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这只妖怪不太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你是个小兵

这只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 2463 2019.12.18 23:57

  7月20日,周六。

  早晨八点,周离才刚醒。

  他的作息好像已经有点向楠哥看齐了。

  近些天听楠哥说,她每天早上就是睡到八九点才醒,然后夹着被子在床上躺一个小时,吃个早饭再骑着自行车去她二伯的工地上干活。据她自己称,她虽然去得晚但干活卖力,一天能干完别人两天的活。

  周离倒是没有夹被子。

  他在玩手机,潜水看别人聊天。

  他和楠哥加新生群已经快一个月了,算是第一批加群的新生。

  周离在群里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而楠哥已经成功在大家心里树立起了一个体格高大健壮、性格开朗霸气的男孩子形象。

  甚至有人提议,到时候一个班的话,就直接让楠哥当班长了,懒得选了。

  楠哥自是不愿的。

  她哪当过班长啊?她一直是体委来着!

  忽然,周离收到了一条微信——

  红染:【链接】

  红染:【链接】

  红染:弟弟快给我看看,这两条裙子哪条更好看?后面那条有两个颜色。

  周离:我不会选。

  红染:你看看嘛。

  当周离点开两个链接后,不出他所料,不是普通的小裙子,是一种他不认识的马面裙。

  “龙凤妆花织金纱襴裙……”

  “草虫四季花妆花织金纱襕裙……”

  周离发现光是把这名字流畅的念出来就够为难他的了,于是他起身敲了敲上铺:“来看看你觉得这两条裙子哪条更好看。”

  槐序探出了头:“你要买裙子?”

  “我不穿。”

  “那是给我买的?”

  “买不起买不起,帮红姐姐看看。”周离把手机递给他。

  “哦。”

  槐序接过了手机。

  很快传来他的惊叹:“这也太贵了吧!”

  不到两分钟,槐序又把手机给他扔了回来:“第一条比较正式,像是出嫁后的主母穿的,第二条就年轻一些,是小姑娘穿的。哇一条裙子当你一月工资呢,你说她那一身衣服要多少钱?”

  “哪条好看?”

  “嘛,她问你嘛,你就说你喜欢的就行了。”槐序说着,又问,“你说我也存钱去买一身怎么样?我变成女的。”

  “你得存一年。”

  周离觉得问了他也是白问,便对红染说第二个好,因为她年轻。

  红染似乎挺高兴。

  接着她发了条语音过来:“对了,槐序的东西我给他送过来了,应该今天就会到,前几天忙,我给忘记了。”

  周离回道:他都念了几次了。

  ……

  下午,看剧的槐序忽有感应,他把手机按了暂停,抬头看着窗外,又看周离。

  “你看!”

  “什么?”

  周离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只大鸟在隔壁小区盘旋,时而还俯冲一波,最终悬停在一栋楼前,高度和他们差不多。

  槐序对周离说:“那是不是给我们送东西的?走错路了?”

  周离皱眉:“有可能。”

  槐序关掉了手机屏幕:“我去看看。”

  片刻后,他们来到楼顶天台,太阳照得人皮肤滚烫。那只大鸟双脚抓着护栏站着,因为遍地都是小区住户晾晒的东西和种的小葱蒜苗,它不敢落下来。

  “实在不好意思,我也不太清楚路。”

  “没关系。”

  “这些便是红染大人叫我送来的,你们看看。”大鸟说完,张嘴吐出一道光,落地之后化成几样东西。

  “谢谢你,辛苦了。”

  “不客气。”

  待大鸟腾空离开后,周离和槐序盯着地上的几样东西。

  两柄一模一样的短刀。

  一个玉坠子。

  一根发簪。

  一块木牌子。

  周离看旁边的槐序,见他正盯着那几样东西看得入神,随即只见他一伸手,两柄短刀就化作青光飞了起来,落在他手中。

  看材质,短刀似乎有些许透明。

  再一眨眼,短刀竟消失了。

  周离愣了愣,又看向其他几眼东西。

  但似乎只有两柄短刀才如此神异,因为他看见槐序走过去弯下了腰,捡起剩余的三样东西仔细打量起来。

  玉坠子是个小圆片,雕工一般,材质普通,看起来不值钱。

  发簪和牌子都是木头的,居然没腐。

  木牌上边刻着有字——

  “平定军,甲四。”

  “甲四……”

  槐序念了出来,随即他更加疑惑了。

  他想了很久,也没想出什么名堂,便转头对周离说:“你帮我查查,这个平定军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是哪个朝代的?”

  “这是隶书,像是汉隶。”

  “你帮我查查。”

  “不用。”

  周离已然掏出了手机,打开微信,按着语音:“红姐姐,你知道平定军是什么吗?”

  红染回得很快。

  周离将声音放到最大播放:“就是古时候人类国度的一支特殊军队,专门负责对抗妖的。这样的军队总共有三支,其他两支是大部队,这支最小,是精锐,主要负责一些斩首、侦察、暗杀之类的特种任务,没有发现吗,你那个朋友很适合搞这些。”

  周离看了看槐序。

  槐序双目呆滞。

  周离便继续问:“那槐序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他曾经为人类效力过吗?”

  红染回道:“傻孩子,他就是人啊,只是用了一种极为特殊的手段变成了妖而已。不过那也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他都做了很多年的妖了。”

  周离就很惊讶:“还有这种手段!”

  红染回道:“具体我也不清楚。”

  周离发了句谢谢。

  随即他又继续看向槐序:“原来你以前是个人啊,不是大魔王啊!”

  槐序也点头:“原来我以前是个人啊!”

  “回去说,上边好晒。”

  “好。”

  槐序拿着所有东西跟着周离下楼,他还有点没缓过神来,嘴里一直念着‘甲四’、‘甲四’的。

  打开门,祝双已经考完试了,正悠哉的坐在客厅吃雪糕,见他就问:“哥你吃不吃雪糕?”

  “不吃。”

  周离回了卧室。

  他查了一下午,只有宋朝的平定军,没有红染说的这个平定军的记载。

  槐序也一直坐在他边上,默默的盯着他的电脑屏幕。

  周离回过头,想找些轻松的来说:“所以你其实是有性别的是吧?你总不可能在你还是人的时候就是既男又女的吧?”

  槐序没吭声,他把玉坠举起来,对着光看。

  时而又摩挲着他的木牌子。

  或者把他的簪子拿来当笔转,无意识的转,还转得很溜。

  周离猜他有点接受不了自己原先是个人的事实,只是他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就只能给他端一盆零食来让他慢慢消化。

  今天刘雪涵的小长假结束了,周离要继续去她那里给她补习,时长略有增加。

  罗宇航那边倒是没有再加时长,不过周离又找到一个,这么凑起来,一周也得上不少课。

  可刚第一天去刘雪涵家,就见小姑娘精神很不好,眼圈红红的。

  “周老师,团子跑了!”

  “怎么了?”

  “它跑了。”

  “怎么跑的?”

  “从大门,自己开门跑的……”小姑娘已经对团子有了很深的感情了,她从来没想过一向乖巧的团子居然会跑掉,“我对她那么好!”

  “什么时候跑的?”

  “前天。”

  “都两天了啊,出去找了吗?团子很文静的啊,跑不了多远吧?”

  “找了,小区找遍了,大街小巷都找了。”小姑娘伤心得很,“它又一点都不凶,它要是在外边被其他野猫欺负了怎么办?”

  “它也有它自己的生存方式吧?”

  “我还是舍不得它,我想到它在其他人怀里撒娇,我就难受。”

  “节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