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这只妖怪不太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那不是我自己吗?

这只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 3274 2019.12.31 22:01

  晚上。

  依旧是对流风。

  陈扬今天穿了条裤子,但还是光着膀子,在寝室里抽烟。

  因为风大,周离闻不到烟味。

  但他还是觉得这样不好。

  通过这几天的接触,他对陈扬的性格也有了一定了解,他猜测陈扬应该是高中习惯了,而大学寝室里也没有人提醒他,他觉得只要自己肯出面提醒的话,成功率会很高。

  他犹豫着。

  是现在说还是等熟悉点再开口?

  还是现在说吧……

  忽然,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想法:“周离,我想好了,明天咱们在食堂卫生间对换,等我走了你过十几分钟再戴着口罩出来!”

  周离看向下边站着的槐序。

  对于明天要去军训一事,槐序表现得十分兴奋,溢于言表。

  “你们部队那么多人,明天肯定会有人找我讲话吧?教官也肯定会问我话,他多半会……不行我得提前演练一下,穿帮了你要怪我!”

  “咳咳,我叫周离。”

  “报告,我叫周离!”

  “报告,我叫周离!”音量加大版。

  “周离,今中午咱们不去食堂吃饭去南都吃个干锅怎么样?”

  “好。”

  “咱们去打篮球吧!”

  “我不会,我只会羽毛球。”

  “你推我干什么?”仰着头看向欺负他的人,“我只是长得好看,又没有惹你。”

  “……”

  周离面无表情的看他表演,好浮夸。

  事实上他昨天就已经和挨着的几个人互报了名字,除了楠哥不会有人叫他去吃干锅,寝室这几个人也没那个情调,军训那么累谁还有精力去打篮球啊,还有,你仰头那个角度,欺负你的人体型是和三正差不多吗?

  想着想着,周离又觉得槐序有点可怜。

  次日一早,按照计划,周离吃完早饭让室友们先走,自己走向了卫生间。

  他随便找了个隔间进去。

  槐序出现在了外边。

  “我先走了。”

  “注意一点。”

  “放心,我是专业的!”

  “好。”

  槐序得意的哼着歌走出卫生间,脚步轻快,走到镜子前还停了下,对着镜子拾掇了下。周离的外貌条件还是很让他满意的。

  走到外边,他立马放缓了脚步,整个人变得不慌不忙的,也不再哼歌了。

  时不时左看看右看看。

  但面对女生投来的目光,他又当做没看见一样。

  简直就是周离。

  另一边,周离过了十来分钟才出卫生间,并且戴上了口罩。

  这会儿寝室恐怕整栋楼都没人,他不方便回去,也不方便穿着军装到处转悠,便径直从校门口出去扫了辆共享电动车,骑到了天瑞康园。

  红染给他住的房子就在这,是一个公寓小区,住户很杂。

  不久,他收到了红染的消息。

  红染问他军训好不好玩,当得知今天槐序替他去军训后,她便叫周离去她那玩。

  周离正愁没事做,便应下了。

  红染:我叫人来接你。

  周离:好。

  约莫三分钟后,红染又发来消息——

  上楼顶。

  周离有些懵,出门上了楼。

  只见一只宛如巨大瓢虫的妖怪站在楼顶,它体型比轿车还要大,身体中间是空的,一双水盆大的眼睛正滴溜溜的看着他。

  “周离大人?”

  “我是。”

  “请进来吧,在我身体里不会有人看见您。”

  “哦,好。”

  周离走进了它身体里,他发现这里边竟然有柔软的沙发,还有抱枕和小黄人公仔。

  沙发上还搁着一个充电宝。

  “坐稳,出发了。”

  “嗯好。”

  耳边传来嗡嗡声,意外的很轻微,接着他感觉楼顶在变远,很是平稳。

  妖怪开始加速。

  飞过城市。

  抵近滇池。

  海鸥在下边成群结队的盘旋,从大坝上游客手中衔取食物,早晨的滇池非常平静,居高临下只看得见平整的绿色海面。

  远处的城市、海埂大坝。

  后方的学校。

  很大的风。

  周离摸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随后在妖怪的提醒下坐下,飞越滇池到达西山背后。

  在林深处有座宅子,很古典。

  妖怪降落,对周离说:“已经到了,下边有人接您,请下去吧。”

  周离脚步有些磕碰。

  踩在地上,他感觉地面异常松软,低头一看,地上堆积了厚厚的树叶,本来到了白天春明已经渐渐变热了起来,可这里却异常凉爽。

  也很安静。

  城市仿佛一下子就被隔绝在外了。

  有一个人站在下边,是红染的司机,他对周离做了个请的手势,没有说话。

  周离跟着他走进了宅子里。

  渐渐听见了说话声——

  “已经抓到了。”

  “还挺快呢。”

  “因为止杀苏醒了,虽然他的力量还未完全恢复,但他确实厉害。”这是个陌生声音,“幸好您让他参加了追捕,不然没这么快,会多闹出什么乱子也说不定。”

  “我的客人到了。”

  “那……”

  “该处死的话,就交给止杀吧,正好他们都刚苏醒,需要多补充些营养。”

  “那我先告退了。”

  “慢走。”

  周离等在房门外边。

  有一个瘦长得跟斜光打下的影子一样的人走了出来,与他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周离这才进去。

  宅子外貌古典,内部装潢倒是很现代,甚至有扫地机器人,这无疑大大增强了舒适性。而红染便坐在一个柔软的沙发上,她穿了身宽松的布袍,懒散的打着呵欠。

  沙发很软,她像是要陷进去似的。

  “弟弟,姐姐好烦啊……”

  “很多事情么?”

