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这只妖怪不太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我就迷个路至于吗

这只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 2717 2019.12.10 20:53

  “周离,我觉得她怕是看上你了。”

  “别乱说。”

  “真的。你长得好看,人都喜欢长得好看的。”槐序坐在檐下听厨房里传出来的动静,时不时挑逗一下郑芷蓝的狗,“你看人家刚一见面,就杀鸡给你吃,还指名点姓挑最大的那只。”

  “人家听得见。”

  “对哦!”

  槐序不吭声了,转而专心欺负狗。

  郑芷蓝身边的妖已向鸡舍走去。

  这只妖虽是直立人形,模样却和人相去甚远——他的嘴咧到了耳后,皮肤猩红,脸上如同戴了个狰狞的面具,木然没有表情。且他的手指尤其细长,长有尖爪。

  兴许在他那身宽松的衣袍下,是一具怪物的躯体。

  鸡舍内的鸡被吓得乱飞,唯有那只最强壮的大鸡公昂首挺胸,眼中充满了不屈战意,在被他抓着的时候都还不断扭头啄他,誓死捍卫鸡王尊严。

  割喉,放血,烫水,拔毛。

  开肠破肚取鸡杂,架火再烧一遍。

  一气呵成。

  槐序不禁咽了口口水。

  周离则不好意思吃独食,他跑到那只妖身边帮着他添了点乱,完事之后又走到厨房边,他看见郑芷蓝在里边切菜,居然还切得很熟稔。

  “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哪有让客人帮忙的道理。”

  “我怕你不太方便。”

  “习惯成自然。你去坐坐吧,我这里没什么玩的,不过看看雨还是不错的。”郑芷蓝说,“我和清和也配合了好多年了,都是这么过来的。”

  “那好。”

  周离便站在厨房边,看郑芷蓝。

  厨房所有东西的摆放位置她都记得,因为记得,她的动作甚至比常人更熟稔,周离很快意识到了自己进去也只能继续添乱,便又默默退去。

  雨越下越大了,砸在山村里劈啪作响。

  周离坐在檐下都有雨溅到他脚上,而在水雾中他们来时的路早已看不见了,整片山都被云雾笼罩,光线也渐渐暗了下来。

  这顿饭做得比较久。

  直到天空已经变成了灰黑色,夜晚世界被雨浇糊,郑芷蓝和清和才端着饭菜出来。

  “吃饭了。”

  山村黑漆漆的,有一盏灯亮着。

  只有两锅菜。

  一锅烧鸡,鸡肉加上鸡血和鸡杂,以少许土豆打底,青椒增色,整整有一大锅,以前周离一家四口出去吃柴火鸡,也没有这么大的分量。

  一锅酸萝卜老鸭汤,在夏天喝最好不过,也刚好中和柴火鸡的火气。

  配两碗蘸水。

  郑芷蓝看着周离的方向,手中拿着碗盘问道:“盛饭吗?”

  “我自己来。”周离连忙起身。

  “没事。”

  “那谢谢了。”

  饭则是传统沥米饭,木甑子蒸的,软硬适中而粒粒分明,周离很喜欢这种口感。

  郑芷蓝给每人都盛了一碗饭:“平常做饭都只有我们两个吃,也不怎么讲究,不知道合不合你们的口味。”

  周离挤出一抹笑:“你太客气了。”

  这时槐序已经夹了一块滚烫的鸡腿肉进嘴里,烫得他惊呼连连,但舍不得吐掉。

  囫囵咽下后,他直道:“好香!”

  郑芷蓝微笑了下。

  她夹菜费劲,吃得也斯文,周离不时悄悄瞄一眼她,他挺想知道她的视力到底怎么样,但是他又不好意思直接问。

  郑芷蓝似乎对此毫无察觉。

  静默的吃了片刻,还是郑芷蓝率先打破沉寂,她瞄了眼槐序说:“我很少见到你这样,长得和人一模一样的妖呢。”

  槐序有点忙,抽空回答:“窝精通变发伪装之术唔……”

  周离则停了下筷子:“忘了介绍了,他叫槐序。”

  “槐序?好巧,他叫清和。”

  “哪你翘了?”槐序问。

  “槐序,清和,我遇见他的时候正好是四月,那时候他懵懵懂懂完全记不得自己是谁,我听人说四月也叫清和,所以……”

