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穿越寻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九莲宝灯

穿越寻侠记 寂寞宇宙 2626 2019.07.11 21:03

  众人均用怀疑、嘲讽的目光看着李智云,李智云却背起手来,在场中踱起步来,先是走到了杨玉儿的身前,嘴里还在自言自语:“若是找个男的跟你比,只怕你输了也不服……”

  杨玉儿看向李智云的一双璨若星辰的眼眸里满是疑惑,忍不住问了出来:“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去跟她比吧?我可不行!”

  李智云忽然笑了,露出了两行雪白的牙齿,“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不行呢?你不会的我可以教你啊,但若是你自己都没了信心,那就算了,我另找别人。”

  说罢就离开了杨玉儿,走向不远处的杨素,到了杨素的面前仍然不看红拂,却先把目光看向身穿一身绿色衣裙的女飞贼,也不说话,就是在看,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菜市上挎着篮子买菜的大妈。

  绿扇当然与众人的想法相同,认为李智云是在耍赖皮拖时间,就冷冷说道:“我知道你剑法惊人,但是这轻功嘛,你还是认输算了,再怎么装模作样也没用,不行就是不行!反正我是比不过人家,你也别想骗我出丑。”

  李智云就不禁叹息一声:“看来咱们两个也是无缘啊。”

  说话间忽然转向杨素问道:“杨爷爷,小子要向你借一个人用,只需小子指点她一句话,她就能施展这种叫做危若累卵的雕虫小技,不知杨爷爷意下如何?”

  杨素已经亲眼看见亲耳听闻李智云和绿扇之间的对答,猜测李智云是想借红拂,但是红拂的轻功如何自己还不知道么?又怎么可能比得过阴凤姬?

  他有意想让李智云出乖露丑,便爽快地答应道:“智云你尽管借,只要是我越国公府上的人,除了本公之外你借谁都行!”

  李智云深深一揖表示感谢,然后一指红拂说道:“这位姐姐刚才手下留情,弟弟我由衷感激,眼下就请这位姐姐出场好了……”

  “可以!红拂,你下场受教!”杨素都忍不住撇嘴了,但还是同意了李智云的请求,不如此就不足以打脸。

  李智云却恍若没看见杨素的表情,看向满场众人说道:“各位都看好了,只需我指点红拂姐姐一句话,她便可以施展危若累卵,若是施展不出,就是我李智云输了!”

  什么?没有可能!太能吹了!

  人群顿时一阵骚动。

  所有人的心中都是认为李智云是在吹,红拂却是暗暗好笑,同时已经明白了李智云东走西顾的用意,原来他先找杨玉儿、又找绿扇,其实都是幌子啊,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和他之间的关系。

  当即走到李智云身前,抱拳道:“李公子,就请你开始指点吧。”

  李智云点了点头,凑近红拂的身侧,在她耳畔咕哝一句。

  他说的是什么?

  尽管全场众人都已屏住了呼吸,尽管场中有阴世师和杨林这样听力绝佳的绝顶高手,却没人能听清他说的是什么。

  即使红拂本人也没听懂,只因李智云说的是后世的一句鹰语:玩儿锐顾的。

  其实红拂也无需听懂,她知道这都是李智云掩人耳目的手段,至于真正的轻功身法和光同尘,李智云昨夜就教给她了。

  所以她只看着李智云莞尔一笑,说了句:“我知道啦。”

  她知道了?她知道什么了?众人尽皆疑惑,却见红拂已经向着鸡蛋摆放之处走了过去,就不禁更加懵逼。

  只听了李智云一句话,就能学会一门上乘轻功?这种事情、就是在神话传说中都不太可能!

  更有人进而想道:就算红拂能够立足于蛋塔之上也是输了一筹,因为那蛋塔是阴凤姬提前垒好的,除非她打乱了次序重新垒出一座来,才有打成平手的可能。

  然而这些人随即就发现,红拂并没有直接跃上先前那座蛋塔,而是走到了旁边那些随意摆放的鸡蛋附近,人群中有目光锐利的均能看得清楚,地上零散摆放的鸡蛋尚有九枚。

  这九枚鸡蛋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明摆着的事实是阴凤姬用了十四枚鸡蛋垒成了一座三层蛋塔,难道红拂竟然想用九枚鸡蛋垒出同样的蛋塔么?那绝对不可能!

