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这只妖怪不太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插旗

这只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 3098 2019.12.12 22:52

  下山轻快,周离步伐大开大合,举手投足间已有楠哥几分真传。

  槐序站在前方的一棵树上,因为天气好,他举目一望,能见重重青山直延天边,而那谷地中的小镇则是一片杂白。

  “我们这么下去,要经过那个镇的吧,那个镇叫冒……冒什么镇来着?”

  “小坪镇。”

  “不对啊,那楠哥离开前,说什么来着?”

  “好,吃了再回去。”

  “你在说什么哦~~”

  “我联系下楠哥?”

  “那我?”

  “就说咱俩是山上认识的。”

  “好嘞,你放心,我演技超好的!”槐序脸上顿时绽放出了笑容,他不再神出鬼没,转而在树与树之间跳跃,一蹦一蹦的。

  “你吃了跳跳糖吗?”

  “嘿嘿……”

  一直走到景区的范围,树丛原始,难得的阴凉,小路也变成了石阶,周离便在石阶上坐了下来。

  喝了口水,摸出手机——

  周离:楠哥在吗?

  李呆毛:在

  周离:你还在老家吗?

  李呆毛:在/发呆

  周离:冒菜?

  李呆毛:你在镇上?

  周离:一小时后到。

  李呆毛:提前十分钟给我说。

  周离:我还跟着个朋友,山上认识的。

  李呆毛:男的女的?

  周离:男的。

  李呆毛:好滴,你随意,反正不是我出钱,我没有钱。

  李呆毛:一分都没有。

  周离:好。

  起身拍了拍屁股,有点冰凉微湿,他转身将水瓶插进包里,一眼就瞄到了背后的槐序,这家伙对他和楠哥的聊天无比关注。

  “李呆毛同意了?”

  “嗯。”

  “好!我在买票那等你!”

  嘭的一声,槐序消失在了他面前。

  周离很是无语。

  加快步子,一路小跑下山,石阶年久失修,有些地方已经坏掉了,要踩着堆满腐叶的泥土地面或树根前行,遇到这种地方,周离都是直接跳过去的。

  跟跑酷似的。

  四十分钟后,他已到达小坪镇。

  周离找了个冷饮店,和槐序一人买了杯芋圆烧仙草,不到十分钟,一辆电动三轮车停到店门口。

  楠哥戴着遮阳帽和墨镜,一眼就看见了周离,随即她取下钥匙,摁了一下锁车,大步流星的走进冷饮店。

  “给我也整一杯,柠檬汁,少加冰。”楠哥坐在周离和槐序对面,“哟,这么帅呢!”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叫槐序。”

  “还有这个姓?”

  “这是李楠,我同桌。”

  “楠哥好。”

  槐序笑着看向楠哥。

  他和李呆毛其实已经打了不少交道了,还一起上过通宵,既是老朋友又是第一次见面,这种感觉组合起来还挺微妙的。

  楠哥的柠檬水冲调得很快,她接过之后二话不说便猛吸一口,露出舒爽表情:“我好久没喝过花钱的饮料了!”

  “你离镇上也不远啊。”

  “那是远不远的问题吗?”楠哥白了周离一眼,她要是有钱,天天来喝。

  “这样啊。”

  十来分钟后,三人来到冒菜店。

  据楠哥说这是镇上唯一一家冒菜店,只有一个门面,靠镇中的学生过活。

  他们坐在街边的折叠桌椅上,所幸树荫能遮阳,但周离总怀疑树上会不会掉个什么下来。

  当楠哥喊阿姨来三碗冒菜的时候,周离才知道这家店的冒菜是按碗卖的,五块钱一碗。像是雁城一般都是按斤称的,荤菜一个价素菜一个价。

  楠哥向周离解释道:“以前我读初中的时候,一碗才三块五。”

  “真便宜。”

  “贵了学生也吃不起啊。”楠哥说完,目光在他和槐序身上来回打量了一圈,“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颜值相互吸引。”槐序说道。

  “噗!”

  要是周离这么说,肯定已经被楠哥鄙视了一圈了,但楠哥毕竟和槐序不熟:“你俩确实长得好看,我给你说,在今天之前,我一直以为周离就是我见过的长得最好看的男的。”

  周离撇了撇嘴,在见到槐序之前,他也觉得楠哥颜值天花板来着。

  下午没什么生意,冒菜上得快,一个不锈钢盆套着个塑料口袋装的,不知道卫不卫生,闻起来倒是挺香的,看起来也红光油亮,很有食欲。

  三片火腿肠,两颗鹌鹑蛋,两坨酥肉,其余的都是素菜。

  很划得来了。

  开始吃后,楠哥就不怎么说话了,周离和她聊了几句,她也只恩恩哦哦的,中间唯一说的一句话就是‘阿姨再来一碗’。

  一个小时后,楠哥满足了,她瞄了眼周离:“你咋在山上呆那么久?让洪水给困住了?”

  “没有。”

  “遇到了美女把你魂勾了?”

