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钢铁疲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七 恐惧鸟

钢铁疲劳 三教论衡 3522 2018.11.09 04:05

  墨菲中尉是第2装甲骑兵团的王牌机师之一,佩刀中队的队长。不仅驾驶技术出众,而且理论知识也非常扎实,精通多种型号量产机的外部件维修。

  他的加入,令《机甲威龙》项目的开发强度又一次提升。所有三天以上的长假不再被批准,除非是地球爆炸人类毁灭世界末日,否则任何人都不允许离开费利蒙市,当然也不允许辞职。

  这项严苛的规定只针对参与项目的核心团队成员,不涉及部门内其他小组。长期超负荷的工作,让不少人怨声载道,他们暗地里向头儿汤姆·史密斯诉苦,希望他能代表所有同事,去凯丽那里求情。

  可惜自从墨菲中尉来了以后,凯丽就再不见人影,据说是为了劝解某位重要的人物回心转意,而暂时离开了圣克拉拉。

  汤姆·史密斯无处请命,又不敢得罪墨菲,最后便将怒火发泄到玄野头上。

  于是玄野的工作量又莫名其妙地翻了一倍,原先玄野在贝尔1号小镇做过的一部分属于概念工程师的任务职责,兜兜转转一圈之后,再次回到了他自己手里。

  而此刻玄野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对机甲常识一知半解的少年了。

  当初在辉夜上曾经阅读过的那本《简易版使用手册V1.08》,上面一字一句乃至每个图形和标点符号,都深深地印记进他的意识本能里。就像人类学习语言和书写一样,熟练后无需回想,只要存在相应的神经反射刺激,便能随时使用。

  有能力进入晶核公司工作、实习的都是相关行业的精英,能够进入虚拟现实技术开发部的更是精英中的精英,相比之下玄野在团队内并不起眼。

  墨菲中尉起先也没有留意到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年,直到后面培训Armed Mecha基础课程,玄野总是在课后请教一些比较具体的问题:比方说宇宙型机体在大气圈离地1000米内低空飞行时,如何校正各项环境参数,才能使引擎推进功率达到最大化;又如面对时速60-80公里的移动目标时,怎样手动操作可以使火控瞄准系统,长时间保持锁定状态而不丢失。

  虽然对墨菲中尉而言,这些问题有的比较奇怪,有的又尚显稚嫩,甚至一名全装训练经验不到120小时的准菜鸟级机师,都可以给出适当的参考意见。但与玄野的交谈过程中,少年对机体原理结构和驾驶舱仪表的熟悉程度,还是令他颇为惊讶。

  墨菲中尉是个不计较一己私利、愿意提着后辈的正直军人。自此以后,玄野每有提问,只要在双方所签协议规定的合理范围之内,他都不厌其烦地耐心解答。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地流逝,转眼已到了星历0199年,《机甲威龙》完成了游戏最先期的原型创作和基础概念设计阶段,墨菲中尉便赶在新年之前,带着核心团队所做出的微型DEMO[注1]和详尽的观察报告,回去复命了。

  按照他临行之前的说法,如果这次国防部对DEMO样稿没有意见,那么正式的开发阶段马上就要到来,届时政府会派出一个专业小组,跟进并协助整个项目。

  中尉一离开,整个游戏团队的成员都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肩头压力一减轻,气氛也跟着重新活跃起来。

  回到山景大厦的凯丽给团队放了几天带薪假,让大家有个舒缓身心的机会。

  玄野则趁此机会,抓紧时间处理自己的私事。

  费利蒙(=Fremont),也有人称其为福临门,面积225平方公里,由五个较小的社区组成。

  其中圣荷西区属于住宅区——由于费利蒙联合学区(总共42所学校,包括29所小学,5所初中,5所高中)多次被媒体评选为联邦西海岸硬件设施最好的学区。因此,这里的地价非常昂贵,也是华裔最喜欢投资和聚集的地方。

  中部森特维尔区,则是商业街和旅游场所,包括圣荷西教堂(不在圣荷西区)和费利蒙博物馆等建筑,都是当地较为出名的旅游景点。

  只是森特维尔区的商业街远不及图哈娜繁华,在购物商场与高楼大厦之间的缝隙弄堂内,还存在着不少环境肮脏的地下酒吧——那里是失意者的天堂。

  狭窄的角落里,聚集着那些曾经辉煌过、风光过,如今却生意失败,身家一夜间跌落至谷底的破产者。也聚集着万里迢迢来这里淘金,却屡遭打击,无脸回乡的中年流浪汉们。

  圣克拉拉煊赫的名声,致使这里成为无数人追逐梦想的地方,而劳动力人口的大量涌入,在为费利蒙源源不断注入新鲜血液的同时,也带动了周边地区房价的上涨。

  根据非营利组织“联邦社区发展透视中心”做出的统计,在圣荷西区内,仅仅一套精装修的两居室公寓,其月租便接近2500联邦币。

  对平均收入在3万左右的联邦普通家庭而言,如此高昂的房租,已抵得上他们一年辛苦工作的全部所得。

  而那些怀揣梦想的普通年轻人,孤身出来闯荡,就更没有能力承担这样的房价,或者租个像样一点的公寓了。他们的事业大多刚处于起步阶段,尽管也在说出去颇有知名度的大企业上班,却不得不几个人共同合租一个简陋的小房子,以尽量节省日常开销。

  对此,“联邦社区发展透视中心”宣称:“正是大量地产商在圣克拉拉赚得盆满钵满,才使得许多年轻人因为生活的窘境而扼杀了才华!”