  就在人们满心怀疑之时,却见红拂也像阴凤姬一样从裙底踢出一只绣鞋,却没有如同阴凤姬一样聚拢九枚鸡蛋,而是将一枚鸡蛋踢向了空中。

  那鸡蛋高高飞起,竟然高过了她的头颅!

  这是搞什么?人们纷纷摇头表示看不懂。

  没错,能将一枚鸡蛋踢到如此高度,却没有将其踢碎,这一脚的功夫的确精湛高深,但是这功夫跟轻功又有什么联系呢?

  没等人们想明白,却见红拂双足连环踢出,将地面上剩下那八枚鸡蛋中的七枚全都踢了起来,霎时间总共有八枚鸡蛋在她面前飞舞,此起彼落,煞是有趣。

  这是在表演杂技么?

  看见这个场面,人们立即联想起那些行走江湖卖艺为生的艺人,嗯,这红拂耍出来的杂技确实了得,但是跟轻功却是风马牛不相及呀!

  就在人们这样想的同时,那八枚鸡蛋已经依次落下,落下的位置却是精准无比,最先起落的一枚落在了地上仅剩的那枚鸡蛋上,紧接着又是一枚落在第二枚鸡蛋上,一枚紧接着一枚,竟然在地上竖起了一根鸡蛋垒成的柱子!

  总共九枚鸡蛋垒成了一根蛋柱!

  即使人们再怎么认为这番表演与轻功无关,也忍不住爆出彩声一片,“好!”

  但同时也有人会想:这鸡蛋顶着鸡蛋垒起来的柱子固然精妙,却是不足以持久,最多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又甚至比昙花还要短促,转眼便会倾倒崩塌。

  却听见红拂娇声说道:“就让大家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危若累卵!”

  说话时她的身躯已经冉冉而起,也没有飞得太高,恰好是那根蛋柱的高度,就仿佛是量好了摆上去的一样,上升之势竭滞之时,她的右足尖恰好就钉在了蛋柱最顶层的鸡蛋之上。

  “啊?”

  这时候人们才明白红拂玩的是什么手段,顿时惊得连喝彩都忘了。

  这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吧?她是怎么做到的?难道这九枚鸡蛋的蛋壳上涂有什么粘物?能令这九枚鸡蛋粘在一起?不然只需任意两枚鸡蛋之间的接触点错位,这蛋柱不就变成两截了?

  微风之中,红拂的娇躯如同奔月的嫦娥,竟有乘风归去之意!比之此前的阴凤姬不知强了多少,阴凤姬只是站在三层蛋塔上面,而红拂却是站在九层蛋柱之巅,不论其高度还是难度,都是不可同日而语。

  “好厉害!居然比阴家姑娘还要厉害!居然还会隔物传功!处道,这些功夫都是你传给她的?没看出来啊!你的武功已经精进如斯了!”杨林不吝赞叹,目光炯炯地看着杨素问道。

  处道是杨素的表字,表字是指在本名以外所起的表示德行或本名的意义的名字。古代习俗,男子在二十岁以后直呼其名便有不敬之嫌,故而通常人们均以表字相称。

  杨素已经看傻眼了,心说这隔物传功之术是我小无相功的特点之一,用此功垒出蛋柱并非难事,但是此刻红拂站在这蛋柱之上御风欲仙的轻功却是如何练成的?难道真的是李智云这小子一句话传给她的?

  再看李智云时,却见李智云正与红拂对视,两人一在空中,一在地面,目光交投,也不知是在传递着什么。

  一切尽在不言中。

  李智云满怀欣慰,转过身来看向全场说道:“大家都看见了吧?这样的轻功真的算不得什么,只要有点轻功底子,再由我稍加点拨,也就成了。”

  众人已是目瞪口呆,李智云却继续说道:“必须要更正一下的是,我传给红拂姐姐的这门轻功不叫危若累卵,而是叫做九子连环!又名九莲宝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