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穿越寻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吃干醋的人

穿越寻侠记 寂寞宇宙 2311 2019.07.06 22:26

  李渊却不知道李智云是在配合他演戏,扭头怒视杨素道:“越国公,我儿子被你的人打伤了,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此前杨素曾经许诺用一条命来保证李智云不会受伤,李渊这话无疑是在拿杨素的原话来说事,就算你不赔一条命,也该表示歉意吧?然后那青玄秘录也就别提了。

  杨素却是一点都不生气,仍然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的弟子出手轻重,我还是有数的,红拂那几掌分明只拍在令郎的衣服上面,没有半点内力攻入令郎的体内,何来伤势一说?”

  说话间又转向杨林和阴世师问道:“王爷,阴太傅,你两位都是武功冠绝天下的高手,小徒这点手段想必瞒不过两位的慧眼吧?”

  杨林点头道:“不错,令徒的确手下留情了,适才那几下子绝不至于伤到李家娃儿,这一点本王可以作证。”

  随即又夸赞道:“令徒的武功当真了得,这套掌法武林中从未出现过,想必兄弟你近年来也是武功大进,可喜可贺啊!”

  这番话却不是恭维,红拂那套无为掌的确称得上是武林中罕见的武学,所谓行家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不论是门道还是热闹,红拂的招式都是可圈可点,只不过此处却是李渊的家,纵使红拂打得再怎么精彩也没人敢于哄然喝彩。

  杨林很守武林规矩,只称赞了一句,却也不去询问红拂武功的来历,一旁阴世师也在微微点头,说道:“国公爷真是名师出高徒,这个叫做红拂的弟子可比我家凤姬强多了,当真令人羡慕。”

  他满口称赞红拂和杨素,却对李智云的坐倒不予评价,意思是这还用说么,肯定没伤,只是你李家父子既然要装那就尽管装下去。

  李渊的眼光自然不如杨林和阴世师高,却知道杨林不会昧着良心帮杨素说话,当下急忙转移话题道:“伤不伤的暂且不说,反正孩子还活着,现在咱们就讲一讲道理,你越国公不是要试我儿子的武功么?试出来了没有呢?”

  这下杨素不说话了,真没试出来啊。

  场中众人有目共睹,李智云在红拂的素手拍击之下全无抵御能力,要拿这个结果来证明李智云会武功,那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但是他心里却知道这一切都是李智云装出来的,因为绿扇绝不可能跟他撒谎,李智云是肯定会武功的,只是如何才能试出来的问题。

  你也真敢装!知道红拂不敢伤你是吧?

  他当然不知道红拂和李智云另有一层关系而且非常近密,他只道红拂是遵照他的要求点到为止,而李智云居然赌定了红拂不敢来真格的,这就没办法了。

  只要是武林中人都明白,只要是真打真杀,那么被打被杀之人就一定会竭尽所能,但是像今天这样的测试,只要赌定了对方不敢下死手,那么拼着受伤硬抗一顿就也行得通。

  怎么办呢?

  再让红拂和绿扇去测试是不行了。若是自己勒令红拂绿扇使出必杀技,那么或许能够测出李智云的真实武功来,但是同时红拂和绿扇也可能因此受伤甚至被杀。

  自己亲自下场?也不行。身为堂堂国公,且是大隋军中名将,自然不可能亲自下场去跟李渊的儿子过招,那未免太过掉价了,若是传到武林中去,得被人笑掉大牙。

  杨素在这里苦苦寻思如何揭穿李家父子的表演,一直站在宇文化及身边的宇文成都看见了杨素的窘境,就往前走了一步,回身面对父亲,打算主动请缨,下场去戳穿李智云的伪装,同时也在未婚妻阴凤姬和老丈人阴世师面前露个脸。

  宇文化及却用眼神制止了二儿子,轻声道:“你先等等……”

  他当然知道自己儿子下场必定马到成功,如今宇文成都的武功虽然还比不上杨林、阴世师这样的顶尖高手,但是跟杨素这样的高手相比已经不遑多让了。

  即使是在整个长安武林,除却不常回来的杨林,除了阴世师之外,宇文成都基本可以横扫。

  这样的武功,“测试”一下李智云简直就是牛刀杀鸡。

  但是他不能让宇文成都现在就下场,现在他必须给足李渊的面子。“……毕竟是你姑父啊!”他轻轻对儿子说道。

  没有说出来的话自然是:你若是下场拆穿了李渊父子的把戏,今后你姑姑宇文媚及还要不要在唐国公府里混了?

  杨素似有所觉,看了看宇文化及父子,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意思是此事无须你父子出面。然后就把目光看向了他的护卫随从。

  他的护卫里面也有几个高手的,虽然武功高不过红拂绿扇,但是胜在手上人命多多,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主儿,或许这种见过血的杀气能够逼迫李智云“现出原形”也说不定。

  他这目光一扫之下,却与一直看向他这边的李靖对了个正着,便即心头一动,就冲着李靖点了点头。

  李靖看的其实不是杨素,李靖看的是红拂。

  自打今天中午在明月客栈那会儿,他就看见了开房间的红拂,顿时惊为天人。

  这就是我李靖命里的红颜啊!而且她竟然住在我的隔壁!

  一见倾心莫过于此。

  然后他就开始关注这个红衣女子的动向,由于担心她突然离开客栈不知去向,他甚至都不敢迎接那些叫花子的挑战——万一打起来无法分神旁骛,红衣女子离开了咋办?偌大的长安城上哪找去?

  于是他守在自己的房间里,推开窗户偷偷看着红衣女子在客栈门口等人,她在等谁呢?难道是情郎?那可就坏了。

  当他看见红衣少女等的只是一个瘦的像棵野草一样的男孩时,顿时大放宽心,躺回自己房间的床上,静听隔壁的门响。为此他险些错过了杨素的车队。

  若非红拂从窗口跳了出去,引得街边众人议论纷纷,他都不会发现杨素的车队在长街经过,而当他发现这一情况时,也没有第一时间冲出去求见,因为他发现红衣女郎竟然拦了杨素的车队在“告状”。

  现在他已经知道红拂当时不是在告状了,同时也知道红拂是杨素的侍女兼徒弟,更知道那个跟红拂同处一间客房的男孩竟然是李渊的四儿子李智云。

  不知怎地,他对这个年仅十一岁的男孩敌意甚浓,而当他发现自己的新靠山杨素跟李渊一家关系不睦之时,顿时喜出望外,同时却觉得这个叫做李智云的男孩真的很讨厌。

  装什么啊?故意在红拂面前装可怜,想引起红拂的怜悯之心是么?这是他对李智云所作所为的理解。

  自打站在唐国公府的演武场中,他的目光片刻也没离开过红拂。这时他看见杨素在冲他颔首示意,顿时心领神会走上前来,行礼说道:“国公爷在上,卑职愿意下场测试李公子的武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