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穿越寻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肚子里的胎儿会说话

穿越寻侠记 寂寞宇宙 2239 2019.07.28 23:38

  李渊知道窦氏为什么闹,昨夜李智云的婚礼令她这个正室夫人以及三个嫡子颜面尽失,她心里有怨气是正常的。但是他并不认为窦氏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哭闹了。

  是我故意要落你母子的面子么?那是杨广和杨素他们张罗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样的小事,犯的着跟给杨广添堵么?你当杨广是吃素的?这深更半夜的跑来跟我闹,你想闹出来个什么样的结果?又能闹出来一个什么结果呢?

  窦氏的不可理喻令他很是生气,他很想训斥窦氏一番,却又不能当着李智云的面发作,就看了李智云一眼,严厉说道:“你在这里好好反思一下你的过错,哪都不许去!”

  说罢一扯窦氏的衣袖,“你跟我来!”

  大书房的旁边有一间静室,平时李渊在大书房读书,偶有手不释卷,错过了正常的就寝时间,不方便再去几位夫人的院落,便会在这间静室里小憩。又或者偶有身体疲倦,也会躺在这间静室的床上看书。

  此时李渊拉着窦氏来到这间静室的门外,冲着守护在附近的家将挥了挥手,“你们去十丈之外守卫,我和夫人有话要说。”

  那些家将尽皆领命而去,却不知李渊和窦氏有什么话要说,竟然如此郑重。

  只说李智云一个人留在大书房,左右无聊,就摸起了父亲扔在书案上的那本青玄秘录,前天夜里他从羽裳的手里抢来了这本秘籍,还没来得及过目,就主动交给父亲了,现在正是机会,看看这上面究竟有什么了不起的武功。

  他带着些许不屑把秘籍拿在手中,打开一看却立马傻眼,这特么是什么秘籍?这不就是一堆白纸么?又或者是北宋末年九天玄女传给宋江的那种无字天书?这我可看不懂,据说这种天书只有吃了仙枣才能看见内容。

  他当然不会断定这是一本无字天书,只从杨素、阴世师等人的话里话外来分析,这本书就不可能是无字天书,既然不可能是,那么会不会另有玄机呢?

  瞥眼就看见书案的一角有一个水壶,水壶中的水不是用来喝的,而是用来研墨润笔的,心念一动,就提起水壶洒了些水在一页纸上。

  穿越前学习过的武林掌故里有好几个这样的故事,比如明朝时期有一个叫做大悲老人的武林高手曾经拥有一副羊皮地图,那地图浸水之后才会显现出真实的内容——李白的一首《梦游天姥吟留别》,以及通往侠客岛的海上航线。

  又比如北宋时期那个叫做游坦之的少年,在机缘巧合之下学到的《摩伽陀国欲三摩地断行成就神足经》,也是经书浸水之后才显出图形文字的。

  那么这本青玄秘录会不会也是用密写药水写就的?

  实践证明这本秘籍与密写药水无关,他把一页纸浸湿之后,再凑近烛光去看,结果纸还是纸。

  水不行?那么火呢?

  这秘籍的纸只是普通纸张,更无夹层,用火一烧立成灰烬,倒是不用试验了,他只是将那张纸凑近烛火去烘干,在烘干的过程中也没发现有什么字迹显出。

  曾经有一个说法,用牛奶在纸上写字再用火一烤就能显现?但是很显然,如今自己手中这本青玄秘录与牛奶无关。

  这不就是一本废纸么?就为了这本废纸,老爹竟然脸都不要了,这也太不值了!

  李智云郁闷之极,忽而一阵倦意袭来,恨不能躺在地上就睡。

  恍惚中忽然想道:虽然我知道这青玄秘录是一本废纸,但是老爹可还拿它当宝呢,更有诸多武林人物觊觎,若是我就这样睡了,万一这本废纸出现什么意外,老爹岂不是要问责于我?

  不行,得把它送到老爹手里,你留我在书房思过可以,但是你别把这本废纸留在我身边。

  想到这里,就推门出了大书房,直奔那间静室。静室距离大书房不过五丈远近,周围是一座池塘,有一座木桥联通,没等走上木桥,就听到了静室里的争吵声音。

  “你也不要跟我说什么杨广杨素,你就是偏心这几个狐媚子,尤其是宇文家的,这半年你没有一夜是在我的院子里过夜,若不是你厌倦于我,又怎会如此冷落?”窦氏哭泣道。

  “哼!”李渊的冷哼随即响起,“我承认我这半年的确没有去过你那里,但是你也有脸拿这事来怪我么?那么我就问问你,在你怀上这个孩子之前那两个月中,我奉旨外出办事,根本不在长安,你这肚子里的孩子又是如何怀上的?你真当我是个傻子么?”

  还是那句话,虽然这个时代里的人们把生不出孩子或者生出歪瓜裂枣的过错归咎于女人,但是没有男人、女人就不能怀孕也是人人皆懂的。

  李渊这话一说,窦氏立马不出声了,甚至连哭泣都停止了。

  李渊的语声再次响起,听起来很是痛心:“你我夫妻多年,你又为我生了三个女儿、三个儿子,我本来不想追究此事,谁知你还不依不饶了,这可是你逼我的,今夜你就给我说个明白,你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

  忽听噗通一声,似乎是有人跪在了地上,窦氏的声音响起,饱含委屈:“妾身以性命担保,除了夫君你以外没有跟任何男人同处一室,这孩子……这孩子怎么来的,妾身委实不知!”

  李渊森然道:“你真以为我是傻子么?没有碰过男人,你却怀上孩子了,别说我不信,你觉得这话说出去有人会信么?今天你若是老老实实交待,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如若不然,你就别想看见今天的太阳了!”

  窦氏突然高声叫道;“李渊,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娘她清清白白,与任何男人都没有关系,你若是再敢欺负我娘,休怪我娶你性命!”

  这声音、这话与听起来甭提有多别扭,明明是窦氏的声音,但是腔调和口吻却与窦氏截然不同,而且单从语义来理解,说话之人似乎是以窦氏的子女自居!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李智云惊得停在了木桥上面,忽听又是噗通一声,室窗上映着的那个高大身影陡然矮了下去,也不知道老爹是跪下了还是坐倒了,只听老爹颤声问道:“你……你是谁?”

  “我是谁?呵呵……我是李玄霸!”窦氏的声音傲然说道。

  室内一片死寂,室外李智云也懵逼了,李玄霸?没错,算起来窦氏肚子里怀的这个胎儿应该就是李玄霸,可问题是这胎儿不过六七个月,距离降生还有好几十天,怎么就能说话了?这种事就是在后世现代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