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这只妖怪不太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过桥米线

这只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 3658 2020.01.06 19:31

  “今晚这月亮差一点。”

  “差一点也挺好。”

  竹院中传来两人断续的说话声。

  因为只有他们两个,红染很随意的将吃饭地点挪到了院子里的石桌上,菜也没有几道,严格来说称得上菜的只有一道周离点名要吃的清蒸鲥鱼。剩下的除了月饼就是果酱山药、南瓜饼和红糖糍粑之类的点心。

  还有一壶据说是酒的饮料。

  喝起来酸酸甜甜的,完全没有酒味,周离本身是不喝酒的,却也觉得好喝,他感觉这玩意儿的酒精含量甚至低于醪糟汤圆。

  多喝了几杯,也只觉得暖和。

  红染端正的坐在对面,宽大的衣裙下好似有什么在动,吸引了周离的目光:“你和你舅舅见过吗?”

  “也许见过吧。”周离完全记不住了,“很小很小的时候,可能我出生的时候他也来了。”

  “那你明天算是第一次拜访呢,按你们人的礼节,要带点礼物吧?”

  “我没准备。”周离有些头疼。

  “姐姐给你准备吧?我这儿东西多,什么都有,好多根本没有用的,还有些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红染撑起下巴,衣裙下又动了动,“我好早之前就说要清理一下,但一直拖啊拖,本身就忙,还有拖延症……你想送什么?”

  “我不知道。”

  “你舅舅喜欢什么?”红染也开始想,“你们人送礼好像都喜欢送什么画啊字啊的,我这儿也有不少,都是古时候那些人弄的,好多人我都不认识。”

  “我不知道。”周离犹豫了下,“但是不要太贵,我只是个学生。”

  “那可有点麻烦呢。”红染犯起了难,“人总喜欢把一些以前不值钱的东西看作珍宝。”

  “你后边是什么在动?”

  “姐姐的尾巴。”红染依然坐着不动,想了想她又补充,“它比较调皮,现在又没有别人,你能理解吧?”

  “哦。”周离想了一下,确实,他从小到大看见的红染都是穿裙子的。

  “是白色的么?”他又问了句。

  “你怎么知道?”

  “白色的好看。”

  “嘴太甜了你!”红染忍不住笑了,“快过来让我捏捏脸!”

  “唔……”

  “那你妈妈呢?你见得多吗?”

  “不多。”周离揉了揉脸,“她一直在国外,很少回来,回来都会来看我,可也没几次。”

  “那你们感情好吗?”

  “算不上吧。”周离实话实说,他觉得自己在红染面前不需要隐藏。

  “他们为什么要离婚啊?”

  “感情吧。”

  周离看着红染,红染也看着他。

  没有人问过他这个,他也没有给任何人说过,甚至他自己都没有问过谁,从小到大都没有。

  他犹豫了下,说:“我爸爸年轻的时候是个很不靠谱的人,大概就是网络上说的,除了长得好看一无是处的那种……”

  他妈妈纯粹是被老周的脸迷倒了。

  可爱情是糖,当不了饭。

  周离还在纪清秋肚子里的时候,他们就决定要离婚了,但因为纪清秋的身体原因,到了医院手术还是没能做成,一番考虑,他们决定把周离生下来。

  这是周离的名字来源。

  纪清秋执意取的。

  在周离没有记忆的那两年里,他是跟随妈妈的,后来因为纪清秋自己也过得不好,老周就把他要了回来,具体流程不知道,想来应该也是很复杂的。

  老周大概认为周离小时候癔症严重、长大了也不见好转,和他自小父母离异关系很大,觉得非常亏欠他,于是在他成年生日的那天,很郑重的拉着他走到小区楼顶,在一片泡沫箱子装着的小葱蒜苗中对他说——

  “我们两个聊聊。”

  周离觉得没有什么该怪谁的说法,人生和世界本就复杂,他过得其实也挺好。

  红染认真的听完,她的尾巴也消停了下来,想了想,她又问道:“那你每次见到你妈妈,会别扭吗?”

  “会吧。”

  “人类真是麻烦。”

  “妖怪呢?也有父母吧?”

  “有些有,有些是世界蕴养的。”红染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捻起一条山药,蘸满了草莓酱递进嘴里,“但是我们和你们不一样,我们崇尚自然,觉得父母悉心养育孩子是理所应当的,就像其他所有生灵。而孩子要做的就是如父母当初照顾自己一样,再好好的去照顾下一代并不求回报,没有恩情,是该用恩情这个词吧?”

  “养育之恩。”

  “对,我们没有这个说法。”

  “这样啊。”

  周离若有所思,这是两种文化了。

  他和红染可以说谈得很交心。

  晚上红染依然留他过夜,周离起得早,但那时红染已经出去忙了,周离坐了会儿,等厨师又做了一份清蒸鲥鱼并打包好,便打飞的回到天瑞康园。

  一进门,团子就在门口等他,坐得端端正正的,尾巴还将小脚圈了起来。

  “你昨晚没回来。”

  “我不是给你说了我去红染那里吗。”周离对着它扬了扬打包盒,“你要吃的鲥鱼,野生的,才刚出锅几分钟。”

  “你可没说你不回来!”团子有点生闷气的感觉,“你是不是更喜欢红染?”

  “我还不是为了给你弄鲥鱼。”

  “非得去红染那要吗?”

