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这只妖怪不太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李师姐

这只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 3377 2019.12.28 16:07

  “周离,你在里边干什么?”

  “门怎么锁了?”

  “周离,你把门开开!”

  “团子大人也要进去!”

  “让团子大人进去康康!”

  “把门开开!”

  “你怎么不说话呀?你是不是背着我在里边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不会死掉了吧?怎么我好像听到了水流的声音?哪来的水?”

  吱呀一声。

  卫生间的门开了。

  周离面无表情的从里边走出。

  团子仰头盯着周离,声音放轻了些,她问道:“你在里边做什么?”

  “上厕所。”

  “上厕所为什么要锁着门?难道你怕自己被一只可爱的小猫咪偷看吗?”

  一边说她一边迈着小碎步往门口走,嘴里还嘀咕着:“让团子大人看看你到底做了什么……”

  忽然,她发现自己走不动了,四只爪子在湿润的瓷砖地面上打滑。

  团子扭过头,看着那只抓着自己尾巴的手,目光上移,盯着周离,圆溜溜的双眼一凝:“你果然在里边干了不能让团子大人发现的事情!”

  周离:……

  他放弃了。

  于是团子滴溜溜跑到门口,探长脖子,好奇的往里边看。

  还吸了吸气。

  周离则开始洗漱。

  这是他来到学校的第二天,早晨十分凉爽,天边有烟雾似的红云,正在迅速淡化,略泛红色的阳光预兆着今天又会是个好天气。

  周离看向槐序:“昨晚睡得好吗?”

  “你呢?”

  “不太好。”

  “我还行吧。”槐序说。

  “你冷吗?”

  “不冷。”

  “噢……”

  周离觉得槐序多半也睡得不好,这里的床没有家里的舒服,何况槐序没有盖被子——他从家里寄过来的被子昨天下午就到春明了但是没有派送,今早才放到菜鸟驿站。

  顿了顿,周离又问:“这两天我的室友肯定来了,你又睡哪?”

  “你不用管,我总能找到地方的。”槐序说,“我就算在树上睡都不会冷。”

  “我给你找个旅店吧?”

  “浪费钱。”

  “那我给你找个家居店。”

  “这个行!”

  “嗯。”

  周离又清点起自己和槐序的资产。

  槐序的五千块几乎没怎么用,也就上次住酒店花了几百块,平常他只用来买吃的,偏偏他更喜欢去吃不花钱的自助。

  周离的资产就有些紧张了。

  他的钱比槐序多得多。

  可他要买电脑,要租房,还想考个驾照来着,用钱的地方太多了。

  槐序就坐在他背后,似是看出了他的想法,说道:“放心吧,春明这么多妖,肯定会有妖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和人产生接触的,到时候咱们生意就来了!”

  周离点头。

  团子带着疑惑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她看着周离,陷入了沉思。

  周离随口说道:“早上想吃什么?”

  “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团子大人想吃血燕窝。”

  “我去食堂看看。”

  周离穿上鞋子走向了食堂,十几分钟后,一人两妖在宿舍吃了起来。

  周离和槐序吃包子煎饺,喝豆浆。

  团子舔稀饭。

  周离看她也舔得挺欢快的。

  忽的,槐序停下了动作,对周离说道:“李呆毛来了,还带着其他人。”

  “嗯?”

  周离也听见了说话声。

  楠哥的声音他很熟,一下就辨认出来了:“因为是太阳能的,所以阴天想要用热水就要用一卡通去单层楼打,要洗澡可以去大澡堂……”

  还有个腼腆的男生声音:“谢谢师姐。”

  “到了,里边有人,我先敲门。”

  “咚咚。”

  “周离,开门。”

  “对,里边那个你室友,也是我昨天带过来的,叫周离,长得很帅。”

  “周离!”

  周离打开了门。

  门外四个人。

  举手欲敲的楠哥;

  一个挺高、有些腼腆的男生;

  一个看起来比较成熟又不像是妈妈的女子,应该是男生的姐姐;

  体育部部长;

  楠哥笑容灿烂的看着周离:“吃早饭了没?”

  “在吃。”

  “我给你带了个新室友来,他叫……你叫什么来着?”

  “我叫常小祥。”

  “我叫周离。”

  “你好你好。”

  “你好。”

  “不要堵在门口,快进来吧。”楠哥说着越过周离,开始打量起周离的寝室,说道,“常师弟你运气还蛮好的,昨天小周一到,就把寝室收拾得干干净净。”

  “嗯,谢谢周哥。”

  “叫周离就行。”

  “好。”

  周离坐下继续吃包子。

  楠哥去参观了下男生宿舍的卫生间,出来后她看见周离隔壁床位的桌上也摆着早餐,于是脑补了周离先在那桌吃,吃了一半又跑这桌吃的脑残行为。

  楠哥咧嘴笑,心情倍儿好。

  走到周离旁边,她把周离的古书拿起来看,发现看不懂,又放了回去。

  周离早已习惯了她的多动症。

  最后楠哥拍了拍手:“我走了,小常你要好好和小周相处知道吗,他这个人有点自闭,你平常出去玩记得叫上他,多和他说说话。他要是对你爱答不理的,你也别在意,继续说就是,其实他不是不爱搭理你,他这人就这样,憋不出多少话的。”

  常小祥点头:“好的师姐,师姐慢走。”

  楠哥拍了下周离肩膀,就走了。

  常小祥的姐姐在上铺帮他铺床,他站在下边递东西,向周离搭话:“你是昨天到的吗?”

