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这只妖怪不太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这道题我不会做

这只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 2671 2019.12.20 23:58

  “为什么去楠哥家你也要跟着?”

  “我就想跟着!”槐序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我不偷吃!”

  “那你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难受吗?”

  “一个人呆着更难受,我一个人我就会胡思乱想,偏偏还想不起来。”槐序叹气,“看来打仗果然是一件极不美好的事情。”

  “谁喜欢打仗啊。”

  “等下你记得给我分享楠哥家做的饭怎么样,我站在旁边看你们吃。”

  “太虐了吧?”

  “我好奇心重。”

  “我总不可能一边吃一边给你说吧?”

  “为什么不可以?”

  槐序刚问完,忽然转头看向一边,眉头皱起:“那不是你那个学生家那只小妖吗?”

  周离转头看去,摇头说:“不是的。”

  那是只狮子猫。

  这是只小黑猫。

  槐序打了个呵欠:“不要被这些表面上的东西迷惑了,这分明就是那只,和那天你从你学生家出来时身上带的味道一模一样!我可是专门干这个的,不会搞错。”

  “是嘛?”

  周离停下了脚步。

  他看着那只小黑猫蹲在路边的消防桩上,左右打量来往路人,乖巧灵性。

  许久,它选定了目标——

  那是一个穿着藕色阔腿和短款背心,挎着暗红皮包、妆容精致的年轻女性,带着墨镜。小黑猫径直朝她跑过去,就地一躺,在她脚边打了个滚。

  女子低头,拉下墨镜。

  漂亮的脸上满是惊喜的表情。

  槐序在周离旁边说:“你再傻站下去赶不上饭点了,你要喜欢那东西,我去给你逮回来?你也不用担心它会跑,跑一次我逮回来一次!”

  周离收回目光,迈步向前。

  这座城市又要多个伤心的人了。

  走到楠哥家,并未错过饭点,周离看见几个同学也是刚到。

  那几个同学一起的,和他打了招呼。

  槐序在他身边说:“还是姜姨想得周到,你看大家都提了礼物,要不是姜姨提醒,就你一个人空手来多尴尬啊。”

  周离没吭声。

  他确实没想带礼物来的,光是挑礼物就够让他头疼的了,发个QQ红包它不香吗?

  但是早晨姜姨说还是带点东西过去好一点,就拿塑料袋装了两样给他。

  周离稀里糊涂就接了。

  现在一看,人家都是漂亮的礼盒,多半是些精致摆件、玩偶之类的。

  他提了一瓶酒一条烟。

  班上康雪儿走到他面前:“周离你找得到吗?咱们一起呗!”

  周离点头,跟上他们。

  楠哥家这套房子已经置办了几十年了,据说她家还有别的房产,但是一直住的这套。这是一个总共只有五层的老院子,也就像一个加高的四合院一样。

  四栋围出一个院子,每栋一层四户。

  楠哥家住三栋,一楼。

  说来好玩,一楼四户都被她们一大家子包圆了,她们家亲密,哪怕每家都有其他房产,也都只是留给年轻人,老一辈的基本上这辈子就在这里了。

  周离看见院子中已摆了几张圆桌了,有几个周离不认识的年轻人坐着聊天。

  楠哥倒是不在。

  康雪儿以前来过,她有些拘束的走到楠哥家门前,凑上去往里看,刚巧楠哥走出来,周离分明看见了她正在砸吧着的嘴,呆毛轻轻晃动。

  “你们到啦!怎么不发条消息,我来接你们!”

  “怕你忙不过来,也找得到,就自己过来了。”康雪儿说完递出自己的礼盒,“生日快乐,希望楠哥永永远远都这么开心。”

  “诶!说到我心里了!”

  “楠哥生日快乐,这是十八还是十九啊?”又一人递上礼物。

  “十九。”

  几人纷纷走上前,挨着献礼。

  周离排到最后,塑料口袋对比其他华丽的礼盒,显得朴实而又有诚意,他老实道:“我本来想给你发个QQ红包的,就没准备礼物,这是姜姨叫我拿的。”

  楠哥砸了下嘴:“其实我也不想收礼物的,觉得好烦,跟个娘们儿一样!”

