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这只妖怪不太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山神

这只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 2620 2019.12.07 23:58

  周离并未放弃发传单的工作,反正只用发到五点半,也只有一小会儿了。

  这个工作能做好几天的。

  五点半后,他打了个车来到恒大城,拨通了刘成的电话。

  刘成下楼接他,同行的还有他刚大学毕业的儿子刘佳勋。

  他儿子比他更怂。

  “小周师父,刚才我们一进门,又出现怪事了!”刘成有些紧张,虽然小周师父一开始就给他一种很厉害的感觉,但他还是有些忐忑。

  “什么怪事?”

  “灯,一进去就开始闪!”

  “这样啊。”

  “真是无聊的把戏,得多弱的妖才干得出这种事啊!”槐序眼角抽动,“跟恶作剧似的……”

  “小周师父,那东西很凶啊!大白天都敢出来作妖,不怕光不怕符,我请了观世音菩萨和关二爷的神像来也镇不住它!”刘成继续道。

  “不行不要钱。”

  “那真是太感谢您了!”

  “嗯。”

  周离坐着电梯一路往上。

  待刘成摸出钥匙打开门后,父子俩都站在门口,瞄着周离。

  周离则很从容的跨了进去。

  ……跟在槐序身后。

  他一眼就看见了那只坐在冰箱上打盹儿的妖怪,体格很小,比小圆还小,长相奇怪,身子骨给人一种很瘦弱的感觉。

  周离回过身,看向正准备跟在他身后进屋的刘家父子:“请止步。”

  两人步子顿时停下。

  周离关上房门,看见旁边墙上嵌有总闸开关,他想了想,顺手把电闸拉了,走进去后又检查了下客厅里的智能监控。

  他不愿意被人看着。

  这时冰箱上的妖已经醒了,他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槐序。

  周离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恐惧。

  槐序也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他几眼,随即又回头看了眼周离,才出声问:“老人家,你说你一大把年纪了跑人家屋里装神弄鬼干什么?我还以为是哪来的不懂事的小妖手欠呢!”

  这家伙竟还会尊老?

  只见冰箱上的老妖站了起来。

  动作迟缓、绵软,身体还有些摇晃,像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兴许意识到了槐序并非如他想象中那样,他眼中恐惧渐消,弯下腰凑近注视着槐序,又眯起眼睛看了眼周离。

  “你们……”

  “我们受人之托,前来查探情况。”周离语气温和,“这一家人可是与您有什么渊源?”

  “太好了,是这样的——”

  老妖反倒松了口气似的,随即他露出惭愧之色:“我也不想吓着他们的,说来有点丢人,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周离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老人家说起来啰嗦,有时候一句话才说完两分钟,又说一遍。

  据他说他本住在鸣啾山的后山,一座道观门口,因为很久以前他曾阻止了山洪为害,所以那附近的人都把他当成神仙建了个类似山神土地的小庙。

  那时候他还挺年轻。

  大概七八年前,一家三口来鸣啾山游玩,无意转到后山,拜了道观后,一个半大少年在路过他的小庙的时候取下了庙顶的装饰物。虽然那是他很久前的老友赠送给他的,但当时老妖也并没有追究,心里安慰自己这何尝不是一种缘分,既然他拿了,便送与他吧。

  但随着年纪大了,日子所剩无多,老妖越来越怀旧,总是想起当年好友,心里也对遗失了好友所赠之物感到愧疚至极。

  于是在某个辗转反侧的夜晚后,他顺着模糊的气息寻了很久,终于找到这里。

  老妖说:“那个道观便是我老友所建,现在道观的主人虽是凡人,却也与我相伴多年。他为我修葺小庙、常常打扫,我感激不已,我想的是,等我死后,这颗珠子便赠予他……本来我那老友也是道观的第一任观主。”

  “他知道你的存在吗?”