  “她有钱。”

  “可恶!那些钱都该是团子大人的!”团子由闷气变成了明气,但想到周离为了她而在那个讨厌的女人面前卑躬屈膝,她气就松了。

  于是她起身走到周离面前,用爪子按住他的鞋面,抬头盯着他以示安慰。

  “怎么了?”周离莫名其妙。

  “为了团子大人你受委屈了。”团子认真的说,“团子大人会记住你的。”

  “哦,好,槐序呢?”

  “也没有回来。”

  “哦。”

  周离把鱼放在了桌上,打开包装盒,拍了拍桌子:“跳上来。”

  团子听话的跳上了桌。

  周离勾起了笑容。

  看着团子低头吃得专注,他问道:“好吃吗?”

  “好吃!”

  “是不是比养殖的更好吃?”

  “嗯喵~”

  “这样啊……”

  周离怀疑这只猫压根分不清养殖的和野生的,她很单纯,只是想吃贵的。

  可能她觉得贵的才配得上她的身份?

  吃着吃着,团子忽然想起什么,她抬起头看着周离,并伸出粉红的舌头把嘴巴周围舔了一圈:“周离你吃早饭了吗?”

  “还没。”

  “来一起吃吧,别客气,团子大人特许你和团子大人一起吃!”

  “……”周离看了看被她啃得一片狼藉的鱼,“不用了,对了我给你买了牙刷,不过你没法拿,要变成小猫娘才能用。”

  “小猫娘是什么?”

  “就是你在高铁上变过的那种。”

  “高铁是什么?”

  “我们来春明坐的车。”

  “哦,好吧。”

  团子低头继续吧唧吧唧。

  没多久,楠哥和包子也到了,周离下去和她们会合,走向那家过桥米线店。

  这是一家老店子,从桌子板凳就看得出来,让楠哥很亲切。早晨店中坐满了人,都是些三四十岁往上走的,店家甚至把桌椅摆到了街边。

  楠哥来了精神,呆毛被风一吹,抖动着指向米线店的位置。

  “生意很好的样子呢!”

  走进店门,有一条狭窄的通道,通道左边是桌子板凳,右边则是一个长长的柜子。柜子中分成了很多个小格子,摆了各种各样的肉、蛋、菌、菜,多得让人眼花缭乱数不过来,要切的都已经切好了。

  站在柜子后的老板则娴熟的拿了个大碗,往里边塞了豌豆尖、瘦肉等几样东西,然后默默的盯着他们。

  大眼瞪小眼。

  片刻后老板解释:“基础七块,其余要什么自己加,这些都是一块一份,这几样是两块,米线管够。”

  三人这才明白。

  楠哥身先士卒,扫视着柜子里的菜,加了生鹌鹑蛋、煮鹌鹑蛋、煎蛋、竹荪、鸡肉丝、瘦肉丝等十来样,在周离看来她就是一通乱指。而她每指一样老板就在格子里抓一点到碗里,并持续报价,很随意的感觉。

  “二十块!”老板说。

  “他给钱!”楠哥很自然的指向周离。

  “好嘞!”

  老板把大碗递给旁边的人,那人则往碗里浇上一大瓢滚烫的高汤,注入灵魂,再递给楠哥,指着里边说:“米线那边自取,烫个七八秒钟就行了。”

  楠哥走了。

  周离学着她的样子,一通乱指——

  “这个!”

  “八块!”

  “这个!”

  “九块!”

  “这个!”

  “十一!”

  周离感觉老板偏心,给楠哥抓的菜明显比他多,他默默的忍了。

  米线是装好的,有大碗小碗之分,可以根据自己的食量来搭配,反正旁边也没人看着,像是楠哥就整了三大碗。

  周离只拿了一碗,倒进竹漏再伸进锅里烫,几秒钟后倒进碗中。

  再去旁边加菜。

  有泡菜、香菜、葱花,还有益州见不到的薄荷和辣椒脆。

  周离每样随便加了点儿。

  本来这碗还挺大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切弄完之后居然有种装不下了的感觉。

  偏偏味道还很惊艳。

  三人好不容易吃完,再把汤喝完以示尊重,都撑得有点受不了了。

  尤其是楠哥。

  李楠不由自主的将身体往后仰,尽可能给肚子留出空间,嘴巴微张、怔怔的看着前方,似乎进入了某种天人合一的状态。

  “你还好吧?”周离不由担心的问。

  “h……ao……”

  周离心下一沉,都出现这种症状了!

  还好楠哥双眼很快就恢复了焦点,并看向了他:“你住哪?”

  “对面。”

  “就对面?”

  “嗯。”

  “我等下去你那坐会儿?现在还比较早,我需要一点时间。”

  “好。”

  “我现在站不起来了。”楠哥呆呆的说,语速前所未有的慢,“这玩意儿分量也太足了,我总共吃了多少钱来着?”

  “二十,我吃了十五。”周离说。

  “我吃了十三。”包子也开口了,“确实实惠,我去桥香园和建新园吃过,在那边同样的东西得翻好几倍,而且不一定有这里好吃。”

  “桥香园和建新园是店名吗?”

  “对,很出名的!”楠哥悄悄摸了摸肚子,“我还说去吃来着。”

  “别去了。”包子说。

  “不好吃?”

  “味道还是不错的,但太贵。”包子很正经的说着,努力组织语言,“特别是总店。而且他们不是像这个一样自己选配菜的,他们是按套餐选的,品牌溢价高。”

  “我想捏你的脸。”楠哥呆呆的说。

  “……”

  包子把脸鼓了起来。

  当然也看不出。

举报

作者感言

金色茉莉花

金色茉莉花

今晚还有一章

2020-01-06 19:3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