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穿越寻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喝大了

穿越寻侠记 寂寞宇宙 2458 2019.07.23 12:20

  有羽裳的推血过宫撑腰,李智云后世练摊撸串喝扎啤的豪气就侧漏了,喝了与王薄互敬的两杯之后,又回敬了李靖三杯,然后才气定神闲地等候李世民给他介绍在座的几位宾客。

  王薄?李密?王伯当?除了李靖之外,这三个人虽然都没见过,但是他却知道这三人都是隋末的风云人物,不说如雷贯耳也差不多,可是这三个人怎么搞到一起去了?而且貌似跟李靖关系极近?难道是因为我的穿越导致的?

  等到李世民为他介绍庄四虎时,忽觉这位庄四虎很是眼熟,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在哪见过。

  这也不怪他想不起来,换了一身华贵衣着,束起了头发洗净了面孔的庄四虎已经与往日里那个蓬头垢面的乞丐判若两人。

  庄四虎也挺难为情的,自己和一众乞丐兄弟刚刚得了李智云的慷慨施舍,却来到他家里偷他家的东西,但怎奈王薄对自己有救命之恩,救命恩人相求之事不能不帮,就只能一码归一码了。

  如此一来,他又怎么好意思跟李智云相认?只能初次见面似的点头示意,受了李智云一杯敬酒,再回敬一杯了事。他可不想跟王薄和李靖灌醉这个出手豪阔的小恩公,吃了人家的,本来就嘴短。

  然而王薄和李靖却并没有就此收手,因为他们清清楚楚地听见了羽裳说的是能保李智云十斤八斤不醉。

  十斤八斤算的了什么?

  这年月只要是在江湖上混的,喝这绿蚁米酒,谁不是十斤八斤的量?若是连十斤酒都喝不了,都不敢跟人提喝酒俩字。

  即使不说现在,就是把下午哥儿几个在聚丰楼以及晚上在那个小酒馆里喝的酒加起来,每个人也得喝了十斤开外了。

  可以说酒量好点的男人哪个不能喝个二三十斤?你羽裳能保李智云十斤不醉是吧?那就让他喝上二十斤,二十斤不行就喝三十斤,就不信你推血过宫还能把他喝到肚子里的酒推没了?

  于是两人一边夸赞李智云海量,一边又换了大碗来跟李智云斗酒。

  场中众宾客也都看懂了这两人的用意,均想:这两人莫不是跟新郎官有仇?怎么竟然如此死磕法?非得把李智云当场喝趴下么?

  于是众人也都不喝酒吃菜了,就这么冷眼旁观,想看看这场斗酒到底是个什么结果。

  就连陪在杨林身边的李渊也觉得有些奇怪了,心说这几人是从哪冒出来的?这些人里面他只认识李密和那个叫做李靖的,就连王伯当都不曾见过一面,当年武举之时他正好不在长安,没见过这位新科武状元。

  但是不管怎么说都不能把人家跟新郎官拼酒定为过错,这是风俗中很正常的事情,正好儿媳妇之一的羽裳也表示懂得推拿解酒,那就姑且让他们斗一斗,让他们知道李家的儿郎不是怂货,也免得今后是人不是人都敢跟李家儿郎放对。

  换了大碗之后拼酒速度骤然加快,转眼间李智云便已喝过了十斤,而王薄和李靖两人每人不过喝了五斤多点而已。

  见此情景,羽裳便不禁恼怒起来,说道:“你们两个到底想喝多少啊?我夫君可不能只陪你们两个喝,他还要去别的桌敬酒呢!”