  陡然间,槐序怔住了。

  他的筷子上还夹着一块土豆,嘴里包得满满的,整个人仿佛定格住了。

  “怎么了?”周离问道。

  “没、没有什么。”槐序反应了过来,继续做着之前的事,“这话我听着有点耳熟。”

  “你才醒么?”郑芷蓝问道。

  “是的,他才刚苏醒一年多。”周离代槐序解释道。

  “嗯嗯!”槐序连连点头。

  “难怪。”

  周离发现郑芷蓝的手艺是真的好,她住得这么偏远,按理来说香料调味品应该不好买,但这桌菜可真称得上一绝了。

  吃完一碗饭后,他又添了一碗。

  槐序已经干第三碗了。

  这时外边传来一连串的狗叫,清和出去看了看,回来说:“羊少了一只。”

  郑芷蓝点了点头,朝外喊了声——

  “馒头!”

  一只边牧蹿了进来。

  郑芷蓝对它说:“去找,一起去。”

  边牧便又蹿了出去。

  犬吠声逐渐远去。

  槐序艰难的把嘴中的肉咽下,皱着眉提醒道:“我们来的路上看见一只大妖,很可怕,我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戾气,会不会是他干的?”

  “不会,他是我们这的守护神。”

  “守护神?”槐序满头问号,“那妖满身星光,眼睛都是红的,别说羊啊狗的了,很明显就连同类他都杀了不少,这样的也能当守护神?”

  “也许你没有说错,但他确实守护我们很多年了。”郑芷蓝平静的道,“我们这有个庙,不叫阴阳庙,叫恶神庙,供的就是他。只是后来时代变了,大家都不信这些了,我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还有不少老人每年都会去庙里祭拜,可后来老人们接连去世,我爷爷也死了后,村子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信他了。”

  “他守护你们什么?”

  “古时候妖怪多,人也可怕,他保证不会有邪恶妖怪或人进入村子。我们则供奉着他,每年奉上只够他吃一顿的祭品。”

  “他怕是把这里当成了他的地盘了吧?”槐序猜测道,“要是我的地盘,我也不能容忍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进来。”

  “不止这么简单。”郑芷蓝摇头。

  “怎么?”

  “以前祠堂还在的时候,我和清和去查过一些资料,再通过我和他的接触,我猜他曾经也被人们冠以过邪恶之词。很多年前村子的先人发现他的时候,他身负重伤已是奄奄一息,多半是被妖或人给打的。村民们纠结了很久,选择了救治他。可能是当时就立下了协定,也可能是后来随着时间慢慢衍化,我们和他才形成了这种关系。”

  “嘿,这妖倒还知恩图报!”

  “嗯,他脾气不好,很凶,很暴躁,但是他一直守护着这里,直到所有人都离开这里,或者再也没有一个人信奉他。”

  “这个村子现在就只有你了。”周离插了一句。

  “对,山体滑坡嘛,摧毁了半个村子,政府就把人都迁出去了。”

  “你呢?”

  “我没有出去,反正我也孤身一人。一个半瞎子,在哪都差不多。”郑芷蓝笑了笑,给自己盛了碗汤,等边上清和提醒她汤满了她就收手。

  “你没有家人吗?”

  “死了。”

  “不好意思。”

  “也不是死完了,还有几个叔伯的,他们想让我和他们一起出去的,但是我没有同意。”

  “是因为他们怕你吗?”

  “有点,但我还是很感谢他们忍着害怕来劝我,劝了好几次呢。”郑芷蓝等汤凉,明显她也已经好久没和人说过话了,尤其是周离这个同类,她本身是个话很少的人的,现在却忍不住,“我只是想着如果我也走了,那他怎么办?”

  “这样啊。”

  周离知道她指的不是清和。

  槐序抱着碗不断吹汤,闻言他斜着一瞥,目光透过碗沿投向了郑芷蓝,冒出一句:“你怎么知道他想呆在这里呢?也许他只是困于承诺,而其实他也想离开这里去寻自由呢?”

  郑芷蓝摇头:“我不知道,他不说话,我不知道他的想法。”

  槐序便不吭声了。

  头顶的灯闪了两下。

  郑芷蓝看了外边一眼,轻声道:“前年大雨冲倒了电线杆,负责电力的人跑了很远来修,今年可不要又出事情。”

  外边的狗回来了,夹杂着羊叫。

  郑芷蓝松了口气,问两人:“明天杀只羊,你们爱吃羊肉吗?”

  “爱!”

  槐序回答得毫不犹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