  说完,她低头看了看:“有包烟呢。”

  “对,我爸的,偶尔会有人送他,他也不抽,就堆家里。”

  “我爸抽,这个酒又叫什么?”楠哥看着那堆英文字母犯起了难,在这方面只有选择题才是她的强项。

  “我也不认识。”

  “这个怎么喝?”

  “用嘴喝吧。”

  “我到时候百度一下,过两天开。”

  “嗯。”

  “去坐去坐,去玩吧,我把江寒叫过来给你们玩。”楠哥摆着手,“还有些班上的也到了,有吴元良张浩他们,现在在我大伯的屋子里打牌,你们想打牌也可以去,不打牌就去坐吧,马上就吃饭了。”

  “好。”

  众人便进旁边屋子看了看,打了个招呼,周离也跟着他们一起。随后有两人留下打牌,其余人则去外边找了张桌子坐下聊天。

  很快,江寒从她自己家出来了,帮楠哥接客,她就住楠哥楼上。

  毕竟同班同学,毕业这么久还是有很多话聊的,就连平常很少和他们交流的周离,他们也会问问周离最近在干些什么,报了哪个学校之类的。

  渐渐到了中午,开始上菜了。

  像是吴元良、江寒和康雪儿这种,见忙不过来,都自发去帮忙。

  一共坐了五桌,楠哥请的同学、朋友占两桌,其余两桌好像是她的亲戚,还有一桌好像是从楼上和旁边楼里走出来的,似乎是邻居。

  这种邻里关系让周离觉得新奇。

  而这种坐在老旧小区院子里搭棚吃宴席的感觉也让他觉得挺舒服。

  坐得挺挤,人声混成一团,桌下有猫钻来钻去,蹭着腿痒。

  桌上很快摆满,菜式不输酒店。

  楠哥坐在了周离这桌,背后就是另一桌年轻人,她一扭身就能照顾到。

  “开动吧,尝尝我爸的手艺!我妈说让我去包个酒店,多请点人,我和我爸都没同意的,就是想在你们面前露两手!”楠哥招呼着,“夹不到就站起来夹,或者打游击,不要讲礼。”

  众人应了一声,开动了。

  在将大部分夹得到的菜都尝了一遍后,周离听旁边的张浩说:“楠哥爸爸手艺真的好!”

  周离点了点头,将筷子上夹的肘子送进嘴里:“是啊,这肘子耙软入味,入口即化,这上面淋的酱料居然是酸辣口的,带着一点点甜,显得口感很细腻柔和。”

  “你说得……好详细!”

  “对,这个烧白也做得好,有一点点辣味,但吃不到辣椒,蒸得到位,肥而不腻……”

  “嗯是是……”

  张浩满头问号,却不敢问。

  楠哥爸爸是个讲究人,吃得差不多后便提着酒杯去旁边邻居那桌敬酒,感谢他们赏光,他和每个人都要聊一会儿。从他们的话中能听出,他们是很多年的邻居了,感情深厚,并且在前些年一起对抗拆迁的过程中积攒了深厚友谊。

  对于楠哥的同学、朋友们,他也毫不轻视,只是不强求年轻人们喝什么。

  反正他是整的白酒。

  年轻人喝白的黄的、果汁豆奶都行。

  反倒有些平常也没什么酒量的同学自己觉得不好意思,自发的倒掉饮料换了酒。

  比如吴元良同学。

  周离发现楠哥爸爸竟然认识这桌的所有同学,他本来以为自己是个特例,却没想到楠哥爸爸走到他面前咧嘴一笑:“你是叫周离吧?你和李楠一个学校、一个系,李楠性格粗心,到了学校里你可要多照顾照顾她,她脾气不好,还爱打架,要是惹到你,你不要和她一般计较。”

  周离只得点头:“嗯。”

  边上的吴元良整个人仿佛被雷电击中。

  待得楠哥爸爸走后,他面色恢复,不动声色的问:“周离你也报的彩大啊?”

  “嗯。”

  “也是生科系?”

  “对。”

  “好巧啊……”

  这时楠哥抬起头说:“我和他分数一模一样,我懒得纠结,就和他报一样的了,嘿嘿,等到了大学咱俩还可以继续坐同桌!”

  “你们一个班?还是大类?”

  “大类,今年彩大刚开始大类招生。”

  “哦,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