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这只妖怪不太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蝉鸣

这只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 3573 2019.11.25 12:00

  晚上十一点。

  有鸽子自窗前飞过,翅膀扑打的声音很沉重。

  周离将卷子放在左边的书堆上,耐心写着今天的日记,忽然窗外传来一道声音——

  “你怎么不关窗啊?”

  “嘶!”

  周离被吓了一跳。

  槐序两只手趴在窗框上,撑起身体,二十五楼的高度在他这里毫无排面,他一眨不眨的看着周离:“你是不是在写周记?”

  “日记。”

  “哦,到了高中就改写日记了吗?”

  “嗯。”

  “真辛苦。”

  “你这么突然,把我吓惨了。”

  “对不起,我以为你胆子很大。”于是槐序分出一只手,敲了敲窗。

  “快进来吧!”周离忽然看见槐序手臂上有一处伤口,便问道,“你手怎么了?”

  “被小妖给咬了。”槐序进了屋子。

  “怎么被咬了?”

  “我向他请教问题,他不乐意回答我,就咬了我一口,还好我皮子厚。他还说我欺负他,说要去找谁谁谁告状来着。”听起来槐序并不怎么在乎,“我哪有。”

  “问不到就算了吧。”周离说。

  “问到了的。”槐序说,“据说是从前妖和人立下了协定,妖不得出现在普通人面前,不能和普通人接触,不能干扰普通人的生活,更不能做坏事……有挺大一堆规矩。”

  “这么严苛?如果违反了呢?”

  “这是妖王亲自下的命令,一般来说没有妖会违反,他们都是一根筋。”

  “那你呢?”

  “我啊,我以前不知道嘛,忘了。”槐序思索片刻,“看来我以后也要注意点了。而且我还发现一点,一天到晚什么都不做的话,我就什么都想不起来,有事情做就不一样了,你看我今天才和你在一起一天,很多记忆都松动了。”

  “妖里边还有妖王吗?”

  “有的,据说是一条鱼,已经有几百年没出现过了。”

  “一条鱼?”

  “嗯,他们叫他鱼王。不过这是你们人给他取的称呼,我们也只是使用人的语言。或许他只是个德高望重的大妖,而古代人给他安了一个符合人的想法的称呼,如果你觉得不习惯的话也可以叫他妖皇、妖帝,或者妖总统妖主席妖总书……”

  “阿嘁!”

  “你生病了?”

  “花的味道有点浓。”周离把风信子往窗的方向挪了一点。

  “都要凋了,焉赳赳的。”槐序看着花,眉头微蹙,“我好像听说有一种妖怪,能够让花一直开。”

  “都算凋得晚的了。”

  “哦。”

  “那人呢?人里边有没有,就是专门与妖接触、打交道,看得见妖的、像是电视里的道士一样的人?”周离一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语言。

  “你说的是专门降妖除魔的那种呗?”

  “大概吧,但我没有那个意思……”

  “我也没有那个意思,反正就是像你一样能看得见妖,天赋异禀的人呗?有的,普通人和妖对他们也有很多叫法,最常见的是法师和天师,还有仙长。”槐序说着笑了下,“我就知道你对这个肯定会感兴趣的,专门帮你问了下。”

  “谢谢你了。”

  “你以后应该就能做这个。”

  “这个也是要学习的吧?”周离问。

  “是吧,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学,那只小妖也不知道,你想做吗?”

  “我有点想学。”

  “你应该学的,你看得见妖怪,就要学会与妖打交道。”槐序对周离说,“或许哪一天会有一些麻烦找上你,但你应付不了的话,会吃亏。”

  “嗯。”周离觉得有道理。

  “你以后想做什么呢?”槐序又问。

  “我喜欢动物。”

  “然后?”

  “我想当个动物学家,或者动物园饲养员、管理员,或者去大草原上拍摄动物,当个摄影师。”周离对这个也想了很久了,这关系到填志愿。

  “你不考大学吗?”

  “考啊!”

  “你考了大学,去喂动物?”槐序对此有些难以理解,根据他的见闻,考了大学都是要当宇航员和科学家的,还有老师和医生。

  “差不多。”

  这时外边传来一些声响,两人不约而同闭上了嘴。

  周离听见拖鞋打在地板上的声音,应该是弟弟祝双,随即是开冰箱的声音,不知怎么被姜姨发现了。姜姨最近很信养生,便告诫祝双晚上不能吃东西,会导致一系列身体疾病。

  祝双不以为意,说如果晚上不能吃东西,冰箱里为什么会有灯?

  姜姨依然在念叨。

  祝双没有反驳,只是跑到周离门口问:“哥你吃不吃香菇干?”

  “不吃。”

  “哦。”

  外边渐渐安静下来。

  槐序咽了口口水,继续看向周离:“不过如果你想练其他的,比如身手,我倒是可以教你。还有,以后我们可以在圈子里打听打听,哪里有很厉害的人,只要找到这些人,你估计就能得到成为天师的方法了。”

  周离点头:“高考完再说吧。”

  现在高考最重要。

  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不知不觉也很晚了,周离考虑到槐序为了帮自己解惑特意跑去询问其他妖怪,又大晚上跑来告诉自己,自然不忍心让他走,便又留他在上铺睡了一晚。

  第二天,因为高三多一节早自习,周离依然在祝双起床前就出了门。

  他为槐序带了一袋香菇干,走了二十五层的楼梯槐序才吃完。

  周离早早的到了教室,看着窗外出神,没过多久,他看见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孩子骑着自行车从校门口呼啸而入,还是站着骑的,一直到自行车停放点才急刹住。

  很快,李同桌来到教室,将挎包放在桌旁,对周离打了个招呼。

  “早啊!”

