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这只妖怪不太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烧火不好看吗

这只妖怪不太冷 金色茉莉花 2432 2019.12.20 23:59

  吃完饭坐着聊了一会儿,为消磨下午时光,一群年轻人分成了三拨。

  打球,上网和唱歌。

  楠哥对前同桌和未来同桌很照顾,她说:“你是和我一起去打球呢还是和我一起去上网,我看你好像也不是很喜欢唱歌,你脸皮薄。”

  “算了吧,我也不爱上网。”

  “蒙谁呢?”

  楠哥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枪枪爆头导致被封号的小丑女,还有当时周离兴奋的表情。

  周离想了想说:“我下午得去一个小姑娘那帮她补习,早就说好的。”

  “真的?”

  “嗯。”

  “好吧那你走吧。”

  “你呢?”

  “我……”楠哥想了想,刚才她妈喝了酒拉着她对她说,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楠哥深刻理解到了她妈妈话中的含义,显然是叫她不要再沉迷游戏、一天在网吧厮混——

  “那我去唱歌!”

  “好,楠哥再见。”

  “你打个车吧,这么晒。”

  “嗯好。”

  走出小区,周离也并没有打车。

  太阳已经往西斜了一些,照得公路仿佛在反光,左边的商铺门口有着窄窄的阴影,周离便沿着这条阴影慢慢走着,时不时要从人家店门口过。

  槐序在旁问道:“真的那么好吃?”

  “真的。”

  “那个酸菜鱼真没有刺?”

  “很多鱼都没有刺,或者刺少,把鱼肉片下来也能够做到肉里没刺。”

  “那个麻婆豆腐真那么入味?”

  “这道菜最检验益菜师父的功底。”

  “我好想吃!”槐序说,“要不你去把楠哥给弄到手,她长得好看,配得上你,之后等你们两家人的关系变得好了,我就以你的好友的身份出席,嘿嘿嘿……”

  “你笑得好蠢。”

  “唔!”

  回到家,周离翻看手机,发现吴元良刚更新了一条非主流空间说说。

  内容很文艺。

  最后还隐晦的祝楠哥过得好。

  啧!

  周离看得有些唏嘘。

  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情,不过有时候他也会觉得,这也挺美的,是青春的一种解法。

  微信上还有几条红染的信息——

  红染:姐姐一个人好孤单。

  红染:你什么时候来陪姐姐玩啊。

  红染:你要不要提前来春明,熟悉一下校园环境,姐姐住得离你们学校很近哦!

  红染:你提前来,姐姐带你去吃百虫宴怎么样?很贵的。

  红染:烤孔雀呢?犯法的那种。

  红染:机会难得!心不心动?

  这些消息并不是一起发来的,而是断断续续的,每条中间隔着几分钟到半小时不等,周离大概也能从中看出红染到底有多无聊了。

  于是他回道:不!

  ……

  一转眼,来到了八月。

  农历则是七月。

  七月流火,天气转凉。

  立秋过了。

  七夕也过了。

  周离如果不看日历,压根不知道这些节气节日,倒是天气越来越凉了,他觉得今年的夏天似乎格外的没有排面,来得晚,去得早。

  八月十五,亦是七月十五。

  周离看着墙上的挂历说:“今年公历八月和农历七月的日期是同步的呢。”

  槐序斜身坐在飘窗上,奇怪道:“这有什么意义吗?”

  “没有意义。”

  周离觉得有趣而已。

  还有半个月就要开校了,他得提前做些准备,而在此之前,他得再去一趟阴阳庙。

  至少得和郑芷蓝道个别。

  于是他提前和姜姨说了这事,家教那边也打了招呼,一大早就起床了。

  先将郑芷蓝给他的四本书装进书包里,他前些天加班加点看完了最后一本关于历史的,看得有些潦草导致不能很好的串联春山道人的生平,周离有些遗憾。

  随即给郑芷蓝打电话,问她缺什么东西,他给她带过去。

  出门,逛超市。

  郑芷蓝没有和他客气,要得最多的是火锅底料,其次是厨房调料。

  耗油、鸡精、黄酒、豆瓣酱和豆豉。

  最后要一些红茶,做茶叶蛋的。

  一番采购,包里装得鼓鼓的,周离坐上了前往鸣啾山的车。

  到止洪观时是下午四点。

  周离看见了老观主和老妖,他上前打招呼:“观主,又在熬粥吗?”

