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穿越寻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退婚

穿越寻侠记 寂寞宇宙 2817 2019.07.03 23:06

  李智云终究没去城隍庙。

  当他问过跟随在后的乞丐们,得知城隍庙有一千多口子人吃饭时,就打消了亲自前往城隍庙的念头。

  十个人能拿的了一千个人的饭菜么?肯定拿不了啊!那么是不是该给他们买辆马车?再在马车厢上写上“宅急送”三个字,然后自己亲自上门,明眸皓齿地暖暖问候,亲手送上全家桶?

  他倒是买得起马车,却真的没有这个时间,而且他也不涂口红。

  在典当了珠宝细软之后,他把典当来的金银连同包袱里原有的金银全部交给了一家叫做聚丰楼的酒楼老板。

  送饭送菜送酒水,本来就是饭店的正常业务范围。

  提前支付饭菜酒水金十年的,每日两餐你酒楼派人送到城隍庙。这就是他给酒楼老板提出的要求。至于要不要用车,你饭店自己想办法。想挣这个钱,就得自己想办法,天经地义。

  有钱能使磨推鬼。酒楼老板活了四十多年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豪爽的主顾,简直是豪气冲天,豪气干云了!

  给钱谁不要啊?开饭店的不仅不怕大肚汉,更跟钱没仇,你说送哪就送哪,你说几时送就几时送,要车?我雇,我买,怎么都行,死都要准时送到,保质保量!

  施舍乞丐算不算侠义之事?他不知道,总之把钱花出去了九成九,剩下的买了一对金手镯,打算送给红拂姐姐。

  昨夜红拂姐姐帮了自己一个大忙,跟救命都没啥区别了,今天中午也没能请人家吃顿饭,正好红拂姐姐去自己家了,那就回去找个机会把这礼物送给她,聊表寸心。

  其实那些典当出去的细软里面也有金手镯,金钗,金簪子什么的一应俱全,但是那毕竟都是赃物,若是拿给红拂带在手腕上,一旦被人给认出来了,岂不是害了她?

  所以重新买了一对。就算日后自己这次典当或订餐被人怀疑,至少红拂不会因为这对手镯受连累。

  当然,典当行是很讲规矩的,一般绝对不会对外透露典当人的姓名以及典当品的来历。这个时代里的典当行的另一个名字就叫销赃窟,只要是“死当”品,什么东西都敢收,收下来自有渠道出手。

  只不过在买镯子的时候,万宣道不无羡慕地问他“你这是给你娘买的么?”让他无言以对且满心羞惭。

  母亲俭朴度日,是该过过好日子了,只是这一次真的不行,府中刚刚丢了钱,自己就给母亲添置贵重物品,这等于是不打自招。

  对不起了母亲,不过也不用急,回头等我侠义值多了,就兑换两套武功秘籍去卖,咱家想要发财很容易。

  买完了金镯子就往家里走,回到唐国公府门前时,却被门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就如同后世某大型餐饮娱乐场所的停车场,唐国公府的门口排满了马车,足有十辆之多,另有战马近百匹依次排列,其中二十多匹拴在大门左右两侧的马桩上,剩下的没有马桩,便有府中的下人负责照料。

  这是贵客盈门啊!不就一个杨素带着一行人过府么?哪来的这么多车辆?

  没等他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看见站在大门口一脸焦急的李建成,一边东张西望一边搓着手。

  恰好李建成转头看向他这边,看见他和万宣道之后顿时换上了一脸喜色,说道:“智云你去哪了?爹爹让我找你呢,快跟我进去!”

  说罢转身就往大门里面跑,李智云见状,就猜想父亲必定有急事见召,不然就不至于把大哥急成这样,于是就跟在后面往里跑,万宣道自然紧紧跟随,只看门外这么多豪华车辆,就知道府中一定是有热闹看了。

  李建成三步并作两步,不多时就带着一对甥舅来到了府内演武场外面,这才放缓了脚步,对李智云嘱咐道:“爹爹在里面等你,里面有好多贵客,千万不要失礼。”

