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穿越寻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剧饮千杯男儿事

穿越寻侠记 寂寞宇宙 2241 2019.07.24 23:05

  李世民帮助外人打压自己兄弟,这种行为很是令人不易理解是不假,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李世民为人行事武断莽撞。

  他原本认为李智云要喝一百坛酒不过是震慑他人的狂言,便站出来与之对拼三坛,试图做那一棵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然而当他发现李智云三坛酒喝完仍然稳稳站在场中之时,他便急流勇退了。

  别说他没有再喝的酒量,即使有,他也不会冒这个风险,甚至觉察出李智云的话语里不无轻蔑之意,他也忍了,你能喝是吧?我可不跟你死磕,我让我朋友上。

  在此前喝酒的过程里,他已经给长孙无忌和房杜二人使过了眼色,此时他就坡下驴,不再跟李智云斗酒,退开两步的同时,长孙无忌和房杜二人就起身走了过来。

  长孙无忌第一个说道:“李智云,我长孙无忌来和你喝一杯绝交酒!”

  朋友绝交有多种方式,割袍断义是一种,喝绝交酒也是一种,这些都是君子绝交的方式,还有一些是不够君子的,比如互相辱骂,甚至殴打厮杀。

  长孙无忌原本是想揍李智云一顿的,他没法采用一种君子的方式来跟李智云绝交,因为李智云偷看了他妹妹洗澡。然而这种不够君子的绝交却没能实现,因为他没能揍到李智云,反被万宣道给揍了。

  及至今天,李智云已经是被阴世师认可的轻功第一的武林高手了,不知道比万宣道还要高了多少,再想揍李智云何异于痴人说梦?然而胸中那口恶气如何释放?正好,李世民给了这个机会,那就来跟李智云拼一场酒罢。

  虽然知道自己的酒量也很一般,但是能为妹夫贡献一份力量也是好的,就算自己喝不倒李智云,后面还有房玄龄和杜如晦呢。

  李渊见状就不禁双眉一轩,想要阻止这场斗酒——既然李智云喝到现在还没事,又何必一定喝趴下才算了结?一定要误事才算尽兴?后半夜还得让他改进武功呢!

  正想出言阻止,忽见府中总管刘政会匆匆走来,脸上神色颇有慌乱。

  刘政会是唐国公府的总管,身怀武功,绝非聚丰楼上那位被王薄打晕的管家助理可比,此时他走过来附在李渊耳畔低语数句,说得正是那位管家助理在聚丰楼被打之事。

  这事儿其实并不算什么大事,原本也到不了李渊这里,聚丰楼的店伙跑来报讯,刘政会派了人过去却没能找到凶手,也就只能先把那个管家助理接回府中再说。

  然而那位管家助理醒来之后却汇报了一件大事给刘政会,说是府中有位公子斥巨资在聚丰楼,订购了聚丰楼十年的酒菜,每日一千多份,这就由不得刘政会不大吃一惊。

  而后刘政会立即着手调查,在查明是李智云所为之后,又顺藤摸瓜查到了李智云典当物品的那家当铺,当铺虽然口风甚紧,但怎敢隐瞒唐国公府的总管?继而便查到了李智云的典当品——正是唐国公府众多女主人丢失的细软和首饰。

  这事儿太大了。刘政会不敢独自处理,便只有匆匆返回府中禀告李渊,李渊听罢,看向李智云的目光就变得阴鸷了起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小子搞的鬼啊!

  他本来就在怀疑李智云长期偷盗府中女眷的钱财,而且偷盗青玄秘录偷练甚久,只是顾忌到李智云实有过人之能,能够研悟常人研悟不了的青玄秘录,这才没有立即追究,但是当他听了刘政会这番汇报之后,终于有些忍无可忍了。

  李智云!你这小兔崽子也太无法无天了!

  怒火一起,索性也就不再爱惜李智云的身体了,你不是能喝么?好,就让你喝个够!

  不是有那么一句俗话叫做酒后吐真言嘛?等你喝多了我再单独审讯你这个家贼,看看你会不会说出实情来!

  这样一想,他就不打算干涉长孙无忌的挑战了,不仅不干涉,而且命令刘政会下去安排,安排一些朝中官员来跟李智云拼酒。

  这边李智云却不知道他在老爹的心目中已经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家贼,只须臾间便把长孙无忌喝得抱头鼠窜,而后再“战”房玄龄和杜如晦,房谋杜断是吗?先喝完了你们再谋再断。

  房玄龄和杜如晦哪里架得住他这种喝法,连一坛都没能喝完,便即掩面而去,丢人啊,什么士子气概,什么文人风骨,都丢尽了。

  李智云却也不再追击,而是一边继续大喊:“酒来!酒来!”一边抱着酒坛子满场游走,遇见谁就跟谁喝,只吓得那些酒量浅的宾客纷纷离席而逃,一喝最少就是一坛,谁敢这么跟他喝?

  直到那些得了刘政会通知的,来跟李智云拼酒的当朝官员也都败下阵来,整座演武场就只剩下杨林、杨广那张桌子上还有人坐着,别的桌子周围尽皆空无一人了,谁还敢坐在桌边啊?那就等于宣布是在等候李智云过来敬酒。

  就连最初那些暗暗计数的人们也都懵逼了,谁知道李智云到底喝了多少酒?一百斤?一千杯?恐怕不止吧?

  再也找不到人拼酒之时,李智云站在场中哈哈大笑有时,忽而拍着羽裳的肩膀说道:“羽裳贤妻,你的推拿按摩果然神奇,这效果太棒了,简直就是千杯不醉啊!”

  羽裳早就傻了,心说这是我那手法之功么?怎么看上去不像呢!你喝了这么多,就是我爹来给你推血过宫也白搭啊!你肯定本来就能喝,故意耍我。

  却见李智云又伸出另一条手臂搂住红拂的脖子说道:“初尘姐姐,咱们进行到哪了?下一步该干什么?”

  红拂也在奇怪一件事情,这一阵时间以来,她一直都在留意李智云的裤子,那原本湿漉漉的裤子此刻已经变得很是干燥,不再紧贴李智云的双腿,变得下垂飘逸起来。同时他的身上散发出一种奇特的香味,非常浓郁的,却又说不上来是什么香,从未闻过。

  毒宝分解系统将李智云体内的酒液分解之后再蒸馏,最终变成干燥的气体整出体外,整套工艺就如同后世高度酒的酿造法,因而散发出茅台酒的那种酱香,这个时代的人们上哪里去闻?

  红拂只能默默地想:原来那不是尿。嗯,一定不是尿,尿是骚的,怎么会这么馥郁芬芳?

  听见李智云询问自己下一步该去哪里,便羞涩地说道:“咱们该去女席敬酒了。”

  男女不同席,女席没在演武场内。然而女席亦有重要客人,比如杨广的妃子萧美娘,这样的客人在场,新婚夫妇不去敬一杯酒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