  “诶?小居士又来啦!”

  “对,我要开学了嘛,之后就在彩云了,我想着去和她打个招呼。”周离说着脱下背包,“对了我还带了几本书过来,是以前您借给小郑的,我借阅了四本,她说让我直接还给您,顺便让我代她向您道谢,借了这么多年了才还,她有些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反正我也不看,要是有人愿意看,是好事嘛!”

  老观主直起身,伸出黝黑的手,接过四本书后说:“我先把它拿去放着。”

  周离点头。

  老观主转身离开,槐序则好奇的蹲下揭开砂锅盖子瞅了瞅:“呀还加得有红豆和花生呢!”

  老妖坐在小庙顶上说:“他年纪大了肠胃不好,夏天又热,一般晚上就熬一锅粥,一顿吃不完剩下的刚好留着早上吃,就懒得再煮了。”

  “那中午呢?”槐序又问。

  “中午吃点饼喝点开水就过了。”

  “这样能保证营养吗?”周离插了一句。

  “还好吧,他也不怎么干活,营养不够多打打瞌睡就好了。”老妖说道,“以前那些年代条件更苦的时候几天不吃饭也没什么,有些观主就当辟谷了。”

  “现在条件……”周离看了看道观的破旧模样,“还是不行吗?”

  “现在好啊,香客们出手大方,但这些钱他都用不完的,拿去给远方的孩子读书了。”

  “这样啊。”

  “他不可怜。”老妖对周离笑道,“他是自己不爱做饭,不爱弄吃的,他懒得很,不讲究,反正不管怎么样还不是过一天,不是吃不起。”

  “那你那个事情怎么样了?”周离又问。

  “哪个?”

  “田里收成那个?”

  “哦,那个我实在没办法。”老妖扣了扣头,“我就去小溪里抓了些鱼放田里,等他们打谷子的时候田里有鱼,应该也挺高兴的吧?”

  “这也是一个办法。”

  这时候老妖指了指他身后,周离便转身,两息之后就看到了老观主的身影。

  老观主端着一杯水,拿着一包饼,笑吟吟的对他说:“这几天凉快了,但爬山还是热,吃点喝点休息一会儿吧,也没什么吃的。”

  老妖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很好吃的!”

  周离道了谢,接过了饼。

  这个饼像是他印象中十几年前农村小卖部卖的东西,他长大后就再也没见过了——包装是完全透明的薄塑料外衣,上面一个字都没有。里面有一张白纸,用表格写着生产厂家、保质期和产品用料等信息,连名字都没有,也没有logo之类的。

  饼不大,在包装中叠成一叠。

  好像有十个。

  周离拆开拿了一个,一口咬了一半,里边有甜的馅料,味道出乎意料的好。

  老观主又往炉子里塞了颗松果,然后和周离开玩笑:“你个小伙子,前几天七夕不来,今天中元节了跑出来访友,哈哈哈……”

  周离趁他不注意,递了个饼给槐序。

  然后看老观主烧火。

  他们那只有很少的一些公园里才会种松树,平常是没有的,所以也没人用松果来烧,周离觉得这玩意儿应该对标山下的玉米芯。

  好像很好烧。

  周离看得新奇。

  离开止洪观后槐序都还在笑他,说他城里人,看人烧火都能看得津津有味。

  周离也不和他争。

  天边太阳都快碰到山了,郑芷蓝家平常夜饭吃得早,他得走快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