  “……”

  “你猜对了。”槐序点头。

  “哈哈!”楠哥笑了,“你们今天回雁城吗,现在可有点晚。”

  “要回。”

  “我想想,小坪是单独出来的一个镇,只有一个辣鸡景区,来这里的车很少,我送你们去前边一个镇吧,不到十公里,二十分钟就过去了。”楠哥说,“那个镇在内什么国道上边,车多,你们去那儿坐,我以前回外婆这坐不到车,就坐车到那。”

  “那就麻烦你了。”

  “道啥谢,去付账!”楠哥说着顿了下,“不过我话先说在前头啊,冒菜是冒菜,芋儿鸡还是要吃的,我最近好穷的,吃不起饭。”

  “好。”

  周离摸出手机。

  付完账,楠哥已经坐在三轮车上等他们了,她抖着腿瞄着周离。

  后排空间能坐两人,周离和槐序都瘦。

  “好了吗?”

  “好了。”

  “走起!”

  楠哥放下手刹,一拧电门,小三轮艰难的起步。

  但随着速度提起来,声音很快就变得清亮。

  一路风景都还蛮好,左边高山,右边峡谷,路也很平,楠哥全程是以最大速度在跑,太阳虽烈风吹得却舒服,楠哥不时回头和两人说话。

  等周离到雁城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回到家,姜姨问了他几句这几天玩得怎么样、山上热不热冷不冷、花了多少钱,周离随口答了,还给姜姨看了自己拍的照片,随后在祝双羡慕的目光下,他走进房间拿了衣服出来洗澡,回房睡觉。

  第二天,继续找工作。

  没找着。

  晚上去罗宇航那,他昨天就该去的。

  再一天,他终于又找到个家教,对方是个初二的小姑娘,补习的还是数学。小姑娘家里很有钱,人也可爱,老是爱卖萌,她本来是很抵触请家教的,当看见周离之后愣是没说出拒绝的话来。

  初中比小学贵二十块一小时,周离很满意,尤其是小姑娘的父母说,等放了暑假,一周需要补习四天。

  槐序说他是卖的脸。

  之后还有一天,刘成给他打来电话。

  说他有个生意伙伴估计是被脏东西缠上了,一觉醒来脖子像是被人掐住一样,呼吸困难,他听说后马上就给周离打了电话。

  周离去了后,帮他把他朋友送到医院拿了一个疗程的药,并收了1200的红包。

  小金库持续充实中。

  日子很快推进到了21号。

  楠哥从外婆家回了雁城,她当天就给周离发了消息,约出去吃芋儿鸡——临近出成绩的时候了,她异常兴奋,有些东西她和别人分享起来不方便,思来想去,她觉得也只有周离这种同样奇怪的人才能相信并理解她。

  芋儿鸡选的特辣,大锅。

  上面扔着几根没切的整根香菜做装饰,如果不吃香菜的夹开没有影响。

  配一壶冰镇酸梅汤,解暑解辣。

  店家还送了两个小菜,一个酸辣木耳和一碟南瓜酥饼。

  周离随口问:“外婆病好了吗?”

  “好了。”楠哥说完便夹了一大块肉塞进嘴里,“我跟你说,你是不知道我最近有多穷,兜里一分钱都掏不出来,还好我共享单车有包月,不然的话,跟你吃个饭我都得走路过来。”

  “这么夸张吗?”

  “何止!我最近的运气简直差到了几点,买的彩票奖券一个不中,这就够夸张了吧?还不止呢,玩游戏半天不出一个暴击,我以前玩什么都要出暴击装的,最近几天我硬是改掉了这个习惯!”楠哥说得高兴,“吃鸡落地成盒,手机屏幕还摔碎了!”

  “哦,那恭喜了。”

  “哈哈!还是你懂我!”楠哥被芋儿鸡辣着了,连忙灌了口水,“要是能上清华北大就好了,我就只用纠结是上清华还是北大了。”

  “没考上呢?”

  “那我也不想纠结。”楠哥被辣得直吸气,“反正不管读什么学校,读什么专业,我出来之后都不会去打工的。”

  “那你要做什么?”

  “我要自己创业,开个小店。”

  “什么店?”

  “什么店还没想好,但不管什么店,反正要那种天天坐着玩就能挣到钱,玩手机,最好还可以玩电脑的店。”说完楠哥似乎觉得不太现实,于是她放宽了条件,“挣不到钱也没什么关系,好玩就行,我每个月去买几张彩票就能挣到钱了。”

  “……”周离保持着镇定,“所以呢?”

  “所以我就找个分数和我差不多的,关系稍微好点的,或者不好也行,要平常看起来机灵点儿的,他就负责选学校,我跟着他选,挑个好玩的专业。”

  “……”

  “诶不对,你那什么表情?”

  “我有点方。”

  “你方啥?”

  “没,没啥。”

  周离摇了摇头甩开不现实的想法,以他对楠哥的了解,都这样了,多半清华北大跑不掉了。

  他仿佛能想象到楠哥明天的表情——

  好耶!我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