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这只妖怪不太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周离的第一单业务

这只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 2563 2019.12.07 12:00

  “好痛快啊!”

  槐序坐在周离的床上,眼睛紧眯着,他抱着肚子身体往后仰去,似乎想直接倒下。

  他以前都是靠偷吃过日子的,遇到周离后算是有了个投食官,但投食量也很不稳定,像今天这样毫无顾虑的敞开了吃对他而言也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

  “今天姜姨做了好多菜,原本是想招待你同桌的吧?”

  “他们觉得我和楠哥在谈恋爱。”

  “就因为你弟弟的臆想吗?”

  “大概是吧。”

  “你同桌挺不错的,好看又好玩,你也可以追来试试。要是成功了多好。失败了也没啥,我看那个小伙子也没挨打嘛。”

  “不敢不敢。”

  周离连忙摆着手,说完他移开了话题:“我又找了个兼职,等下就过去看看,如果可以的话下午就能做半天。”

  “又找了个?”

  “那个家教每周只有四个小时,我暂时又没找到其他家教,闲着也是闲着。”

  “真勤快!”

  一点钟的时候,周离和槐序出门了。

  姜姨一直送他们到门口,还硬塞了一袋风干牛肉给槐序:“暑假多来阿姨家玩啊,想吃什么给周离说就是了,阿姨都给你做。”

  “谢谢姜姨。”

  走出门,槐序对周离得意的道:“姜姨还蛮喜欢我的。”

  周离笑了下说:“我从来没带过同学到家里来,而且你模样好看,我们家的人都是颜控。”

  半小时后。

  周离手上拿着一个鹿角头饰,为难的看向一个年轻女子:“必须要戴上这个吗?”

  “你也可以选猫耳朵兔耳朵。”

  “……好的。”

  “我会来看你的,偷懒不要做得太过,工资日结,今下午算半天。”

  “好。”

  周离戴上鹿角,拿起传单,走到阴凉处开始发起来。

  槐序很是欢乐的跟在他身后:“你别说你戴上这东西还蛮好看的,像是一只小妖……诶你看边上还有姑娘在偷拍你!”

  周离没吭声,看见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女子过来,他连忙躬身递出一张传单。

  槐序看见边上有张椅子,便过去坐了下来,目光随着周离而移动。

  一个小时后,周离擦了擦汗,走到他身边坐下休息。

  “好热……”

  “你的工作就只是发这个吗?”槐序瞄了眼周离手上的传单,是什么暑期幼儿培训班,上面的图画全是大人带着小孩玩儿。

  “嗯。”

  “多少钱一天啊?”

  “100。”

  “半天就50?”

  “对。”

  “上一次通宵多少钱啊?”

  “10块左右吧。”

  “那岂不是站在这发半天这些纸就能连着上五个通宵?”槐序瞪大眼睛,“要什么条件?干脆我也来做这个活算了!”

  “要求长得有亲和力,小孩大人看了都喜欢。”周离看了眼槐序,“你肯定符合。”

  “算了我也就说说,显形一天,我现在的状态得攒大半个月。”槐序叹了口气,“你们这个时代的人可真的幸福,好像永远饿不了肚子。”

  “你又想起了一些东西吗?”

  “都是些零碎的,在我印象中好像满天下的人都在饿肚子。”

  “古代是这样的。”

  “不过在我记忆里,有些时代还是挺好的,虽然人们也吃不饱,但还挺那个……”

  “哪个?”

  “骄傲。”

  周离抿住了嘴没吭声。

  汉朝带来了汉人这个名字,这两个字为这群土地上的人们赋予了灵魂和骄傲,这种骄傲大概在盛唐走到了巅峰,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槐序多半指的是汉唐时期。

  他活了多久,这是个迷啊!

  ……

  大概四点多的时候,椅子被两个老太太占了,于是槐序不得不挪到了花坛边上。

  忽然,他似有感应,猛一扭头盯着一个方向。

  此时周离正在应付一对年轻夫妇,年轻夫妇使劲问培训班的事情,周离看出他们是想找个比较靠谱的孩子寄存柜,然后两口子出去旅游什么的,奈何他对这培训班也不甚了解。

  他好难啊!