  “也许知道。”老妖眯起眼睛,“他常常给我准备祭品,我最开始没有吃,后来我吃了。但他只是个凡人,我们从来没有过交流。”

  “也可能他心里认为这些祭品都是被山上的鸟兽吃掉的呢!”槐序打岔。

  “有道理。”老妖点头。

  “好了,事情我已经了解了。”周离说,“您能感应到那件东西现在在哪里吗?”

  “就在这所房子里,但具体我就不知道了。我本来以为他们能想起来、然后给我还回去的,但似乎他们已经忘掉了这件事。”

  “这样啊。”

  周离点点头站起身,出去打开房门,门口的刘家父子慌忙直起身。

  “进来吧。”

  “好了吗?”

  “还没有,但也快了,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们,请进吧。”

  “好的,您尽管问。”

  “您还记得大约在七八年前,你们一家去鸣啾山游玩的事吗?”

  “七八年前,好像是。”

  “难道这和七八年前有关系?”刘佳勋记忆要好一些,“不太可能吧?都这么久了!”

  “你们当时去了止洪观,拜了神。”

  “对。”

  “临走时观外有个小庙,你。”周离看向刘佳勋,父子俩的表情已渐渐变得惊恐起来,“拿走了小庙顶上的一颗珠子。”

  “和这有关?”刘成惊讶。

  “我当时还很贪玩,确实拿了,但是那颗珠子我们已经扔掉了。”刘佳勋有些不自然,“是那颗珠子有什么问题吗?有没有什么其他办法解决,我们可以加钱。”

  “不要撒谎。”

  周离看着父子俩。

  刘成瞄了眼自家儿子,矮了语气,老实对周离说:“当时佳勋确实是因为贪玩,不过后来我们发现那颗珠子很有名堂,估计价值连城,我们就留下了,小周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它的原主人找上来了,只要你们拿出来物归原主就没事了。”

  “这……”

  “砰!”

  一声巨响传来,茶几玻璃寸寸裂开。

  不仅刘成父子被吓了一大跳,周离也被吓着了,他转头看去,只见槐序正缓缓收回腿。

  “这些人类真是贪婪,我说,你和他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拿出来吧,刘先生。”

  “马上!!”

  一分钟后,刘成从保险柜里拿出了一颗浑浊的玉珠,鸡蛋大小,恭敬递到周离手里。然而在周离看来这完全就是一颗很普通的玉珠,估计几百块钱。

  刘成连忙躬身:“山神大人见谅,我们一时贪婪,过几天我们一定带上重礼登门道歉!”

  周离传达着老妖的意思:“不用了,他说他吓着你们了,很抱歉。”

  他收起珠子,说:“加个微信吧,我就不多留了,三天之内如果没有后续怪事发生,你再给我转钱就行。”

  刘成连连称是。

  走出刘家,周离将珠子交还给了老妖。

  老妖热泪盈眶,连连向他道谢。

  手机叮咚一声,周离已然收到了刘成的转账和道谢。

  “一万元。”

  “多少?”槐序有些不敢置信。

  “一万。”

  “我的天呐,得上……好几年的通宵吧!”槐序瞪大了眼睛,“这些人可真有钱,不行,什么时候我得在城里多逛逛,再找点生意!”

  “这钱来得好轻松。”

  周离一路将老妖送到了车站,帮他找了一班直通鸣啾山的车,免得老人家跋涉辛苦。

  即将离开时,槐序忽然想起:“对了老人家,你活了这么多年,知不知道哪里可以找得到天师?”

  “天师?”

  “嗯!”

  老妖眯起了眼睛,他看了看周离,似乎明白了。

  思索片刻后,他说:“我见过一位小天师,但是我也不知道她住在哪。如果你们只是想了解有关天师的事的话,止洪观里倒是有些记载,存放很多年了。现在的观主是个很好的人,你们来借阅的话,他肯定会同意的。”

  周离怔住了。

  槐序亦喜出望外,念叨着:“那个叫什么来着,踏破铁鞋找不到,结果……”

  一人一妖转头对视。

  轰然一声,班车起步开走了,老妖在车顶上向两人招手。

  周离犹豫片刻,也抬起手挥了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