  “早。”

  槐序站在周离旁边:“她就是我那天晚上看到的,被狗追的那个。”

  周离没有回答他。

  忽然,李同桌发现了桌子里的小蛋糕,她表情精彩,在教室里扫了一圈后悄悄的把蛋糕扔进了垃圾桶里,坐回来对周离问道:“昨天都是评讲卷子吧?有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有的话你给我讲一讲,免得到时候考到我丢分。”

  “英语老师讲题的时候说到了一个很容易被误解的地方,那道题全班只有你一人选对了,他说你肯定是蒙的。”

  “那个老色狼,他对我有意见!”李楠皱起了眉,又很快舒展开,“不管这个,我既然这次蒙对了,高考肯定还能蒙对!”

  “好的。”

  周离知道英语老师老爱针对李楠。

  至于‘老色狼’这个称号,只是因为英语老师去年离婚了,就和学校里的单身女老师们走得比较近,加上他老人家油腻腻的长相,一笑起来眼睛眯上,皱纹一叠一叠的,去剧组当色狼的特型演员估计会很抢手。

  也不知从谁开始的,很多同学都这样叫他。

  没多久,李楠又凑到了周离身边:“诶你知道我昨天为啥没来么?”

  “进医院了。”

  “你咋知道?江寒说的?”李楠表情一僵。

  “她没说。”周离摇头。

  “我就说嘛!不过你猜得还挺……”

  “楠哥来啦!”前桌陈国花走进教室和李楠打了声招呼,“身体怎么样了?”

  “还、还好。”

  “哇楠哥你出院啦!”张秀花紧随其后。

  “诶……对,出院了。”

  “楠哥。”文娱委员也走了进来。

  他手上提着两个苹果,忽然有些尴尬,虽说全班都知道每天送李楠东西的是他,但他一直是默认李楠不知道、李楠也一直装不知道的。这样李楠才能心安理得的在教室里大声问两遍这是谁放她那的,然后因为无人回答而把东西扔掉,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开始的,但长期以往就成了默契。

  思考两下,他还是举起苹果,心想这或许能成为一种破局的试探:“听说你进医院了,我在路上买了两个苹果,你你要吃吗?”

  说到后边时他嘴皮子有些不利索。

  “不吃,谢谢你了,我心领了。”此时李楠脑子里一团乱麻。

  “嗯好吧,那你以后吃东西的时候注意适量,特别是吃了晚饭后,别再……”

  “别说了!”

  楠哥双眼失去了神采。

  待文娱委员走后,她才看向周离:“为什么大家都知道了……”

  “江寒告诉赵妈,赵妈说的。”

  “赵妈连我回去后又吃了也说了?”

  “吴元良问的。”

  “……”

  吴元良,就是文娱委员。

  他高一就和李楠一个班,以前跟在李楠身后当小弟的。现在高三了,大家都成长了,从前一声不吭的现在也变得活泼了,从前嚣张跋扈的现在也很好说话了,互相关系近了,在融洽的相处中他似乎渐渐发现了自己对昔日大哥的特殊情感。

  第一节课就是英语老师的。

  英语老师对李楠昨天缺课挺生气,上来先讽刺挖苦了一番,但李楠并不在意,甚至想把他的话录下来再找朋友做成鬼畜音乐当铃声。

  随即才开始讲课。

  英语老师有严重的妄想症,他总以为自己一眼没盯着,学生们就会在教室里搓麻将烤烧烤,于是总是在黑板上写字写到一半时抽风似的转头瞄一眼。

  可这依然无法阻止李楠和周离说话。

  她在小声和周离讲述她与英语老师的渊源,周离不爱听英语课,便也和她聊着。

  大抵是英语老师和她妈妈以前是同学,她提到她妈妈年轻时长得很漂亮,估摸着英语老师有追求过她妈妈的意思,当然未果。在合班时她妈妈特意找到过英语老师,希望英语老师能看在过往情分上多多照顾一下自家傻女儿,结果英语老师不但没有多照顾她,还各种给她小鞋穿。

  “所以我说啊,这老色狼真小心眼!”

  李楠总是能在英语老师转身之时闭上嘴,时机把握得分毫不差。

  不过英语老师依然以她昨天没来为由,把她又臭骂了一顿,并在第二节课下课时要求她下了晚自习后去他办公室找他。

  李楠很气愤:“这老色狼又在打什么主意!”

  她有些后悔了。

  其实昨天晚上就是刚吃撑那会儿难受,到医院没多久就好了,她昨天完全可以来上课的,只是她想偷个懒。结果在家里打了半天游戏,把把都跪,混进一中打了会儿球,结果居然被一中的一个老师认出来了,回家又被老妈骂了一通,想拿大橘出出气,差点没打赢,细想还真不如来上课的。

  周离没有回复她,只将目光上移,今天李同桌没有呆毛,让他有些失望。

  随即他越过李楠看向窗户外边。

  阳光有些刺眼,被教学楼遮得只覆盖了半个操场,中间拉了根分隔黑白的线。

  槐序爬上了一棵柳树,爬得不高,三正在树下平视着他。

  没多久,槐序捉了一只蝉,大老远拿过来给周离看。

  外边蝉鸣依旧聒噪。

举报

作者感言

金色茉莉花

金色茉莉花

新书照例澄清性别,以免新读者被误导——   金色是男的,贼帅!   请叫我大帅比!   另,还没改签约状态,新书时偷偷懒更慢点,后面会加快的。毕竟我写书这些年大多时候还是两更兽。

2019-11-25 12: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