  至于这句话究竟是对是错,则需要自己来判断。

  玄野要去的地方是一间名叫“蔚蓝月光”的小酒吧,走在小巷里,随处可见涂脂抹粉的站街女,这些都算是比较廉价的。

  那些容貌身材姣好,做过写真模特或演出经历的流莺,收费则可以达到800/小时,或者5000一晚,她们的客户中有一半是科技工作者,年龄从20岁到60岁不等。

  尤其是年少得志的高级技术人才,这类人通常内向羞涩,身价不菲,却又精力旺盛,攀比心极强。而某些充满诱惑迷离气息的消费娱乐产业,则正好能够满足他们千奇百怪的癖好需求,同时也帮助这些腼腆多金的人,建立对异性的自信心。

  而且在这里,你几乎察觉不到由于外星异类入侵,而给民众带来的恐惧。

  因为对崇拜商业科技的圣克拉拉来说,只有金钱是万能的。为了钱财放弃生命并不可耻,相反,为了生命却舍弃钱财,才是人生最大的失败。

  蔚蓝月光酒吧是全封闭式,水泥围墙很高,外间只设了一道平常进出用的铁闸,没有窗户没有涂鸦,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铁闸前站着两名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见玄野径直走过来,便将其拦下:“未成年人?那就别挡着路,小子,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那两名大汉身量均超过一米九,面容凶狠,玄野站在他们面前,身高还够不到他们的肩膀,体型更是瘦弱的可怜。估计那两人随便伸出一条手臂,就可以把玄野举起来。

  不过面对着这两名凶悍的汉子,玄野并无惧意,神情也十分平静,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纸条,递给对方:“找人。”

  纸条上是一个隐晦的网络地址,后面有一串数字,显然是某个电话号码。

  “口令呢?”

  “恐惧鸟。”

  那两名大汉对望一眼,点点头,其中一人开始对玄野进行搜身,另一人则敲了敲身后的铁闸门,然后对着头顶的监控探头做了个手势。

  不消片刻,铁闸门上打开一道栅窗小孔,一只贼溜溜的眼睛探了出来:“这次又是什么人?”

  “一个想做交易的小家伙,口令无误,检查安全。”

  话音刚落,栅窗就“嘭”地一声关上了,大约过了五六秒钟,铁闸门缓缓向内拉开。

  一个侍应打扮的年轻人向玄野招手:“跟我走吧。”

  铁闸门后是一条狭长的甬道,坡度略向下倾斜。甬道后是酒吧大厅,这里的光线更加昏暗,照明全靠角落里的几十根蜡烛和头顶的串珠吊灯。

  此刻大厅里已坐了不少客人,音响里放着未经修饰的车库摇滚,歌词充满了对平淡生活的诅咒,以及对未知神灵的亵渎。

  一位背后插着闪光羽毛的异域舞者,双手抚摸身体,在灯下跳起荒诞夸张的舞蹈。靠近吧台的一张桌子前,几个鸡冠头、满身刺青的暴走族,一边吃着炸鸡喝着啤酒,一边不时鼓掌叫好。

  侍应领着玄野穿过大厅,从挂有“闲人莫入”招牌的小门进入。小门后又是一条斜坡甬道,宽度更窄,堪堪仅够两人并肩而行。

  尽头处站着四位身穿黑色西服、戴微型耳机的魁梧壮汉,侍应送到这里就转身离去,黑西服壮汉再次检查了玄野的随身物品和口令,其中一人对着耳机低声说了几句,然后指着身后一扇竖形镂空花饰的房门:

  “预约没问题,老板在里面等你。”

  玄野推开门,里面是一个明亮而宽敞的房间,风格怪异。整个空间内部呈流动型态,以纯白耀眼的光泽度为主,墙壁和天花板融为一体,几乎看不到僵硬的结合面,展现出柔和而多层次的线条变化。而这个充满未来感的白色房间,地上却铺着猩红的手工剪花地毯,强烈的红白对比,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冲击。

  中央一张描金漆沙发上,坐着一位戴墨镜的男人,正依靠着柔软坐垫,通过背投屏幕,观赏一场血腥激烈的地下拳击比赛。

  听到开门声,墨镜男人没有回头,只是伸出食中二指,做了个勾手的姿势:“不介意的话,就过来一起坐,这场比赛很快就可以结束了。”

  男人的背影很眼熟,玄野想了想,没有接受对方的邀请,依旧站在原地。

  “别那么拘谨。生活在外部童话世界的人类,是很少有机会欣赏到这种无限制搏斗的,毕竟他们不愿意相信,更不愿意承认,什么才是最原始的自然真实。”

  墨镜男人说道。

  画面中,比赛果然已进入尾声。

  穿着蓝色背心的参赛选手硬挨下一记腹部重拳,趁红衣对手露出空档,直接左勾拳轰击下颚,在对方暂时失神之际,欺身绞摔,一招十字固,竟生生掰断了对手的胳膊。

  失败者疼得直在地上打滚,赢得比赛的人却毫无同情怜悯之心,一脚踏住对方的胸口,仰天咆哮,振臂呼号。

  ※※※

  [注1]:DEMO是“demonstration“的缩写,这里的含意为《机甲威龙》游戏测试样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