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穿越寻侠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没理也不饶人

穿越寻侠记 寂寞宇宙 2239 2019.07.31 18:11

  即使是寻侠系统的智能中枢,都不知道还有北冥化功子系统一说,作为宿主的李智云当然更不知道,所以他只有使用神行百变来躲避李渊的掌击。

  神行百变就是神奇,尽管李渊一双手掌上下翻飞,左右捭阖,却依然触不到李智云一片衣角,越是打不着,李渊就越是恼怒,喝道:“你给我站住!”

  “你住手我就站住!”李智云也不傻,我站住?让你打啊?我可没练铁布衫。

  所谓“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让子亡,子不得不亡”,是古人秉承的理念,李智云却不是古人,我又没做错事,岂能让你打死?就算你是当爹的也不行。

  李渊愈发怒不可遏,三招新练的大摔碑手使过,又使出老大摔碑手来追打,却忘了这新练的大摔碑手乃是经过后人锤炼凝实的大九天手,远胜他原来练就的大摔碑手。

  大九天手都奈何不得李智云,大摔碑手又如何能够奏效?一时间父子两人在这间斗室之中左奔右突,只听得掌风呼呼作响,火烛相继熄灭,然而战况却是一如从前,李渊拿儿子毫无办法。

  “爹爹,夫君,你们在做什么?”

  正纠缠中,忽听室外桥头一个女声响起,却是新媳妇阴凤姬在询问,紧接着房门被人推开,一片月色倾洒进来,三个新媳妇飘然而入,各个轻功卓绝,有如月下的仙子,一进来就穿插在李渊父子之间,隔开了父子之间的追打。

  如此一来,李渊就不得不收手驻足,刚才都打不着李智云,现在隔着三个儿媳妇就更打不着了,而且他也不想当着儿媳妇的面表现得如此暴躁,大失老公公的威严,因此只有停手。

  罢手的同时,他眉头一皱,就想大声斥责远处的家将,罪其防范不力,然而当他看见三个儿媳妇的轻功身法之后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这样的轻功身法,别说是外面那些家将,就算自己这样的,十个八个也挡不住她们进来。

  “你们三个来的正好!”

  尴尬之下,李渊掏出怀中那本被人掉包的青玄秘录,递给了阴凤姬:“你看看,这本青玄秘录还是你家里那本么?”

  阴凤姬不明所以,茫然接了秘籍在手,旁边羽裳连忙拿出火折子把室内的蜡烛重新点燃,返身回来再看阴凤姬手中的秘籍,不分先后,三个新媳妇看到的都是一张张的白纸。

  “这不是我家的青玄秘录,爹爹,这是怎么回事?”阴凤姬把一本假秘籍从头翻到尾,确认每一页都是空无一字之后,才抬头回问李渊。

  李渊怒哼一声,一指李智云说道:“你问他!刚刚我把这本秘录交给了他,他却将调换了这本假的来蒙骗于我,我问他真的在哪里,他却跟我装糊涂!真是气煞我也!”

  阴凤姬闻言便即恍然,心说你当我傻啊?不知道你们父子合起来演这一出戏就是给我看的?不就是不想让李智云传授秘籍上的功夫给我么?直说就是了,又何必如此煞费苦心?搞得鸡飞狗跳的,跟真事儿似的。

  当然,她心里这样想,嘴上却是不能说出来,因为她父亲最终一力促成她和李智云的婚事,目的本也不纯,大家勾心斗角,心照不宣罢了。

  想到此处,就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旁边的红拂和羽裳,心说我跟李智云早有婚约,嫁了也就嫁了,然而你们两个却是何苦?为了青玄秘录而来,却闹了个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这可真是赔了。

  羽裳的脸上满是失望之色。正如她的师兄王薄所想的那样,她当然不会真心想要嫁给李智云,她嫁给李智云就是为了青玄秘录来的,无所谓有没有杨素和杨广的安排。

  而今不论李渊和李智云父子演出的这场闹剧是假是真,都意味着她们三人无法得到青玄秘录的武功了,既然如此,这场婚姻还有什么意义?

  红拂的表情却与羽裳不同,神色间没有失望,只有疑惑,美目紧紧地盯在阴凤姬手上的那本假秘籍上,不知在想什么。

  李智云怎知三女心中所想,当即看着阴凤姬说道:“就算这本秘籍是假的,是被人掉包了,也不是我的过失,更不是我掉的包!”

  说到这里,又转向李渊说道:“爹爹,你也知道,从书房里你把这本秘籍放在书案之上到我拿着它来到这间静室,前后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如此短暂的时间里我如何能够装订另一本假秘籍来顶替真品?不信你也可以现在就去书房看看,看看我是否动过那里的文房四宝。”

  此时红拂也抬头看向李渊说道:“爹爹,智云说得有些道理,红拂刚刚仔细看过了,虽然这本假秘籍的纸张是新的,封皮上的墨迹也是新的,却绝不可能是在最近一个时辰之内炮制而成的,至少也该在两个时辰以上。”

  李渊闻言便从阴凤姬手上拿过秘籍来仔细察看,发现红拂所言竟然大有道理,随即就陷入了沉思。

  前天夜里李智云把这本书交给他之后,他是看过一眼的,那上面文字满满,确是原物无疑。此后这本秘籍就始终揣在自己胸前囊中,即使是前天夜里睡觉时也不曾将其拿出。

  由此看来,这本秘籍被人掉包应该发生在昨夜的喜宴上,是谁干的呢?

  他一时之间没能想出嫌疑人是谁,嘴上却不肯承认自己错怪了儿子,看向李智云说道:“我不管!这本秘籍被人掉包了,我就拿你是问,你是唯一的一个练过这本秘籍武功之人,我不找你找谁?”

  嚓,你这叫不讲理啊!李智云万般无奈,却又无言以对。

  若是换作别人这样冤枉他,他尽可以破口大骂,也可以抬手就打,不讲理就打呗,拳头大的就是理。然而此刻对他耍无赖的却是他的老爹,这让他如何应对?打骂父亲?这事儿是绝对不能干的。

  话说这世上就有这么一种人,为人处事很是过分,抓住一点理就能把人治死,人们把这种行为叫做“得理不饶人”。

  然而李渊却是没理也不饶人,李智云都不说话了,他还不肯罢休,道:“三天之内,你必须把那本真的青玄秘录找回来给我,还有,你明天就去聚丰楼,把预付的菜金要回来!这两件事只要有一件没能做到,你就自尽吧!我李渊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

  说完这话,也不管李智云和三个儿媳妇如何反应,一甩袖子,气冲冲离开了静室,去窦氏那里陪睡去了。

  嗯,既然窦氏肚子里的李玄霸如此神异,将来肯定比李智云还要妖孽,那么还是安抚一下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