  “特别多,弄得姐姐头都大了。”红染放下二郎腿站了起来,招呼着他说,“走,别在这,这个地方都是谈事用的,看着就心烦!”

  周离跟着她。

  往里走,还有个院子。

  种满了竹子,流水潺潺,有轻微的风在吹,竹叶不想动也动了。

  沙沙响。

  周离不由说道:“你这环境真好。”

  “瞎弄的。”

  “好安静。”

  “姐姐不爱吵闹。”

  “嗯。”

  他们进了一个小客厅,装潢远不及外边那个大气,甚至有些乱,但多了一点温馨。红染坐下后将茶几上的果盘推到他面前。

  “尝尝,好东西。”

  “什么?”周离觉得这果子奇怪。

  “我叫人满天下找的,你们人类再怎么有权有势也吃不到,看你喜不喜欢,尝个鲜吧。”

  “哦。”

  周离拿起一个咬了口。

  清爽,水多。

  红染关切的看向他:“好吃吗?”

  “好吃。”

  “我特爱吃这个。”

  “有点酸。”

  “以前这种果子在我们那个世界很多的,但后来就变得很少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红染说着也拿起一个啃了口,“我算是以权谋私,不然的话我也吃不着。”

  “环境的原因吗?”

  “可能是我们来到了这里,受到了一定的影响。”红染笑了笑,“不说那些,前些天我特意去帮你查了查槐序的过往。”

  “查到了吗?”

  “查到了。”红染说,“和他关系好的妖就没有几个,还都死了,姐姐可是费了大力气的,要不是看我最近都快累死了,怕是有人要说闲话。”

  “辛苦你了红姐姐。”周离对症下药。

  “再叫声!”

  “红姐姐。”

  “光叫不算,今晚留下来陪我聊天,我这房间有的是,你随便挑。”

  “好。”

  周离出卖了人格。

  随即红染又翘起了二郎腿,边吃水果边说:“槐序生在公元前一点点,父亲是个小偷,死因可能和一名天师有关,反正之后幼年的槐序落在了那名天师手上。”

  “那名天师发现槐序天赋极高,心性纯净,于是将其进献给了君王。”

  “当时的人类君王一方面想要压制我们,一方面又觉得传统天师高傲自大、不服王权,于是他着手组建了一系列特殊部队,从幼童开始培养,以令其效忠。”

  “最后留下了三支部队。”

  “镇妖、镇魔和平定。”

  “前两支都是乌合之众,只有平定算是精锐,成员都是精于厮杀又忠于君王的人。”

  “槐序位列其中。”

  “而且平定军从甲到癸有十个小队,每个小队从几人到十几人不等,他甲字头第四位,再考虑到他从小接受死士一般的训练,谋略不足,光论战斗力的话恐怕是数一数二的。”

  “之后呢?”周离问。

  “之后啊,他主要在清疆一带活跃,奉君王之令,既清缴妖怪,也对付同类。”

  “再后来他不知怎么,认识了明公,后来开窍了,跟随了明公一阵,后面的我没查到,不过也没什么重要的了。反正他变成了妖,然后与我见过几次。”

  “明公是谁?”

  “大人物,整个时代最强大的人。”

  “你上次说他也变成了妖。”

  “对,现在是最强大的妖。”

  “这样啊。”

  周离陷入了思索。

  在红染这吃过午饭,他边吃冰淇淋边玩手机,起初红染还和他聊天,但不知不觉她便靠在沙发扶手上睡着了,怀里还抱着抱枕。

  炽热的阳光穿过竹林再被瓦顶吸收,实在带来不了多少热量。

  外边忽然有一些骚动。

  红染睁开眼,转头对周离说:“你养的那只妖太可气了,我好不容易睡着一次……”

  “槐序来了?”

  “嗯,被拦住了,真烦。”

  红染起身出去,把槐序带了进来。

  槐序一眼就看见了周离抱着的冰淇淋,他呆了呆,想起自己受的苦……

  “你在吃啥?”

  “你怎么来了?”周离问。

  “我现在在卫生间。”槐序说。

  “没带纸吗?”

  “不是。”

  “那是?”

  “我有事对你说。”

  “闯祸了吗?”

  “算了算了,没什么!”槐序见周离这不温不火的样子就不想说了,“我走了。”

  “啊?”

  “我走了走了。”

  槐序转身走出几步,又回过身来,将周离手中的冰淇淋拿走了。

  看着他消失,周离笑了笑——这老妖怪是不是忘记自己现在正在上厕所?他不由脑补出了槐序捧着冰淇淋从厕所中走出的画面。

  很快,他的笑容凝固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金色茉莉花

金色茉莉花

扑街茉莉——   ①、架空世界。   ②、大家新年快乐,请给我发红包

2019-12-31 22: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