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穿越寻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穿越寻侠记

寂寞宇宙

  • 武侠

    类型
  • 2019.05.23上架
  • 34.70

    连载(字)

2336位书友共同开启《穿越寻侠记》的武侠之旅

掌门狙击手狄烈 掌门凤啸堂之六味地黄丸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唐国公府的家丑

穿越寻侠记 寂寞宇宙 2233 2019.05.21 18:27

  隋仁寿年间,长安唐国公府后院的一座寝室之中,一个二十多岁的美貌少妇正坐在床边,抱着一个十岁出头的少年失声恸哭,“我的儿啊,你的命好苦啊!你倒是醒过来告诉为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只有娘一个人相信……你不是那样的孩子啊!”

  这少妇正是唐国公李渊的第二房小妾万氏,祖籍丹阳建康,祖辈先后在南朝的几代朝廷中担任过要职,父亲万武刚则是隋朝的利州刺史。所以虽然万氏算不上出身名门望族,但也是小有背景的世家女子。

  嫁给李渊之后,万氏的日子并不好过,因为李渊有一个正房夫人窦氏,那可是昔年李渊力克群雄,以其精湛的箭术“雀屏中选”娶来的如意佳偶。

  北周周武帝的姐姐长公主生下一个女孩即窦氏,窦氏的父亲窦毅常说:“这个女儿相貌美丽,又学识不凡,怎可随便嫁人呢!”于是画两只孔雀在屏风间,让求婚的各射两箭,他暗定谁能射中孔雀眼睛,就许配给谁。

  射的人超过几十人,都不合要求,唯有李渊最后射两箭射中孔雀的两只眼睛,于是就娶了窦氏回来。这就是雀屏中选的出处。

  与窦氏婚后,夫妻恩爱如胶似漆,朝夕相伴,除了收纳万氏那个洞房花烛夜之外,但凡李渊不出征的时候都睡在窦氏的床上,从来都不给万氏侍寝的机会。

  所以窦氏是生了李建成再怀李世民,生了李世民又怀了李元吉,而万氏这里却只能每夜对窗剪烛,形单影只,守了好几年的活寡。

  由此可见李渊和窦氏之间的感情之深,同时也可以看出窦氏在李家后院的独尊地位,独霸丈夫的身心,谁又敢说她什么?

  然而男人毕竟是男人,不论再怎样对妻子钟情,总有审美疲劳的时候,所以当窦氏怀上了第三个儿子李元吉的时候,李渊终于忍不住了,悄悄跑到了万氏的屋里睡了几夜。

  说到底窦氏的地位是李渊自己给惯出来的,是李渊自己钟情妻子,却并非窦氏敢在李家横行,这个时代总归是男尊女卑的时代,更何况李渊贵为国公,是当朝皇帝杨坚的亲外甥?所以李渊这么一说,窦氏也就顺从了。

  说起来万氏的肚皮也算争气,新婚之夜没能怀上,这一回只陪着夫君睡了三个晚上就怀上了,于是在窦氏生下李元吉两个月之后,她也诞下麟儿,也就是此时她抱着痛哭的这个少年,李智云。

  李智云是李渊的第四个儿子,上面三个哥哥都是嫡子,就只有他一个是庶出,如今他的大娘窦氏又怀上了一个孩子,也不知生下来是男是女,但不论是男是女,生下来地位就一定比他高,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李智云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了,他是被人打昏过去的,只余下一口气吊着没死,三天三夜之间始终昏迷不醒。

  谁敢打唐国公李渊的儿子?就算是庶出,那也是国公的儿子啊!

  答案很简单,打人的也是李渊的儿子,而且不止一个,是李建成、李世民和李元吉兄弟三个合起伙来打的。

  李渊也算得上是武林世家,这嫡出的兄弟仨都是跟着李渊习练家传武功的,唯有老四李智云只习文不练武,他不练武并不是因为他不想练,而是李渊不让他练,说他不够材料。

  李智云生来体弱多病,比之根骨不佳的李建成尚且远远不如,如今长到十一岁仍然手无缚鸡之力,所以他只能习文。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李家三个嫡子如此暴揍他一个庶出的弟弟呢?据李世民所说,是因为李智云偷看他媳妇洗澡。

  李世民今年十六岁,去年就娶了一个妻子长孙氏,长孙氏小名观音婢,生得那叫一个如花似玉,十三岁就嫁进了唐国公府,说是唐国公府的第一美女也不为过。

  单以姿色而论,李渊的妻妾纵然美貌也比不过长孙氏,再加上小姑娘很会来事,最是懂得待人接物,自打过门之后哄得李渊窦氏团团转,阖府上下就没一个说她不好的,所以这长孙氏在唐国公府的地位也非常之高。

  但是李智云就敢偷看观音婢洗澡!这得是多么无耻下流才能干得出这种事情?

  万氏当然不信。她不信自己的孩子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且不说十一岁的李智云向来知书达理,就说以他在唐国公府的庶出地位,做出这种事来跟找死有什么区别?他绝对不敢!

  但是李世民言之凿凿,说这事儿是李元吉第一个发现的,而且还有观音婢作证,李世民和李元吉也还罢了,观音婢是公认的李家好媳妇,她能把脏水往李智云身上泼吗?不可能!

  ——这是李渊和窦氏知道此时之后表示的态度,坚信观音婢不是血口喷人的那种女人。所以若不是李智云已经被三个哥哥揍的昏迷不醒,只怕李渊还要亲手揍他一顿,即便如此,李渊也发了话下来,只要李智云不死,醒来后必请家法,严惩不贷。

  家主和正房都是这样的态度,万氏这个当亲娘的就只能打落了牙往肚子里吞,这简直没处讲理去啊,她知道不论她怎么替儿子辩护,都抵不过观音婢的一番指证,她还知道这件事一定另有蹊跷,为今之计就只能盼着儿子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如今她已经守在儿子身边三天三夜了,滴米未进,就只喝了几杯水,就是这几杯水都补不齐她流的泪,她的泪水都哭干了,只肿着红红的眼睛看着苦命的儿子,心想:儿啊,你可别让他们三个给打死了啊!

  这话她不敢说出来,生怕说出来就成了对儿子的诅咒,终于,她累得躺在了儿子的身边,却仍然侧着身,把儿子的脑袋搂在自己的胸前,一如儿子小时接受哺乳的情形。

  恍惚中,她突然听见儿子说了一句:“咦?这是哪啊?”

  她浑身一震,甚至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连忙捧起孩子的脸来看,却见孩子真的醒了,眼睛是睁开的,只是目光中满是困惑,仿佛根本不认识她。

  她喜极而泣,“儿啊,你可算醒了,你到底怎么了啊?怎么连娘都不认识了?”

  “娘?”李智云目光中的疑惑丝毫未减,反倒增多了几分,“你是我娘?你怎么如此年轻?”

  紧接着,他似乎被自己稍显稚嫩的语声所震惊,又问道:“我怎么这么小?我是李世民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