  嘭的一声,槐序凭空出现在他身边,很是兴奋的看着他。

  “周离,我觉得咱们遇上了一单大生意!”

  “具体的您可以打电话咨询。”周离对年轻夫妇颔首,把他们送走后,才看向槐序。

  “什么大生意?”

  “你看对面,那个坐在车里抽烟的男的,他身上是不是带着妖怪的气息?”

  “我怎么知道……”

  “就是!不会错的!”槐序笃定,然后开始了分析,“通常来说妖不会和人接触太多的,所以我判断这个人肯定是遇到了麻烦。”

  “你这判断得,那我岂不是……”

  “好吧好吧,也不一定,反正你过去问一下呗!”槐序说着,“看他坐的那个车,比旁边的车都要大一圈,肯定有钱!如果是,咱们就发财了,如果不是,那咱们就要他交保护费,不交的话咱们就以捍卫妖人协定的名义把那只和他私通的妖怪抓来打一顿!”

  “万一他不是普通人呢?”

  “那不正好!”

  “可你……”

  “放心,妖和人和平了很多年了,而且打得过我的人……嘿嘿!”

  “这样啊。”

  周离抱着传单走到马路对面,一辆C级车停在路边车位上,一个中年男人坐在车上,看他的眉头微微蹙着,不知是因工作发愁还是什么。

  槐序见他迟疑,连忙道:“别愣着了,总要有第一次的,以后咱们才好挣大钱!”

  “我在想我该怎么说。”

  “随便怎么说,高人都是很随意的,不需要迁就凡人的意思。”

  “嗯。”

  于是周离走了上去,敲了下车窗,说道:“先生最近有遇上奇怪的事吗?”

  那人转头看着他,懵了好久,才问出一句:“你是谁?”

  然后他就见这个手上抱着传单、头上戴着鹿角发饰的小年轻很诚恳的说:“实不相瞒,我擅长为别人处理一些特殊的事,我看先生身上有些不对,多半是和一些奇怪的东西有过接触。”

  男人呆住了,随即手捏成拳,他居然没有丝毫怀疑——

  “兄弟快上车说话!”

  “我……”周离看了下手上的传单,最终还是上了车,坐到后边,“看来先生确实有麻烦。”

  “是的,我这几天很恼火。”

  中年男人开始向周离讲述他的遭遇。

  据他说怪事是从半个月前开始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家里的东西总是莫名其妙被打翻,客厅明明空无一人,把杯子放茶几正中央也会摔下来。

  通过监控能看见杯子诡异的移动。

  找了好多高人,都没有用。

  他们还尝试着换了一个房子住,但也只消停了两天而已,这些天他们都不敢回家了。

  周离仿佛在听一个鬼故事。

  中年男人说完便期待的看着周离:“我们是惹到了什么东西吗?还是有对手在整我?这个东西要怎么解决呢?好解决吗?要多少钱?”

  槐序在周离旁边说:“听起来就很弱,多半是个小妖,给他说简单,再要一大笔钱!”

  “您贵姓?”周离不慌不忙。

  “免贵姓刘,刘成。”刘成说,“我是搞装修公司的,最近在竞争一个大项目。”

  “哦~~”

  “现在天师如凤毛麟角。”槐序提示道。

  “别担心,刘先生,不管是什么原因,我刚才说了,我很擅长处理这些事情。”周离并未直接否定刘成的臆想。

  “真的吗?”

  “真的,尤其擅长!”

  “您要多少钱,说个数!”

  “给他要个千儿八百的!”槐序说。

  “刘先生自己决定吧,我们的主要目的是阻止妖邪在世间作乱,我们不提前收费的,等我把事情处理好了刘先生再付钱也不迟!”周离说话慢吞吞的,他业务还不熟。

  “……太感谢您了!”

  “他要敢不给,我弄死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