!我觉得好玩!”

  “你可不要穿帮了。”

  “不会的。”

  “明天要选班长,你别表现太好了,不要给我选上班长了。”周离说。

  “要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