  唐国公府面积广阔,既有演武厅也有演武场,演武厅是李家父子练武用的,演武场则是家将家丁锻炼武功的场所,是一座十丈见方的院落。

  李智云点头表示明白大哥的提醒,便即缓步走了进去,一进院门就看见院子里面竟然不下百余人,只有几人在正北方居中就坐,想是杨素这等贵客,余下的尽皆站立周围,应是护卫保镖之类,杨素的那些护卫也在其中,李靖也与这些护卫站在一起。

  父亲李渊自然是坐着的,却没有坐在最中间,最中间坐着的是一名五十多岁的老者,胡须花白,穿一身武者的短打练功服,身材略显瘦削,但是看上去极为孔武有力。

  老者的身边站着一个少女,真正的明眸皓齿(不是宅急送那样的明眸皓齿),娇艳如待放的花苞,十四五岁的样子。

  父亲李渊坐在这老者的右侧,身边站着李世民。相比之下较为尊贵的、老者的左侧坐的却是一个年龄跟父亲差不多的中年人,白面微须,胖瘦适中,气质不俗,给人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之感,很是儒雅的样子。

  在这位儒雅中年人的左侧又坐着一人,身材也很瘦削,却给人一种鹰隼般的锐利之感,也不知是眼神锐利还是棱角分明的面孔锐利,总之看见这人就会联想起一只老鹰。

  “老鹰”的身后一左一右站着一红一绿两名美女,红的是红拂,绿的却是那名女飞贼,只看见这一红一绿就明白了,这只老鹰必是越国公杨素。

  杨素的左边还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仍然是瘦削身材,模样也还周正,只是眼神之中透着一股阴冷,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只老狐狸,公的。

  老狐狸的身侧站着一名年轻人,看上去比二哥李世民略长少许,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生得颇为英俊,兼又器宇轩昂,想来应是老狐狸的子侄,如果是保镖就不可能站在这个地方。

  在父亲李渊的右侧也坐着一名中年男人,也是五官端正的那种,在座之人里面属他坐姿最为端正,似乎身份偏低,也没什么气势,看不出会不会武功,想来应该是不会的。

  这个中年人的身边也有一名少女,年龄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给人一种小鸟依人之感,模样却只能算是俊俏,因为她既比不上正中老者身边那个少女,也比不上杨素身边的一红一绿。

  “智云,你来了,快过来,见过这几位贵客。”李渊看见李智云进了院子,立即招手,瞥眼间看见李智云手上拿着一根竹竿,便不禁眉头一皱,“你拿根竹竿做什么?”

  李智云这才想起来自己从明月客栈里顺来的这把“多情剑客无情剑”,拿在手里竟然忘记丢掉了,就只好把竹棍往脚前一拄,解释道:“孩儿最近身体虚弱,需要它来作拐棍。”

  嘴里应付着父亲,回头一看李建成和万宣道居然都没进来,不禁奇怪,如此隆重的场合,父亲不给客人介绍大哥李建成,也不叫三哥李元吉到场,却唯独叫自己进来见什么人?

  难道说老李家的规矩改了,庶子比嫡子重要了?还是因为我能够改进武功,所以父亲准备重点培养我?如果真是这样,闹不好将来他登基称帝还会立我为太子,我可真的不稀罕这个太子,我要完成任务!

  李渊却不知他心中所想,也不再管他手中的竹竿的事情,从中往左指引着几位贵客说道:“这位是靠山王,你的杨林爷爷,这位是你的表叔晋王,这位是越国公,你也得叫一声杨爷爷,这一位你得叫一声宇文叔叔……”

  李智云不敢怠慢,以晚辈之礼见过这几位王公显贵,该喊啥就喊啥,心说我这大礼连他们身边人都给参拜了,着实吃亏。

  见过之后,却见父亲介绍完了左侧的贵客之后转而看向他右侧的那个坐姿标准的男人笑道:“阴兄,咱们先人后己,最后介绍你,你该不会介意吧?”

  那男人微微摇头表示无妨,脸上肌肉牵动,似是想要挤出一个微笑却又挤不出来。

  李渊却没有留意这一细微变化,随即看向李智云说道:“智云,这位就是你的岳丈阴世师……”

  “国公爷且慢!”阴世师忽然打断了李渊的介绍,站了起来,沉声说道:“这岳丈之称兄弟实不敢当,不瞒国公爷,阴某今天携女前来,其实是来退婚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