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穿越寻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东窗

穿越寻侠记 寂寞宇宙 2214 2019.07.27 18:35

  无暇顾及几位兄弟如何作想,闻听远处子时的梆子声已然响起,李密便匆匆离开了演武场,沿着建筑物的阴影匆匆走向李智云的新房。

  这一路并不遥远,总共也没碰见几个人,府中的家丁也都在喝酒庆祝,四少爷大婚,虽然不至于普天同庆,但至少也该阖府上下一起乐呵才对。

  即使遇见了几个府中的仆人,也没人在意他这个人,更不会有人过来盘问,今夜府中的客人实在是太多了,找不着厕所的大有人在。

  到了万氏独院的外面,他按照李智云的叮嘱停下了脚步,在阴影中躲了片刻,果然如同李智云所说,三个穿着大红吉服的新娘子联袂而出,轻声谈笑着渐渐远去。

  就是这个机会!他展开轻功从院墙翻入院中,落下的位置正是新房门外。

  此时院中灯火已经熄灭,更无一人值守,就连跟随在萧美娘身边的两名侍女也被安排到万氏的丫环夏兰冬梅那里去睡了,新房里面也是黑漆漆的一团,房门却是虚掩着的,他推门就走了进去。

  “是你么?”一个妖娆的声音轻轻响起。

  “是我!”李密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

  正紧紧相拥之时,李密忽然听见门外有脚步声响起,这一惊非同小可,顿时绷紧了身子。

  “怎么了?”萧美娘感觉到了他的变化,便即低声询问。

  “别说话,有人来了!”李密一边耳语警示萧美娘,一边倾听来人的动静,阴世师的高足具有这点听力算不得什么,听风辨器都不在话下,更何况是夜行人的脚步。

  倾听中,发觉那人停在了新房窗外,竟然不再走了,转头看去,果见窗纸上映着一个身影,却是身材瘦小,分明是个孩子模样。

  萧美娘也抬起身子看了看,嗤笑一声,轻轻耳语道:“没事,是李智云那小色鬼,有他在外面守着就更放心。”

  ……

  李密和萧美娘都以为趴在窗子上听墙角的是李智云,却不知李智云根本没去洞房,这个时候李智云正在唐国公府的大书房中受审。

  “你不觉得你应该告诉为父一些事情吗?”

  大书房中灯火通明,李渊的脸色却很阴沉。

  李智云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又哪里做错了?

  给李密传了话之后,这一夜的婚宴也就到了尾声,李渊敬酒很快,他这一圈敬完之后,酒席也就散了。

  毕竟这些宾客之中以文武官员居多,大家明天还要早朝,靠山王和晋王以及唐国公、越国公这样的大领导可以不去上班,下面的小官小吏却不能不去,迟到都不行,更没有请假一说。

  在跟在老爹身边送走了靠山王杨林等人、又安顿了晋王杨广以后,李智云只觉得浑身骨头架子都散了。

  要问这一天下来谁最累?不是别人,就是他李智云,他甚至比聚丰楼里的大师傅还要累,因为他下午跑了一场越野——虽然是在方圆数丈的场地上施展神行百变,但若是把那些步数全部加起来,最少也得有五公里了。

  问题就在于他没有内功,不像宋朝那位大理国皇帝段正严,人家施展凌波微步越走越精神,他却是越走越累。

  洞房被两个鸠给占用了,正愁着不知道该去哪睡一觉时,却被老爹揪着耳朵带到了书房,带到了书房还不说,还要受审,我咋的了?

  他原以为老爹是急于让他改进大摔碑手,准备应付三招出来就去睡觉的,但是现在看来明显不是这么简单。

  “你做的好事!”

  李渊的手臂指着李智云的鼻子,竟然有些哆嗦,竟似气愤已极,“难道非要我拆穿你,你才肯说实话么?”

  李智云顿觉不妙,心说难道是系统的事情被老爹怀疑了?猜出了我的武功不是通过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悟出的?

  除了系统赋予自己武功,令自己有欺瞒父亲的嫌疑之外,他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事会让老爹如此震怒。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李渊愈发愤怒,压抑的声音严厉无比:“你偷了府中的金银细软,拿到当铺里换成了银钱,又预付给聚丰楼,让聚丰楼给叫花子送酒菜,你以为我不知道么?”

  “啊?”李智云大吃一惊,这事怎么暴露的如此之快?

  不论是典当细软还是预付菜金,都是昨天中午发生的事情,到得现在午夜刚过也不过七个时辰而已。

  七个时辰就东窗事发了?这也忒快了。

  “难道你就不想解释一下么?”李渊冷冷地问道。

  “其实……我解释过的,爹爹,你可记得前天夜里府中闹贼,我跟你说过有人想要陷害我。”

  “哈哈哈……”李渊气极反笑,“的确,你是说过这句话,可是你也曾言之凿凿说那贼人把赃物都拿走了,为何到了昨天中午却是你拿着贼赃去典当?”

  李智云无语了,这事儿说到此处,又该怎么解释?就算把不惜连累红拂,把红拂帮助自己的事情说出来,父亲肯信么?

  肯定是不信的。不仅不会相信,而且今后还会对红拂“另眼相看”,这个“另眼”却不是那种喜欢的意思,而是憎厌。

  “狡辩啊!”李渊冷笑不停,“你尽可以狡辩!”

  “爹爹,是我错了。”

  无奈之下,就只有把错误揽到自己身上来,反正自己最近犯下的过错也不是一件,就再加上一件好了。用叫花子的说法就是虱子多了不咬得慌。

  李渊却不肯就此放过,冷冷问道:“现在知道错了?你错在哪了?说说。”

  “我不该偷窃府中的财物……”

  “还有呢?”

  “没……没了。”李智云这个憋屈啊,明明是被人陷害的,却要自己背这口黑锅,这滋味别提多难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