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穿越寻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媳妇的本事

穿越寻侠记 寂寞宇宙 2459 2019.07.22 22:06

  古人敬酒,讲究的是先干为敬。这与后世现代人的酒文化截然相反。

  后世人在酒桌上所谓的敬酒,是敬谁谁喝,我敬你一杯,你就得喝一杯,我敬你一百杯,你就得喝一百杯,我想敬死你,你还不想死,那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但是古人不同。古人敬酒是先干为敬。我敬你,我先喝。你若是给我面子,那么你只需回敬我一杯即可,你先喝。

  若是你觉得你的身份比我低,我敬你一尺你想敬我一丈,那么我敬你一杯之下你就至少得敬我三杯。

  所以当李智云来到王薄这一桌时,没等说话,他要喝的酒就已经多达九杯了。这其中包括他敬给该桌五位客人的五杯酒,包括李靖敬他三杯的回敬,也包括王薄敬他一杯的回敬。

  这咋回事?李智云心里一紧。

  他早就算过今晚他需要敬酒的杯数,像杨林、像阴凤姬的哥哥、像眼下李靖这一桌一样的桌席一共有六个,也就是在这六张桌子上他最少要喝三十杯酒。

  剩下的那些桌席他只需要一杯带过即可,无需敬至每人,但是剩下的桌子也足有一百多张,这就又是一百杯酒。

  这还不算那些摆在演武场外面院落里的酒席,那些酒席都是些等而下之的客人,自己这个新郎官都无需露面的。

  但是眼下这一桌的气氛很不对,估计就算喝了这九杯也不算完。

  李靖有跟他拼酒的意思,这个他看得出来,下午李靖丢面子了,想在酒上找回来可以理解,可是这第一个说话的人又是谁?李靖的老铁么?来帮你老铁拼酒的?

  这就让他有些为难,虽然刚才已经在杨林和阴凤姬哥哥那两桌喝了十几杯酒,虽然使用的酒杯并不大,只有一两酒的容积,而且感觉到这个时代的绿蚁米酒度数偏低,跟后世的啤酒米酒相差仿佛,但是这总共一百三十杯又该怎么个喝法?

  那就是十三斤。就算是十三斤啤酒,以自己目前这种小身板,能喝得下去么?或者说,喝下去能不醉么?

  若是现在就跟这桌上的李靖他们拼酒?那肯定拼不过啊!

  拼不过还不说,最要命的是一旦自己在这桌上喝了一个现场直播,当众出丑是一定的,而且后面那些桌子上的客人也没法去敬酒了,那就是大大的失礼!

  望向此处的其他宾客都能体会到李智云的尴尬,知道这样的敬酒是他不可承受之重,但是他们并不认为这第三桌上的客人有什么恶意,客人与新郎拼酒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最多也就是开开新郎官的玩笑,让他醉卧春宵罢了。而且对于这位小新郎来说,醉卧春宵就更不会耽误什么,反正他夜里也办不成什么正事儿,醉卧一夜又能如何?

  所以人们都把目光关注在这里,想看看李智云如何露怯认错道歉。

  在这个时代里,只要不是与敬酒之人有什么深仇大恨,那么拒绝接受别人的敬酒就是一件很失败的事情,必须要为此认错道歉,说明原因,比如体弱多病,比如不胜酒力等等,不然就等于告诉别人自己不是男子汉。

  果不其然,李智云的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情,欲言又止的模样,然而王薄和李靖可不管这么多,执意要让李智云出丑,所以两人二话不说,都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甚至都没等陪酒的李世民介绍他们的身份姓名、为其引见。

  王薄所说的是“互敬一杯”,其实就是每人喝两杯,你敬我,我回敬,我敬你,你也必须回敬;

  而李靖这里说的是“敬你三杯”,就意味着他主动连干三杯,而李智云如果不想失礼的话,就必须回敬三杯。

  现在王薄和李靖各自喝了一杯酒,又把杯底亮给李智云看,意思就是,该你了。

  “夫君莫要烦恼,这杯酒由妾身来替你喝。”红拂最是呵护李智云。

  虽然她知道她嫁给李智云是出于杨素和杨广的安排,且是别有用心,另有所图,但是她仍然觉得很是幸福美满。能够嫁给自己的恩人,并且朝夕陪伴在他的身边照顾他,岂不正是自己的心愿?

  更何况还有明月客栈里的那一次亲吻?那一吻已经决定了她此生不可能再嫁他人了。

  “笑话!”王薄大笑几声,只震得场中客人耳鼓嗡嗡作响,“一个连喝酒都需要女人代替的人,也配为人丈夫么?这位娘子,请恕在下直言,你这可是在帮倒忙,你若真的替你男人喝了,你男人必将遭到天下英雄好汉的耻笑。”

  听了王薄的笑声以及说话,一直站在红拂身后的羽裳不禁面色一变,心说他怎么会在这里?

  此前这人起身第一句话就令她觉得有些熟稔,只是因为面目陌生,因此并未多想,但此刻听了这笑声之后再仔细留意这人说话的语气和嗓音,便能够断定此人必是师兄王薄无疑。

  当然,当此时刻,即便是听出来对方是王薄也是不能相认的,因为她已经是李智云的妻子了,王薄却不是以娘家师兄的身份来的,相认便是节外生枝,引来麻烦无穷。

  其实即使王薄提前知道她嫁给了李智云,也是不能以娘家师兄的身份来贺的,因为她的家世出身对大隋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桩高度机密,绝对不能公之于众。

  来了就来了吧,你添什么乱啊?认出王薄之后,羽裳就不免心头有气,当即说道:“夫君你但喝无妨,妾身倒要看看,这里有谁能够灌醉于你!”

  说话间她的一双柔荑已经轻轻捏在了李智云的肩头,道:“妾身曾经学过一手推血过宫之术,最是适合解酒,保你喝上十斤八斤不醉!”

  附近杨林那张桌子上的杨广闻言大奇,转向杨素问道:“世上还有这种神奇的推拿之术,是你教的么?”

  杨素也不禁有些疑惑,心说难道这丫头是从小无相功里悟出新的手法了?口中却说道:“自然是我教给她的。”

  杨广闻言不禁有些后悔,早知道绿扇有这么一手,就不同意杨素把她嫁给李智云了,就算把她领回自己的晋王府中做一名通房丫鬟也行啊。

  杨广平素里时常走访文武百官,欲行结交拉拢,最好的方式莫过于一起饮酒,所以他每天都喝得醉醺醺的回家,酒后行房之时萧美娘嘴上不说什么,心里的厌恶总是无法掩饰的,为此他也很是烦恼。

  若是有绿扇这样一个能帮助自己解酒的丫鬟在身边,自己还怕什么酒池肉林?

  利用内功解酒并不是什么匪夷所思之事,且无关内力的深厚与浅薄,李智云对此所知甚多,比如北宋的段正严,再比如南宋的丘处机,都是能够运用内功解酒的高手。

  但是利用内功、运用推血过宫的手法给别人解酒就比较新颖了,没想到这女飞贼还会这么一手。看来娶她真没白娶!

  想到此处,心中豪气顿生,说道:“来来来,我李智云今夜就舍命陪君子,跟你们喝个一醉方休!”

  说罢便由身边抱着酒坛的阴凤姬把酒斟在红拂端着的托盘酒杯里,而后伸出双手,同时拿起两杯酒来送到嘴边,一扬脖,就干了这二两绿蚁酒。

  众人见状就有些哭笑不得,合着这小新郎还是靠他老婆撑腰才这么豪气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