  自己的功夫自己知道,羽裳当初跟父亲羽则男学来的这手绝学叫做“截脉融气功”,其特点是在击中对手经络穴道的同时顺势化掉对手体内的部分内力。

  此功与中土各路武功绝不相同,乃是她父亲羽则男这位高句丽排名第一的武学宗师独创而出。就好比北冥神功加上六脉神剑即可将酒水循着经络导出体外一样,截脉融气功加上忘情指亦能产生相同的效果。

  但是这门功夫用于导引他人体内的酒水却不是无穷无尽的,而是受到了她本人内力的局限,此时化解李智云喝到体内的十斤酒水已经接近极限了,若是继续行功下去,最多再消解三五斤酒,她的内力便会枯竭。

  你王薄到底想怎样啊?不懂得什么叫做适可而止么?

  她之所以耗费内力来帮李智云挣面子,是为了讨好李智云,以便套取青玄秘录中的武功绝技,如若不然,只看李智云对待红拂的态度就知道,即使李智云肯说出秘录中的武功也只能告诉红拂,绝不会告诉她和阴凤姬两人。

  但此时若是王薄不知道见好就收,仍然跟李智云死磕下去,那么最后非但李智云还会醉倒,而且她的一番辛苦也将付之东流了。

  所以她在质问王薄李靖的同时,狠狠地瞪了王薄一眼,意思是你别瞎捣乱行不?

  然而王薄又怎会知道羽裳嫁给李智云的真相?他把羽裳的眼色和质问都当作是呵护体贴李智云了,心中怒意不减反增,索性一咬牙,只当没看见也没听见,直接抱起一坛酒来咕咚咚喝了一个坛底朝天。

  喝干了一坛酒之后才笑道:“新郎官,我敬你一坛!你看着办!”说话时身体也不禁晃了两晃,显然也是到了量了。

  毕竟他是喝了一下午加半晚上才来的,纵使连续作战能力较强,但是之前的酒意不能免除。

  相比之下,李靖反还不如王薄,十几碗喝下来就已经隐有不支之象了,所以当王薄抱起酒坛拼酒之时,他便只能作为一名看客,静等李智云醉倒在地。

  李靖不如王薄,一来是因为王薄久在长白山活动,天寒地冻之中饮酒比喝水还要频繁,练出了一副好酒量,二来是因为他下午脖子受了伤,虽然没有伤到食道,但终究是个伤,少量喝点无关紧要,想要酗酒就不免受到影响了。

  旁观众人见状尽皆有些骇然,因为人们都是从头看到现在的,有些细心的人一直在默默计数,算起来这个叫做王薄的人已经喝了足有二十多斤了,而李智云在回敬了李靖和王薄那十几碗之后,若是再将这一坛酒回敬下去,那就至少要喝到四十斤以上!

  大家都曾听得明白,李智云的新娘子之一、那个宣称懂得推血过宫的美女只能保证李智云十斤不倒,可眼下他若是真的喝到四十斤,不倒才怪!

  即使是一个成年人,能喝到三十斤酒的也是难得一见的海量之人了,而李智云却不过是个十岁多点的孩子,这坛酒他是喝还是不喝呢?

  人们觉得李智云不会喝这一坛酒,因为喝下去醉倒当场并不比认输光彩几多。

  就连李渊也打算过问一下了,你们这一桌上的人到底想干嘛?是来喝喜酒的还是来捣乱的?

  正想说话时,却见李智云把手中的酒碗往地上一摔,身体踉跄着几欲摔倒,吓得旁边三个新娘子慌忙扔了手里的托盘酒坛将他扶住。

  李渊见状就忍不住叹了口气,正想让三个儿媳妇把他送回洞房时,却见依偎在一团绵软之中的李智云挣扎起来,一边挣扎还一边含混不清地喊道:“拿酒来!先拿十坛!”

  众人闻言便是心头一凛,完了,这孩子是彻底喝大了,不仅舌头都硬了,而且神智也混乱了,一坛都喝不了,还要十坛?

  最为细心的红拂,在紧紧搂住丈夫的同时,发现丈夫的裤子已经湿漉漉地贴在了双腿之上,就不禁更加心疼,这一定是尿了啊,这回可真的是丢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