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穿越寻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对赌

穿越寻侠记 寂寞宇宙 2462 2019.08.13 20:01

  转眼间十几招下来,单盈盈也就逐渐摸透了羽裳的武功路数,虽然每每弯曲转折攻向自己背后督脉的那支蛇形判官笔很是阴毒,却也不至于完克自己的双笔点四脉,只要应对得法,就没有性命之虞。

  这就好像后世乒乓球赛里的两个世界级名将之间的对决一样,或许选手甲战术准备充分得当,能在第一局打选手乙一个措手不及,甚至取得11:2这样的悬殊比分,但是选手乙总能适应过来并且扭转被动,找到应对的方法,从而在后面的局次中逐渐扳回。

  然而眼下这两个美女的打斗毕竟不是后世的乒乓球比赛,后世的比赛有局次之间的暂停,她们之间的打斗却没有这样的规定,所以尽管单盈盈已经找到了正确的应对,却仍旧无法扳回失去的先手。

  就在她们且斗且走,即将进入聚丰楼门的时候,忽听上面有人笑道:“这场打斗当真别开生面,兄台可否与我对赌一回?我赌这绿衣女子获胜,彩头二百两。”

  跟在二女身后围观的李智云等人也听见了这人的语声,抬头看时,却见二楼三楼上的窗口都已挤满了人头,却是那些已经进入楼内的食客趴在窗前看热闹。

  李智云仰头扫视一圈,发现这些看热闹的当中竟有几个熟人。他的二哥李世民,还有昨天帮助李世民灌自己喝酒的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都在。

  也不知道这几人是一早就在楼里用餐的还是刚刚随着那一群蜂拥而入的顾客一起进去的,总之他刚刚来到之时并没有在吃瓜群众里发现这几个熟人。

  提出赌彩的正是杜如晦,邀赌的对象却是房玄龄。杜如晦这一提出赌彩,立时引起了酒楼内外观众们的响应,纷纷与相熟之人打起赌来,有赌单盈盈赢的,也有赌绿衣少妇赢的,总之若是所有人都押一方就无法形成赌局。

  众人打赌,正在疲于应付的单盈盈忽然心头一动,在奋力挡开对手一招的同时高声喝道:“且住!”

  然而羽裳却不肯放弃这大好局面,手上丝毫不停,不仅不停,反而攻势愈加凌厉起来。

  且住是什么意思?且住之后我的优势就没了!

  始终跟在单盈盈身侧、并随之逐步后撤的单猛见状就喝了一声:“你这小妇人未免太过刻薄,连说句话的机会都不给么?”

  说话的同时便发出一记劈空掌劈向二女中间,这一掌看似并没有偏帮单盈盈,只求拆开正在打斗的二女,不过事实上这一掌的作用却只在阻挡羽裳的猱身进击。

  “二打一么?好不要脸!”羽裳当然不敢拿身体去与单猛的劈空掌硬抗,便只有无奈停手。与单盈盈隔着一道洞开的酒楼大门对峙而立。

  刚才已经吃过苦头了,她可不想再吃一次,只能忿忿地看着单盈盈抗议:“如果你的叫停是要就此认输,那就算了。如果你想倚多为胜,便请直说,看看咱们谁的人多!”

  单盈盈俏脸一红,强硬道:“明明是胜负未分,我又怎能认输?单猛也不是要帮我打你,我是觉得咱们这样白白的比斗很没意思,不如也学这旁观的客人们一样,赌个彩头如何?”

  单盈盈出身绿林富豪之家,从小就经常看见哥哥的朋友们聚赌,对赌博这种事情绝不陌生,不禁不陌生,而且很擅长,然而此时她提出要跟羽裳赌博却不是赌兴大发,而是为了换取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跟她赌!”羽裳尚未答话,李智云已经说话了,“单老板,咱们就赌你这座酒楼,你若是赌输了,就把这座酒楼给我,你放心,我也不白要你的,随你出价,我会从你手里买下它。”

  李智云在这瞬间便做出决定,决定买下这座聚丰楼,但是本着凡事都作最坏打算的原则,唯恐不论自己出多少钱对方都不肯卖,既然单盈盈提出对赌,那就以此作为赌注好了。

  旁观众人闻言顿时哄然一声,均想:这个小孩子的手笔竟然如此之大,若是他赌赢了,这匾额对联才刚刚写好的聚丰楼可就要再次易主了。

  同时人们也不禁会想:既然这孩子提出这么大的彩头,那么他输了又会拿什么赔偿呢?若是以相当于对方的作价来赔偿,这银两只怕就会上万!

  单盈盈闻言就不由得蹙起了秀眉,这家酒楼是她花钱买的不假,却是经过了宇文成龙的巨幅砍价的,等于是宇文成龙讹了那位张老板一座酒楼来送给自己,若是自己转手卖给这个小孩子,岂不是欠下了宇文成龙一个人情?

  她本来也没打算把这家酒楼经营下去,只是临时用于自己逗留长安这段时间里的食堂罢了,原本的打算是等到自己逛遍了长安,就把这家酒楼还给宇文成龙,至于后者如何处理是后者的事情,才不管他是留是卖。

  单大小姐从来都不差钱,当然不会产生从酒楼转手中牟利的想法,钱可以不赚,但是人情绝不能欠,尤其不能欠宇文成龙这种人的人情。

  于是说道:“这酒楼并不是我的,我不能与你赌……”

  话还没有说完,忽听旁边有人说道:“为啥不赌?跟他赌了就是,不要担心,真若是输了这座酒楼,我就把大兴城的醉风楼买下来送给你!”

  说话的当然是宇文成龙。

  李智云想打赌,宇文成龙更想打赌,李智云打赌打得是聚丰楼的主意,宇文成龙打赌打得却是羽裳的主意,“小兄弟,只要你媳妇赢了,这座酒楼我们可以输给你,可若是你媳妇输了呢?你赔什么给我们?”

  单盈盈闻言不禁有些厌恶地看了看宇文成龙,意思是真讨厌,谁跟你是“我们”?说得跟一家人似的。

  李智云根本就没搭理宇文成龙,此时他才想起刚才有人把面前这个流里流气的青年成为宇文公子来着,便已经猜想到了这人可能是宇文成龙,但就算对方真的是宇文成龙他也没打算理睬,不揍他一顿就算好的了。

  所以他只问单盈盈:“你到底是不是这座酒楼的老板?难道你只是这里的老板娘?”

  “呸!小孩子不要乱嚼舌头!本姑娘还没嫁人呢!”单盈盈一指头顶,“你没看见那匾额么?这家酒楼姓单!我不是老板谁是老板?”

  说到此处,唯恐对方就此话题继续讨论,便一指宇文成龙说道:“只不过这家酒楼却是我从他手上买来的,你要对赌,就跟他赌好了。”

  李智云才无所谓跟谁对赌,见单盈盈如此说法,就强忍着厌恶看向宇文成龙道:“那就赌吧,你想赢什么尽管说。”

  宇文成龙本想说“如果你输了就把你这个身穿绿裙的媳妇给我睡一个月”,但是当着单盈盈的面却不好这样讲,因此说道:“本公子为人最是仗义,只要单大小姐输了就把这酒楼卖给你,若是单大小姐赢了,只需你带着你的媳妇一起到我府上作客一天,这赌注你可满意?”

  在宇文成龙想来,这小屁孩也不知是哪个官员的儿子,但只要不是皇子、不是那几位王公重臣的嫡亲子孙,只要他带着童养媳到了自己家里,还不是任由自己摆布么?到时候就是当着这个小孩子的面睡了他的媳妇,他又能怎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