  “昨天下午,快晚上到的。”

  “也是李师姐带过来的?”

  “对。”

  “怎么好像李师姐和你很熟呢?”

  “我们都在群里。”

  “哦哦,难怪,我没加群!”常小祥有些懊恼,“你们是不是都在群里早就认识了呀?”

  “加群的也不多。”周离说。

  “那就好……”

  “吃早饭了吗?”周离问。

  “吃了吃了。”

  “好。”

  周离继续吃着早饭。

  槐序则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避着常小祥,看着自己没吃完的早饭,他有些忧伤。

  幸好,铺好床姐弟俩就出去采购了。

  槐序连忙把东西吃完。

  周离去菜鸟驿站把快递拿了回来,他也需要买些盆桶晾衣架之类的东西,但是楠哥说等下午有空了他们一起去买,他也就待在宿舍。

  姐弟俩又回来了一次。

  又走了。

  常小祥再回来时,已经只剩他一人了。

  周离随口问:“姐姐送走了?”

  “嗯!”

  常小祥端着板凳坐了下来,双手还扣着凳面,他望着玩手机的周离,努力找着话来说:“那个李师姐长得真漂亮,我以为我们院都是那种不太好看的……”

  “还行吧。”

  “不知道李师姐单不单身,我现实中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妹子!”

  “单身。”

  “单身我也没机会,你有,你长得帅,诶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

  “我也单身,好想谈恋爱。”

  “这样啊。”

  “嗯……你还养了只猫啊?”

  “对。”

  “enmmm……”

  常小祥觉得自己有点难。

  片刻后,他也转过身玩手机,但他谨记着李师姐的话,依然抽风式的和周离闲聊着,基本是想起一点什么就说一句,努力的想搞好室友关系。

  周离也都会回答,只是话不多。

  彩大宿舍是按院系来分的,除开特殊情况,同系学生都住在一起。

  一早上,楠哥来了好几趟。

  每次都要来闹闹周离。

  午饭前,周离又多了个室友。

  这个室友也是楠哥带来的,个子挺小,矮矮瘦瘦的,看起来比常小祥还腼腆,和室友们第一次接触除了笑了笑当做打了招呼,就不好意思再说话了。

  他叫刘正明。

  常小祥和他聊天,他便鼓起勇气努力显得开朗,却绝不主动找话题。

  听他们聊天,周离重新认识了一遍楠哥——

  李师姐熟知校园周边环境,对春明几个区的美食了如指掌;喜欢运动,曾邀请他们加入系篮球队和自行车协会;在学生会地位高,没有戴名牌更显高大上,部长都跟着她干苦力;

  ……

  中午时,楠哥将周离叫了出去。

  学生会那边是要给迎新志愿者包餐的,到饭点了会发放用餐券,十五块钱每人的标准,对于彩大的食堂价格来说不少了,但也只能在食堂用。

  楠哥弄了四张券,也不知道她怎么弄到的,说要带着周离去体验下食堂。

  还叫上了包子。

  于是三人来到知味堂。

  刚进门,楠哥便呆住了:“好大!”

  周离没吭声。

  不过他和楠哥都是小城市来的,见过最大的食堂也就是雁中食堂了,现在确实有些懵。面对众多窗口颇有种不知道该往哪走的感觉。

  楠哥想了想说:“我们先看一圈。”

  两人附议。

  转了一圈后,又去了二楼,如是花了大约二十分钟,终于吃上了饭。

  第一次吃,周离觉得味道很好。

  比高中食堂好吃一万倍。

  但楠哥有梦想,挑剔,她一个人用了两张券,最后没能吃完。

  饭后,三人开始采购。

  商业街把新生入学要买的东西都摆到了最显眼的地方,甚至直接摆到了人行道上,这个时候大家走的是薄利多销的路子,价格都很便宜。

  有些还打包卖。

  “我买这个蓝色的,周离你买这个粉红色的吧?”楠哥给周离提建议。

  “我也要蓝色。”

  “啧啧!你要多少衣架子?”

  “买两把吧。”

  “差不多。刚才组织部长给我发消息,说想请我晚上吃饭。”

  “吃什么?”

  “我没问。”楠哥扯了扯嘴角,表示对那位连做她小弟都不太够格的组织部长的轻蔑。

  “这样啊。”

  “我好想吃傣味,说有些菜特别辣。”楠哥不是很能吃辣,但是很爱吃,总是被辣得鼻涕眼泪横流还沉醉其中,当然装作自己并未被辣倒也是必要的操作。

  “哦。”

  “我知道有一家,有点远,等下午五点我们打个车过去……”

  “我有约了。”

  “啥??”

  “我有个姐姐在春明,小时候认识的,她让我今晚过去和她吃饭,昨晚就说好了。”

  “难受……”

  “你和包子去吃吧。”

  “我点个老奶洋芋的外卖算了!”楠哥长呼了一口气,还不是只有原谅他,“我听昨天想泡你那个王丹说这玩意儿特好吃,有家店特好,就是远。”

  “也行。”

  其实王丹师姐刚才也找了他聊天来着,东说西说,想让他自己开口请她吃饭。

  周离当然听不懂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